东方阅读网
首页仙侠正文

装A后被影卫标记了在线阅读第8章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4/8 22:19:40
装A后被影卫标记了
装A后被影卫标记了
作者:池翎
来源:晋江文学城
【全文已完结,求全订的大佬给个五星好评,下本写《穿成锦鲤小夫郎》】大燕二皇子郁衍伪装乾君多年,可一次意外进入雨露期,他和自己贴身影卫睡了。更不巧的是,由于郁衍常年使用药物,体质受损,雨露期再也没法控制。他只能请影卫定期协助解决雨露期,好在影卫很乖很忠犬,让做什么就做什么,并不介意帮他这个忙。但事情渐渐变得不太对劲——郁衍哑着声音骂骂咧咧:你给我滚出去!影卫把人按进怀里,眼神无辜:主人想让我从哪儿出去?郁衍:……QAQ再后来,大燕新帝登基,年轻的国君陛下端坐龙椅,在众目睽睽之下:呕——众臣猛然发现

进门她就笑了“原来真是花了眼,这里四处都是灰尘蜘蛛网的,如何住得了人”

一转身门就被关上,任凭她怎么拉也拉不开,接着都是窗户传来的声音,她一个个都去推可是推不开,门跟窗都被人从外面锁住了,她看见了一个仓皇失措离去的身影

天越来越黑,屋子里也越来越暗,她害怕的缩在门后,心里安慰着自己,“没事的,沁柔肯定知道我在这里,她会来找我的”

眼前似乎窜过去一只什么黑乎乎的东西,吓的她哭出了声,后听见吱吱吱的声音,她安慰自己是老鼠,“没事的,老鼠不吃活人的肉的”

她边哭边等着人来救她,她抱着自己的双臂掐出了血,黑暗里视乎有无数头猛兽时时刻刻等着过来撕碎她,她害怕极了,脑子也一片混乱

她想起了一个人,她觉得自己好像在等他很久了,可是又不知道这个人是谁,她很想在此时叫出他的名字,可是她忘记了,她不知道他叫什么

赵熙媛觉得自己的心快被撕碎了,她用力的锤着自己的胸口,可是一句话都喊不出来

她累了,每天活在忘记自己的日子里太苦,恍惚间好像又看见了那两个年轻的女子,她们在嬉戏玩耍,她们在一起学礼仪,在一起挨板子,在一起给彼此挽发,梳妆

“熙媛,我想太子是喜欢你的,不然也不会常来看你”

眼前时常是两人一起看星星说的闺中话,时常是一人爬上树为另一人取风筝,时常又是二人含泪道别

“我要走了,你一定要保重”

脑海中传来了一个响亮的钟声,震的赵熙媛头痛欲裂

不知道哪里传来的一句撕心裂肺的声音,她在喊着什么,赵熙媛在地上痛苦的抱着头

她的脑海里浮现了好多的血,好多的人,有个女人十分悲痛的喊着爹还有另外一个名字,赵熙媛想知道那个女人想叫谁

“是谁”

“你到底是谁”

赵熙媛的脑海不停的闪过无数模糊的画面,额间的梅花隐隐约约的闪着红光,赵熙媛突然间喉头微腥,一口鲜血从嘴里涌了出来,眼前的视线逐渐暗了下来

赵熙媛逐渐失去了意识,额间的梅花偷偷的绽放了一些,在晕厥前她似乎听见了那个女人在喊什么,好像是一个“君”字

赵熙媛想“是君玄烨吗,是他吗”

君玄烨赶来时她已经没有意识了,长乐殿外跪着二十几名太医,君玄烨看着地上的太医们进进出出,一个换过一个,均无人能给他一个答复

他勃然大怒“都是一群废物,治不好孤要你们陪葬”一旁的公公也是吓的双腿发软,跪在地上

不知是哪位太医,竟视死如归直言道“王上,王后体质实属特殊,臣等无能为力,还望王上开恩啊”

“无能为力?无能之人又何须徒留在世?”君玄烨双眉紧蹙对外道

“来人,给孤拉下去”

“且慢”门外传来一个急促的声音

“臣妾参见王上”

君玄烨十分不快的问“你来东宫做什么,这里没有你的事,回去吧”

“王上,臣妾只是觉得如今最重要应该是王后娘娘,就算您处决了太医,娘娘也不会突然康复的,还请王上三思啊”说着便梨花带雨的在他身前跪下

君玄烨低下身,使力的捏着她的下巴抬起来,让其与自己对视“孤说过,王后的事无须你上心,不要挑战我的底线”

馆美人突然间觉得毛骨悚然,她从他的眼里看见了厌恶,君玄烨一松手她就像断线的木偶呆坐在地,含着泪问

“难道王上忘了往日与臣妾的情义了吗?”

沁柔朝君玄烨跑了过来,喜极而泣道“王上,娘娘醒了”

馆美人不可置信的回过头去“明明,明明太医都说没救了,为什么你还不死”馆美人怨恨的看向君玄烨离去的方向

“王后”君玄烨来到他身边,轻唤着她

赵熙媛动了动嘴,可是她失声了,万般言语又换成了泪水

看她哭成了个泪人,君玄烨心里跟针扎一样,他小心翼翼的替她拭去脸上的泪珠,温柔的对她说“你别哭,我知道你很难受很委屈,我来了,你别怕”

她曾以为他会训斥她,或者骂她活该,不听话跑去西苑,可没想到他竟然这么温柔的对待自己,他说他知道自己委屈,他也会心疼自己了吗

一想到这里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高兴,可是他先前明明不关心自己的,现在为什么又这么着急呢

他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发丝道“睡吧,我在这里陪你”

君玄烨的声音给了她一种安全感,让她觉得踏实,听着他的声音缓缓的闭上眼睛,很快便沉重的睡去了

赵熙媛又做了那个梦,她梦见自己正慢慢的沉入湖底,在以为自己就要死了的时候,有一个人跳进来救他,梦过许多次都看不清那个人

她在挣扎中睁开眼睛,第一眼看见的就是君玄烨,不知道为什么,一下子心就安定了

君玄烨侧睡着,一只手还搭在她的腰上,发丝有些凌乱,万年不变的冰块脸只有在睡着了的时候才稍微有些温和

赵熙媛拉过他的手搭在自己脸上,静静的看着他,没一会就看见他眼珠子转动了几下,缓缓的睁开了眼,看见是她,竟浮现出一丝笑意

君玄烨动了动手指,轻抚着她的脸

赵熙媛有些牵强的勾起嘴角道“你很久,没有摸我的脸了”

“王后……”

赵熙媛看着他突然温柔的对待自己,一瞬间醒悟紧跟着道“不要说,我知道我又是在做梦了”

她突然转过身去,背对着他,用着孩子气的声音道“你走吧,以后就算是梦里我也不想梦见你了”

突然被一个温暖的身子抱住,听着他用着极其温柔的口吻问“你很怕,对不对”

赵熙媛不想回答他,她闭着眼睛,强迫着自己不要听,不要说,不要想他

“回答我”君玄烨将她抱的更紧了

最终还是摆在了他的温柔下,她红着眼眶点了点头

“不怕了,从今往后都有我在你身边”

面对他突如其来的温柔和安慰,赵熙媛觉得自己心中的委屈一下子被放大了数百倍

她从他怀里转过身去,面对着他,红肿的眼睛,一副苍白想哭又极力忍着的样子,君玄烨看了心里不是滋味

“不许哭了,再哭明天眼睛都睁不开了”

赵熙媛吸了吸鼻涕,手探到身下用力一掐随后又一脸苦瓜相道“一点也不疼,果然是在做梦”

君玄烨忍着大腿上的疼痛,点着她的额头道“你掐的是我的腿,你怎么会痛”

“什么?”赵熙媛不相信的掀开被子,发现自己的手还按在他腿上,她吓的立马收回,心里想“难道我不是在做梦?”随后掐了一下自己,疼出了声

“我真的不是在做梦阿”赵熙媛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他,连忙往后挪了挪身子与他拉开距离

君玄烨看着她突然跟避瘟神一样避开自己问“怎么了”

赵熙媛孩子气道“你是馆美人的,我才不要被你抱”

君玄烨静静的看着她,慢慢勾起嘴角

“你不要这样对着我笑”赵熙媛看了他一脸,连忙拉起被子蒙住了头

“为什么”君玄烨觉得有些好笑的问

“因为,你以前就算对我笑也不是这样温柔的”

君玄烨一手拉开她的被子又问“那我以前是怎么对你笑的?”

被他这么一问,赵熙媛还真想了一下,又道“戏谑或者嘲笑,偶尔心情好也会对我轻轻的扬起嘴角,但眼睛里毫无斑斓”

看她讲的这么认真,君玄烨突然觉得自己以前好像确实委屈了她

见他眉头紧蹙,赵熙媛猜测着他应该是看自己醒了,准备对自己去西苑一事兴师问罪了吧,想着就不小心叹起了气

听见她愁眉苦脸的叹气,君玄烨好奇她的脑子又在想些什么

“我如今全身无力,无法起身请罪,王上要罚就罚吧,这次就是禁足十天半月我也认了”说罢又一副大丈夫能屈能伸的样子闭上了眼

他一把将赵熙媛拉回怀里,轻抚着她的头发道“原来你是在想这个”

“你不罚我吗?我去了西苑还差点…”后半句她就不想说了,毕竟自己现在已经醒了,没生命危险

“要罚,就罚你一辈子陪着孤吧”

赵熙媛错愕的抬起头看着他“我没有听错吧?王上你刚才说什么”

“说罚你一辈子陪着孤,你不愿意?”

赵熙媛呆呆的摇了摇头,看他又皱起眉头方才意识到刚才自己摇头他可能没理解,又接着道“不是的,我摇头是因为我没有不愿意”

君玄烨也不跟她多说些什么,在她额间的梅花上落在轻轻的一个吻,反正不管她愿不愿意都是得一辈子呆在这里的,至于刚才问她,不过是问着玩而已

后来我曾在花园偶遇过馆美人,她离去的背影让我觉得很是熟悉,那天我忆起那日将我锁在西苑的那个人,那个背影像极了馆美人

那夜之后君玄烨没有再追责西苑的事情,可赵熙媛心里还是想知道是不是她,于是便在三人赏花之时问起

馆美人紧张的像她说明自己那一天都是跟君玄烨在一起,与王上就寝之时才听闻王后不见了,她楚楚可怜的望向君玄烨,君玄烨点了点头,说她确实一天都跟自己在一起,赵熙媛觉得自己此时倒像个恶人,欺负了她一样

也是在那一天,赵熙媛才亲耳听见君玄烨说,馆美人怀孕了

“她怀孕了,王上对她百般呵护,就算我现在说那天我在西苑见过一个跟她极其相似的背影,他也只会觉得我是在说胡话吧,没准还会以为是我嫉妒她,想冤枉她”

“娘娘,当真是看见馆美人了?”沁柔将药端到她面前问

赵熙媛点了点头,接过药紧锁着眉头一饮而尽,她刚放下碗沁柔就往她嘴里塞了一颗蜜饯

“娘娘,喝了药就该歇息了”沁柔把她按在床上,替她盖好被子轻声道“不要胡思乱想,娘娘要相信王上才是”

她随口嗯了一声,回想起那日他的温柔呵护,赵熙媛怀疑自己一定是病晕了头脑,看错了吧,一翻身头晕晕的就睡了过去

沁柔将王后心疑之事告诉了王骁,再将由王骁去通报王上

赵熙媛听从君玄烨的吩咐,安心的在东宫调养身体,君玄烨每日都会来同她用晚膳,却无一夜是留宿的,沁柔总劝她要想办法留住王上,可赵熙媛觉得,他的心不在这留着有什么用,他出了东宫应该是往仁合宫去了吧

“沁柔,我想出去走一走”赵熙媛趴在窗边对着院子道

沁柔正在监督着宫女打扫院子呢,听见她的声音才回头来理她“今日天气不错,娘娘想去哪里走走?”

想了一下,这宫里并没有什么有趣的地方,想一想也就作罢了“我还是去画画吧”

沁柔看着她出了房门,一个人朝书房去,连忙叫来王骁,让他去陪伴赵熙媛

“娘娘,今日怎么想起来要画画了”王骁一边磨着墨一边问

赵熙媛没有理会他,而是专心的在作画,边画边回想着脑海里的人像,一画便是一下午

王骁在一旁看着她一笔一画,慢慢的形成轮廓带最后画出了一个窈窕淑女来

“此女子笑中带艳,这眉目间都透露着一股温柔劲,娘娘这画的是哪家的小姐?”王骁看着画中的女子问

赵熙媛盯着画像许久,一声不吭,王骁仔细一看她才发现,她皱着眉头,眼眶微红

“娘娘,可是觉得累了?这画了一下午也该倦了,不如我们回房歇着,等候王上一起来用晚膳?”

“王骁,你有见过这个女子吗”赵熙媛虽然开口了,可是眼睛一步也未离开那画中的女子

“娘娘,奴才在宫中从未见过这画中的美人”

“没见过?”赵熙媛再三确认,王骁还是说没见过,可是这个女人,跟她在西苑见过的那两个女人的其中一个非常神似,她总觉得她们是认识的,曾经应该是很要好的关系

可是为什么会在西苑看见她呢,边想着赵熙媛双手慢慢的卷起画像,心里慢慢的怀疑起来,自己是不是曾经在西苑住过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