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阅读网
首页都言正文

偏执狂男友你敢惹么[穿书]在线阅读第六章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4/8 21:56:00
偏执狂男友你敢惹么[穿书]
偏执狂男友你敢惹么[穿书]
作者:无瑕的星辰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一朝穿书无缘于白月光女神的女主温萤穿成了卑微的女配,还惹上了高冷而持有嚣张与狂气焰的男主后来,她知道了男主内心住着一个偏执狂,从此甩也甩不掉篮球场上,韩烯刚打完球,全身汗流浃背的。于众目睽睽下,低头凑近温萤,要她帮他擦擦汗。她不敢惹他,只能勉为其难地抽出纸巾,帮他擦汗。他看着她憋红的脸蛋,那股嚣张与狂的气焰更旺了,也将头凑得更近了。她错愕地盯住他,他的喉结正放肆地滚动着,他该不会想在大庭广众之下对她做那样的事吧……慌乱之际,她立马捂住自己张得很大的嘴巴,手背却多了一丝的凉意,他的唇瓣正紧贴着她的

警幻与天诛一家人的恩怨九尾亦是知道的,听了天诛如此一说,九尾亦是惊骇不已,“红楼的世界!怎么可能?天诛,它不是早已经被你给毁了吗?怎么会……?”

天诛淡淡的道:“因为我不是轮回,而是被回溯了。”

九尾失声道:“回溯?!七窍!”妈蛋,老娘就知道七窍那家伙不可能没有后手。

天诛苦笑,“我也不是很清楚,那后面的场面实在是太混乱了,很多事情都在一瞬间发生,而我的注意力当时在黛儿身上。”从这一点儿看,自己比之警幻也强不到哪儿去,一样为情所困,平时事不关己的尚好,一旦涉及到自己所关心的人时,总会失去分寸。

九尾急的团团乱转,“天诛,那咱们现在不是被困在警幻的幻界里了?这可如何是好,那不是你一进阶就会引起她的注意?”前世如何她不知道,但她很清楚,天诛本是鬼修出身,妈呀,难道她还得再死一次?

天诛没好气的道:“闭嘴,你的身上没有空间法宝么?比她的不知高级凡几,我如此低的修为,在里面进阶能惊动哪个?”天诛是魔修,按理来说对道修的修炼系统应该不是很了解才对,只是奈何她是一个母亲,而且还是一个很尽职的母亲,于是,在有一个道修的女儿的情况下,这些,她就不得不详细了解一番了,据说,在练气期与筑基期进阶的时候,因为那修为实在是太低了,也不需要领悟什么天地法则,只要灵气足够就行了。所以,大可躲在自己炼制的随身空间里晋阶,谁会知道啊。

九尾被她一提醒,顿时醒悟过来,对啊,只要天诛的修为还没恢复到大乘,就不可能惊动接引之光,而只要接引之光没发觉,谁吃多了撑的,会来管这档子闲事啊?反正那个正忙着游说各路女仙下来给她小情人女票供他意淫的警幻仙子是没那闲功夫的。

天诛叹了口气道:“可惜七窍不在,不然便是渡劫又如何,他一样也可以瞒天过海。”

九尾第一次为七窍不在感到惋惜,“是呀,如果那家伙在的话,他的欺天阵纹可不是吃素的。”不然为什么他渡劫,想天劫来,天劫才能来,若是他不想天劫来,那么大家下次见面都被他吓死,什么时候晋的阶,怎么半点儿动静俱无?

天诛也没那闲心去管九尾是怎么想的,她现在有更多事要她操心。

自己这是重生了,而且还是重生成红楼中的一号炮灰女贾敏,她存在的唯一目的就是生下后来泪尽而亡的悲情女主林黛玉,外带将林家的五世积累送给那废物挥霍。

哼,如果剧情不变的话,自己十七年后会嫁进林家,然后十三年后,自己那可怜的女儿应该来到这个世界。当然,既然是红楼的世界,想必一切也同以前一样,自己不是看到了南安王妃,北静王妃她们了么。想来什么曹家之类的应该是不会有了,有的又是这四王八公了吧。

女儿,女儿,天诛咬了咬牙,这也就是说,只要自己不动,那么黛儿应该还是会投生做自己的女儿。时间,时间,现在自己最重要的就是要抓紧时间,给自己与女儿留下足够发展的空间,万不能再如前世那般,被人算得家破人亡。

想到女儿最后自爆,用她那一点儿微薄之力来保护自己时,素来刚毅的天诛眼睛湿润了。

呵呵,很久很久以前,自己就发誓决不再流泪,现在居然心又软了吗?她都以为自己那颗心早已变成了石头。或者,是因为换了个身体的缘故吧。

不为别的,便是为了女儿,我也要努力。

不过想的容易,真要做到却很难,自己怎么面对最后背叛的母亲?怎么面对那冷血贪婪的两兄弟?一剑杀了吗?可是他们曾经真的对自己很好。

尘封已久的往事如在眼前,看着那一幕幕,天诛觉得自己的眼中几乎都要喷出火来,一群混账,不思进取,居然谋夺一介孤女的财产,我当初怎么就会瞎了眼了,居然将自己的宝贝儿托付给一群白眼狼。

她一动怒,神识自然会有反应,她现在才练气三层的修为,根本就无法驾驭那被封印的天诛大魔尊的神识,识海中顿时天摇地动。

对着那恐怖的识海风暴,九尾大惊失色,“天诛,镇定镇定,你得多想想黛儿,你若出事,黛儿可就要换母亲了,她就不可能是你的女儿了。”

天诛死死的咬着牙,死狐狸,你说的倒容易,想她当年一个毫无修为的女鬼,以怒入魔,以杀证道,以不到大乘的修为,凭一己之力,强行在极魔渊收了诛仙四剑。那四剑本就是杀戮之器,本身便充满了暴戾杀戮之气,再加上天诛走的是修魔的路子,行事并无顾忌,二者倒是相得益彰。只是这副作用也是显而易见,天诛的性子越发的暴戾易怒,虽然她自己也觉得不妙,常常自行压抑。

只是一个魔修,不管怎么克制,她始终做不到将自己的情绪收放自如。

比如现在,她那些被封印的神识正在冲撞她的封印,想要破印而出,而以她目前练气三层的识海,怎么能容纳下如此巨大的神识?那些神识一旦冲出,只怕自己那小小的识海马上就会被撑破,识海受损的后果是什么?自己这辈子只怕只能当个活死人了,修炼什么的就想都别想了,便是做个正常人都难。这还是轻的,而最大的可能是识海一破,自己直接就被疼死。

九尾一身的毛被吹的乱蓬蓬的,一张尖尖的狐狸脸上神色惨淡,她现在也不敢妄动,天诛的修为本就在她之上,天诛的暴戾更是让她心存畏惧,她可以想法利用天诛,借天诛的势。但是,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要去与天诛那暴力女对抗,尤其是在天诛目前这种狂暴的情况下。只怕自己还没来得及加强那封印,就已经被那躁动神识绞成渣渣了,自己所有的行动,都只会加强恶化现在的情况。

九尾只能胆战心惊的呆在一边,看着这一切发愣,她现在只有一个念头,难道自己的命真那么差,便是机关算尽也难逃一死?

天诛现在神识渐失,她被拉进自己久远的都快被遗忘的记忆。

当年,自己是国公府的娇女,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想想那些形容天之骄女的词,自己似乎一个都没挪下,出身高贵,聪明活波,容貌美丽,才貌双全,还有父母兄长的宠爱,所有的人,当然也包括自己,都认为自己理所应当的应该得到幸福,不说多了,至少也应该比现在生活得更幸福。

她是真的出身高贵,父亲是开国八公之一,荣国公——贾代善,而且贾家还不止一个爵位,自己的伯父也是开国八公之一,宁国公——贾代化。

与之相匹配的是自己的母族也不弱,亦是开国功臣,是开国十二侯之一,保宁侯。保宁侯府虽不若贾家一门双公,但是宫中却还有位皇妃,算来也不低了。

而代善的母亲,自己的祖母是当今的教养嬷嬷,因她之故,代善与当今的关系也亲密异常。当今乃是先帝三子,幼时并不得先帝喜爱,后来当今因其聪慧被太皇太后看中,然后才将自己的心腹,代善之母,孙夫人指到三皇子身边,让她保护备受先帝冷落的三皇子,而代善也因此被派到三皇子身边做过一段时间的保护工作。

代善的长子跟三皇子年龄相近,而三皇子虽说是天潢贵胄,可是你一个四五岁的孩子,能懂多少能干什么,身上也还没有那所谓的王八之气,代善看着三皇子,也不过就一被自家父亲冷落的倒霉孩子罢了,是以对三皇子就多关心了些。

更何况,那位三皇子不是纯粹的满人,他是满汉结合的产物,他的母亲是汉军旗的后裔,这在当时几乎是要命的。要知道,在当时汉人的地位极低,比之八旗的奴才包衣的身份都还要低,哪怕你被皇家赏脸提拔进了汉军旗,但是比起纯粹的满人,你还是低人一等。

当然这个问题在平常人家还不大显,可是当被提升到下一代皇帝身上的时候,就不简单了,先帝一下诏立三皇子为皇嗣,马上就掀起了轩然大波,八旗贵族纷纷上书抗议,拒绝接受下一任的皇帝身上带着卑贱的汉人血统。

而先帝又拒绝收回成命,双方就开始了拉锯战,为了解决这个难题,那些忠心耿耿的八旗贵族派了不少忠诚的卫士想要暗中刺杀了这个孽种。

也亏得代善饶勇善战,护着三皇子闯过了无数鬼门关,三皇子自然对代善心生感激。而三皇子长年不得父亲关爱,皇宫里的人也都是些踩低拜高的生物,哪怕三皇子是皇子,也受了不少欺负。

四五岁的孩子,对大人的依赖心正重的时候,那个时候的孩子也最敏感,见代善不似别人对自己应付了事,而是出自真心关怀自己,再说男孩子本就崇拜英雄,三皇子竟然起了移情念头,暗自将代善当成了自己的父亲。

当然后来长大了的皇帝陛下也清楚,代善之所以会拼死维护自己,是因为他跟自己的母亲一样,都是汉军旗出身,他们希望自己登上皇位之后,能够改变他们的待遇。自然也不会允许自己再有这样愚蠢可笑的念头,不过总归对代善是要比之别人更信赖更亲近些。

且代善本身文武双全,自律又严,有了太皇太后与皇帝陛下的信任与帮扶,他就是想不飞黄腾达都不可能。反正老国公致仕的时候,他承的是一等荣国公的原爵,并未降等。

贾敏作为父亲与母亲最小的女儿,也是这个家唯一的嫡女,她从小就备受宠爱,那真的是要星星不给月亮。而自己也完全对得起这份殊宠,要才有才,要貌有貌,自家的才华,不输外面的堂堂男儿,更是胜过自己那两个不成器的哥哥十倍都不止,自己的父亲都曾不无感叹的说可惜是个女儿,不然非给贾家挣个状元回来不可。至于容貌,似乎京城里的一干贵贱女子还没有谁能比自己更美丽的。

便是太皇太后都说,若不是自己年龄太小,非给皇帝定下不可。

自己的母亲也觉得,单凭她宝贝女儿的容貌与出身,便是皇后娘娘也做得。只不过让她老人家扫兴的是,皇帝陛下比她的宝贝女儿大了十多岁不说,人家早就有了皇后,而且还有克妻的美名,不管是谁,只要当上他的皇后,你一定活不了多久。

三十多岁的皇帝,已经死了两位皇后了,第一位是元后,她13岁嫁给皇帝,却在不到23岁便一命呜呼了,而后皇帝又立自己外祖家的表妹为后,这位的福气就更薄了,当上皇后连半年都没活过去,世人都暗传那是因为皇帝陛下命格太硬——克妻。

自家老娘虚荣心虽然强,可要她拿自己女儿的命却赌,她却也舍不得。于是听从老父的安排,让自己嫁了姑苏淮安侯的独子。

父亲欣慰的对自己说,“四丫头,你喜欢读书,我便给你找个会读书的夫婿,免得你日后寂寞。”

贾敏欣喜之余,却也知道父亲的打算,一个国家可以马上打天下,却不能马上治天下。这国事渐定,以后哪里还有那么多的仗打。治理天下的是文臣,不可能是武将,若贾家不想败落,那么就只能由武转文。

可是自己两个哥哥都不是读书的料,大哥虽然聪明,但是聪明却没有用到正道上,兼之自小被祖母宠坏了,性子也坏了,终日只知游手好闲,贪花好色。虽然是承爵之人,但是振兴家业,你基本上就别指望他。

二哥虽然勤奋,可是资质却极差,读了那么久的书,越读越糊涂,快三十的人了,连个童生都没考过,说起来自己都替他脸红,那些题后来自己都见过,轻轻松松便过了。二哥居然屡考屡败,真的是令人无语。

贾家在他们这一代,真的是没指望了,好在他们这一辈的头上还有爵位,权势显赫是别想了,荣华富贵还是有的。代善现在能指望的只有他们的下一代,那个时候,国事基本已经大定,武将已是末途,是以贾家想要传承下去,必须转文。而这个时候,文脉就尤其重要了,代善虽然文武兼修,但是他是勋贵,并未从科举出身。

而自古以来,文武相轻,二者之间更是泾渭分明,武将出身的贾家想要挤进文人的圈子谈何容易。而目前不论是大哥二哥都无法指望,那么就只能指望联姻了,故而代善为自己的承爵长子贾赦求娶的便是当朝户部尚书韩延的嫡长女。当然,他也不能马上就丢了自己的根基,为了安抚自己的一帮子老部下,老朋友,贾政便与金陵的老亲统制县伯王家的二姑娘定了亲。

记得自己当时还很可怜二哥,大哥倒也罢了,居然取了知书识礼的大嫂。可是明明二哥比大哥更喜欢读书的啊,为什么却要给娶个大字都认不得一箩筐的粗俗女人呢?好像大嫂比二嫂更适合二哥罢?爹爹当真是乱点鸳鸯谱,二哥好可怜哦,一听到自己的亲事,连人都变得死气沉沉的了。

自己当时看在兄妹情分上,忍不住帮二哥说话,老爹却还笑自己不懂事。

呵呵,现在看来,那时自己是真的不懂事了,父亲那帮子老伙计里面,女孩儿教的好的还真没几个,不是二哥的身份配不过别人,就是那女孩儿实在是不尽人意。左挑右选,也就王家的二姑娘跟他还算是门当户对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