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阅读网
首页都言正文

今天也在向白月光求爱在线阅读第十章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4/8 12:12:34
今天也在向白月光求爱
今天也在向白月光求爱
作者:与孟生
来源:晋江文学城
清冷闷骚黑心莲攻X邪魔不羁有点注孤生的纯情受闻瑕迩前世是个魔道头头,声名狼藉,恶名昭著。最终落得个城破家亡,尸骨无存的下场。死后一了百了,来去无牵挂。若非说这世间还有什么值得他眷念的,那便只剩下仙道那位清冷孤绝的美人。君灵沉在禹泽山门人眼中是被奉若神明的小师叔,在仙道同僚眼中是遗世独立的卓然君子,在魔道修士眼中是修为通天诛魔除恶的仙君。而在闻瑕迩眼中:“人美心善还很强,我心悦他。”“心有一爱,为他道心崩塌万劫不复,亦甘之如饴。”【高亮阅读指南】1.日更,晚上九点左右更新。2.前世今生双线穿插进行

津岛修治失踪了。

在郁初和三年级的沢田他们交谈过后的隔天,也就是周二。

周一晚上,津岛还用心的指导了郁初的功课,在她左胸口留在了一颗近似爱心形状的红色淤痕。

第二天他在两姐妹出门上学时一起出了门,却迟迟没有回来。家中除了美慧,并没有人主动提起他,似乎是一致默认少年只是出去玩得久了一些。尤其是竹内先生在离家之前还提醒过不要太多的过问与干涉少年的行踪。

现在已经快到深夜了,秒针走完最后一圈,与时针分针重合在十二的数字上。周四到来,家中的门铃还是丝毫没有动静。

郁初心情愉悦的小声哼起了小调,在她面前摆在书桌上的不是书本,而是津岛造型的黑发人偶。原本干净精致的小人偶现在不知为何变得破破烂烂,无端出现的暗红色像是活物一般攀附在人偶身上蔓延。

她将桌上的人偶放入抽屉中,端着杯子准备下楼给自己一杯热牛奶小小庆祝一下津岛的退场。

今天晚上竹下夫人有些公事,并不会回来。客厅中的灯依旧亮着,电视打开着播放着西条高人前一阵子与敦贺莲扮演兄弟合作的年代剧。

此时屏幕中两人正短兵相接,激烈的鼓点渲染的气氛剑拔弩张。本应该聚精会神观看着的美慧却双眼无神的握着手机,不知在想些什么。

“叮叮——”

微波炉完成使命的声音响起。

看见姐姐神情恍惚地点开了手机,郁初将两杯牛奶取出,端着牛奶在她身边落座。

“姐姐,你晚上没有吃多少。”

郁初将一杯牛奶递到了美慧面前,眼神中充满了担心与怜爱,语带关切。

“换成咖啡吧。”

美慧看着眼前冒着热气的牛奶,心不在焉的扭过头继续盯着手机。

一向顺从的郁初执着的将牛奶往姐姐面前送了送,在姐姐有些不耐烦的眼神中,她支吾着劝慰到,

“姐姐…好像心情…有些低落,喝一点牛奶可以安神。”

面对妹妹的关心,心神不定的美慧还是接过了这杯牛奶抿了一口。她看着自己妹妹欲言又止的模样,有些奇怪的询问道,

“怎么了?有什么想问的直接问就行了。”

“啊喏…姐姐是在等津岛君吧。”

说着郁初将脚从拖鞋中抽出,屈膝缩在沙发的另一角。她并没有注视着自己的姐姐而是把目光放在电视上,从余光中她看见美慧脸色不太好。

美慧小幅度的扭头看了眼妹妹,发现妹妹并没有在看她,心中庆幸。

没有得到姐姐回应的郁初看着电视中将士们策马狂奔扬起无数沙尘的场景,继续攻克姐姐的心防,

“我也在和黄濑君谈恋爱。”

“因为黄濑君…很温柔,总是会在我需要他的时候陪在我身边…”

甚少听见妹妹坦白心声的美慧在妹妹断断续续的叙述中,心情变得复杂。她模糊的记得小时候的妹妹还没有这么怯弱,也许是家里人对她的关爱过少了。

她靠过去摸了摸小妹妹和她性子一样细软的长发,看着她还有些婴儿肥的小脸,心中多了些愧疚。

郁初握着姐姐的手,看着姐姐弧度完美的指甲,垂着眼开口,

“我在书上看过‘父亲的言行举止,会影响女儿择偶观’ 。”

“爸爸不爱和我说话,总是因为各种事情不在家,不能陪在我身边。”

“是不是因为这样,我才会过分的喜欢黄濑君…”

听见郁初的话,美慧神情有些迷茫。少顷,她失落的握紧了妹妹的手,难得露出了脆弱的神情呢喃道,

“真好…我的感情可没有那么纯粹。”

“你很好奇我为什么短短几天就这么喜欢修治吧…”

“其实我一开始并不愿意去追求修治…”

看着妹妹不解的天真模样,美慧苦笑了一声说道,

“你知道修治的父亲是谁吗?”

“他是黑手党。”

郁初闻言心中一紧,表面上装作大惊失色的紧张样子抓紧了姐姐的手。美慧自顾自的解释着,

“父亲的上司几个月前暴毙了,父亲作为最受信任的下属,知道了一个秘密。”

说着美慧有些颤抖,她抱紧了妹妹似乎想汲取妹妹的体温来安抚自己害怕的情绪,

“这个秘密会害死我们全家的…”

“只有修治的父亲能保护我们。”

“如果我可以拴住修治…”

此时,吐露出一直压在自己心底最深处的秘密,美慧的模样有些疯魔。

她被染成黑色又做了卷的半长发有些干枯,散乱在脸颊。刘海没有修剪所以有些遮眼睛,她的橙色的眼睛并不像沢田一样清澈,而是浑浊的像烂柿子一样的颜色。似乎是因为一直负担着秘密的沉重,她的睡眠并不好导致眼中血丝多得有些吓人。

电视中一声暴喝响起,西条高人饰演的少年将军,被敦贺莲饰演的兄长从后方偷袭。兄长狠狠一刀捅进弟弟后心处,顿时血液迸发。

郁初惊恐万分的站了起来,连带着放在沙发扶手上的马克杯摔碎在地上。她看着姐姐貌若恶鬼的模样,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美慧发泄完心中的情绪,说出了秘密,似乎是释然了。她以指为梳将自己有些凌乱的发丝梳理好,姿态重新变得得体。她看着妹妹苍白的小脸和不安扇动着的羽睫,之前的零星愧疚被自己掐灭,只剩下骤增的快意。

她关上电视,客厅骤然变得安静,只有夏日高昂绵长的虫鸣声,和两姐妹的呼吸声。

“爸爸…爸妈…”

“我…什么都不知道…姐姐…我…”

郁初口中不断吐出一些不知所云的碎语。

她一副心绪大乱不知如何整理言辞的表现让美慧感觉到扭曲的快感。美慧站起来上前拉住妹妹的手,将妹妹按在沙发上。

郁初看见姐姐带着古怪的笑容,手臂像蜿蜒的蛇一样缠上自己的脖颈,让自己动弹不得。她贴着自己的脸说,

“爸爸妈妈什么都知道,只是装作不知而已。”

“他们选择让我知道这些事,让我做这样的事情,只因为我是姐姐。”

接着美慧放开妹妹,赤着脚站了起来。她俯身抚摸着桌上花瓶中的白玫瑰,眼神流连在绽开的白色花瓣上,继续诉说,

“我很害怕,害怕来的会是一个丑陋不堪的恶心男人。”

她像是想起来什么似的,目光变得温柔起来,

“没想到来的却是修治这样的美少年。”

“最开始我只是觉得他那张姣好的面容让我感觉不赖,后来我却发现不止如此。”

花瓶中盛放着白玫瑰一共有五朵,美慧的手指轻巧地跳跃在每一朵上,仿佛在挑选最好的那一朵。她的笑容变得甜蜜,眼神变得憧憬起来,

“隐藏在他夸张笑容与话语下,他真实的模样忧郁且冷淡的。”

“我爱极了他郁郁寡欢与忧愁的神态。”

【…又是这样】

郁初心中有些不耐,却不得不保持着怛然失色的畏缩模样,看着眼前的美慧像曾经无数个女性一样继续诉说对津岛的爱意。

美慧没有选择那朵开的最好的白玫瑰,而是拿起了一只外侧花瓣摇摇欲坠的。她将白玫瑰顺着妹妹黑色长发插在了她耳后。看着妹妹不知所措的样子,笑容含了几分怨毒,眼中多了几分嫉妒,她轻声说,

“可是修治好像更喜欢妹妹呢。”

“每次修治给妹妹上课,我都坐在你们门外贴着门听你们讲话呢。”

“我去做头发那天,修治去找妹妹了吧。”

【果然如此】

“不是…不是这样”

“我不喜欢津岛,我…”

郁初慌张的挥着手解释着,心中却是笃定了自己的猜测。

美慧弯下腰捧住妹妹快要哭出来的脸,安抚道,

“没有关系哦”

“姐姐不介意的。”

“修治最后总会知道只有我最爱他,他会回到我身边的。”

郁初感觉姐姐的眼神好像在看着自己,又好像透过自己注视着未知。

美慧回过神来,带着羞愧的表情说出了她说了这么多的目的,

“小初是个好孩子。”

“作为家中的一份子也应该学着保护我们这个小家庭了,不是吗?”

郁初犹豫的点了点头。美慧见此满意的笑了,她捏捏郁初的脸蛋,愉快的说,

“那等修治回来,妹妹要听他的话哦~”

【那倒要看看他还回不回的来了。】

与心中的看好戏的心情不同,不可置信的表情出现在郁初脸上。她猛地站了起来,鬓边的白玫瑰无声无息地落在地上,几片花瓣散落。她少有的提高了音量,

“我已经有在交往的男朋友了。”

美慧面色变得淡漠无情, 她捡起地上掉落的玫瑰丢进一旁的垃圾桶,漫不经心的问道,

“你这么任性是想让我们一家失去庇护,死在枪林弹雨下吗?”

【这才是真正的目的啊…不愧是…】

跌坐在沙发上的郁初似乎是难以抉择,她捂住脸,泪水从她指缝中不断滑落。美慧静静地看着妹妹的崩溃,抽了几张纸巾,蹲下身递给妹妹。看妹妹接过去后,她脸上扬起与往常并无不同的微笑,

“就这么说好了。”

“你在学校的男朋友可以继续交往,必要的时候我会帮你打掩护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