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阅读网
首页都言正文

你要记得紫檀未灭我亦未去第9章在线阅读

来源:17K小说网 2021/4/8 10:22:34
你要记得紫檀未灭我亦未去
你要记得紫檀未灭我亦未去
作者:杺怡
来源:17K小说网
父亲为了钱卖了自己女儿林長安,林長安设计逃离,后面林長安一步步走向成功!

紫萝醒来的时候觉得很温暖,仿佛全身都浸泡在温泉之中,让人懒洋洋的不想动弹。

实际上她也的确浸泡在温泉之中:周围都是蒸腾不休的雾气,刺鼻的药味弥漫在身周。温热的泉水直没过脖子,眼前朦朦胧胧,不知身处何方。

她刚睁开眼睛,就听见青涯的声音:“别动!”

幸亏紫萝素来稳重处变不惊,否则非得呛水不可。

青涯似乎对她的尴尬感同身受,复轻声解释:“这是专治走火入魔的药浴,对你的身体有好处。”顿顿了,他又说了一句:“不必惊惶,我在外面。”

紫萝悄悄松了口气,摸了摸,身上衣物还在;灵气运转一周天,虽有滞涩,却没有想象中的严重。至少经脉已经畅通,没有想象中浑身经脉骨骼粉碎的惨状。

温泉不知位于何处,四周很是寂静,除了自己的呼吸声,连一声鸟鸣,一丝风声也听不见。

紫萝屏住呼吸,不敢乱动,唯恐惊动了什么。

脑中却转个不停:以前在各种小说中看到走火入魔的描写,要么是要武功尽失,全身瘫痪;要么是堕入魔道,万劫不复。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情形。仿佛只是昏睡了一阵,也没那么严重嘛!

是自己的运气好?还是因为抢救及时?

眼前这个温泉池子不像是七晓殿的池子,这到底是哪里呢?青涯为什么会守在外面?外面还有其他人吗?谁替自己换的衣服呢?

胡思乱想了半日,也没有个结果,反而昏昏欲睡。

过了许久,才听见人声。明珠捧着衣衫进来,恨铁不成钢地瞪了她一眼,语气中不无嫉妒:“我说小师妹,师尊成天将你当成眼珠子一般护着,你怎么还胡思乱想走火入魔呢?”

紫萝赧然:“师姊对不起,让师尊和你操心了。”

明珠快手快脚扶她起来,一边替她换衣服,一边悄声问道:“告诉我,你想什么了?——不会是垂涎师尊吧?”

紫萝这回真呛住了,不知道明珠怎么会有如此惊世骇俗的想法。

青涯固然丰神俊朗清雅绝伦,可自始至终,紫萝都没敢有非分之想。

最初是对自身处境的担忧,后来是定了师徒之名,再然后则是为了修行。在紫萝的认知中,神仙是没有儿女私情的。

明珠不以为然地说:“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咱们七晓谷九千女弟子,谁不是为着师尊来的?想当初我第一眼看见师尊,就把持不住,现了真身。若不是为了拜在师尊门下,我怎么会百般讨好君恒,最后……”

明珠似乎想起什么,讪讪打住话头。

紫萝并无八卦之心,见她不愿意说下去,也不追问。

明珠替她换好衣服,犹豫了一会儿才附在她耳边以极低的声音说:“好师妹,听师姊一句劝,可别对师尊动那不该有的心思。我在七晓谷八万年,从来没见师尊对哪个女修假以辞色。别看师尊平日对你和颜悦色,可一旦被他知道你的心思,只怕立刻就会将你逐出……”

一声轻微的咳嗽响在两人耳边,惊得明珠魂飞魄散,立刻扬声笑道:“小师妹,咱们出去吧。”

她一边说话,一边冲紫萝连连摇头,示意她万不可显露心思。

紫萝哭笑不得,也只好连连点头,让她放心。

那温泉药浴十分有效,紫萝已经能够行动自如,遂跟着明珠走出门去。

缭绕的雾气散开,紫萝发现,温泉建在一间小小的茅屋之中。茅屋在处于一座峻秀的小山之下。周围松柏参天,翠竹环绕,很是雅致。

青涯坐在屋外的石桌旁,垂目沉思。在他面前,一盏清茶已经毫无热气,却连动也不曾动一下。

明珠心虚地向青涯行礼,毕恭毕敬地说:“师尊,小师妹已无大碍。”

清涯面无表情,冷冷地说:“你回去罢!”

明珠满脸惶恐,连声遵旨,又轻轻捏了捏紫萝的手腕,这才招来一朵白云,告辞离去。

紫萝轻轻握拳,垂头走到青涯面前,低低唤了一声:“师尊。”

青涯抬眸看了她一眼,似乎怕吓着她,缓和了面色,又指了指面前的石凳,示意紫萝坐。

紫萝心中忐忑,不敢坐下,只低声请罪:“弟子无状,让师尊费心了。”

紫萝已经想起了自己走火入魔的情形,显然是青涯救了她。

青涯轻轻叹了口气,放柔了语气,轻声说:“坐下说话——身体还好么?”

紫萝小心翼翼在青涯对面坐下:“好。”

青涯凝视着她,仿佛要从她低垂的双眸中发现什么,良久才问道:“紫萝,你一直都不曾信任我?”

“不是….”紫萝直觉地想否认,可是心底的声音却截然相反。

怎么可能完全信任他呢?

陌生的世界,陌生的人,无缘无故的照拂,无根无由的温暖。世间哪有这样的好事!

“你不信任我!”青涯斩钉截铁地说。

他的面色依然温和,语气中却有一种令人心酸的失落。

紫萝无话可说。

她没有办法不去猜测,去怀疑。一百年来,她不问,可是她不能不去想。

“紫萝。”青涯的声音中有掩饰不住的情感,他缓缓倾身,握住了她的手。

紫萝瑟缩了一下,虽然没有抽出手,手指却僵住了。

青涯心中一痛,却狠心没有松手,反而更靠近她,用更低沉柔和的声音说:“别怕,我不会伤害你!”

山间松石一样清冽的气息萦绕在她鼻端,让紫萝避无可避。

紫萝知道他不会伤害她,凭他的身手,她根本不是对手。可是正因为此,她才更害怕。至于害怕什么,她自己也不知道。

青涯闭了闭眼睛,将胸中翻滚不休的情绪压了又压,才平静地说:“罢了,你心中有了杂念,也不宜再修炼了。咱们去凡尘走一遭罢。”

紫萝一下子抬起了头。

凡尘?自己以前的世界?青涯这是误认为自己心怀不轨,要送自己回去么?

紫萝想要解释,又觉得回去也未尝不好。她的世界,从来都平凡无奇,她从来没想过修什么仙,成什么灵。

时间已经过了一百年,原来的世界变成了什么模样?紫萝还是好奇有忐忑。

“不是你想的那样。”青涯放开她,柔和地说,“你来的那个世界太特殊,我无法进入。咱们要去的,是灵界的凡人世界。

灵界也有凡人的世界?

青涯告诉紫萝,天地平衡,生生不息。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每一个世界,都万物齐备,互相制约,平衡共处。

灵界虽然以灵族为主,但一样辅以万物。江河湖海花草树木飞禽走兽矿产仙珍一样不缺。只是,灵界的能量更适合灵族,其他物种受到压制,更难以改变生命形态而已。

“那么灵界的凡人能够修行吗?”

紫萝终于问出了心中的问题。

“除了你来的那个世界,其他各界,万物都可修行。”

青涯认真地说:“人族也能。”

紫萝一下子明白了青涯的意思。

既然人族在灵界能修行,那自己在灵界也能修行。自己因为怀疑青涯,在修行之时胡思乱想走火入魔,自然是对青涯最大的不信任。

她惭愧极了,满脸通红,低声嗫嚅:“师尊,对不起,我…..”

青涯摆摆手,和蔼地说:“你在七晓殿修行一百年,从来没有出过谷,也是时候去各处游历。”

青涯总是这样,时时处处维护着她。

紫萝咬唇,真心实意道歉:“是弟子不懂事,辜负了师尊。”

以后,她会试着信任他。至少到现在为止,他从来没有伤害过她,不是吗?

青涯仿佛忘记了之前的不愉快,平静地说:“你的身体,现在不宜继续修炼,去凡尘中学一学隐身术也好。”

隐身术是灵族最基本的法术,也是每个灵族必须掌握的技能。概因灵族先天不足,本是死物,天生不会动也不会跑,全靠其他物种带挈。但灵族又天无一不是天材地宝,但凡能修出神识的,无一不是良材美玉。斯人无罪怀璧其罪。要想保护自己,最先就得学会隐身。

紫萝喜出望外。

她本以为青涯失望已极,必定不会再理她——换她遇到这样不知好歹的徒弟,也一定会置之不理的。

谁知青涯还肯教她。

青涯告诉她,两人现在所处的地方便在灵界的凡人世界,那温泉便是一个人族修士炼制出来的,专门治疗走火入魔的修士。

青涯和那修士有些交情,便借了温泉来用。

如今,紫萝伤势痊愈,自然完璧归赵。

次日,青涯便携了紫萝,从山下小路去凡人的小镇。

灵界的凡人多集聚在水草丰茂的平原。这些地方一马平川无遮无拦,修士们不屑一顾,却是凡人繁衍生息的好所在。

他们修建起城池,建立起国度,修订了法度,偶尔战乱,长期和平,轻易不与灵族打交道。

与紫萝原来的世界相比,这里的凡人世界相对落后。他们还处于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原始农业社会。行走在路上的行人,淳朴、本分,乐天知命,平和安宁。

紫萝惟愿他们永远不要进入科技时代,那样的发展太可怕,人性也沦落得太厉害。

青涯和紫萝去的地方,是一个依山傍水的小城镇。

镇子虽小,却十分齐整。大部分建筑是木石结构,有圆润平和的屋顶和粗糙古朴的墙壁。

街道两旁,穿着粗布短衣的人神色安详,笑容明朗,显然生活得十分富足。

街边上有各种各样的店铺,店铺前竖着形状各异的树桩,树桩上刻着店名,字体古拙,介绍明白。有花店布店酒馆茶楼玉石书画铺子,琳琅满目应有尽有。

青涯说这里的东西对修士没什么用处,却胜在有趣,叫紫萝喜欢什么尽管买。他还给了紫萝一袋贝壳,说是这个地方的钱币。贝壳打磨得很光滑,大小不一,代表不同的价值。

逛街购物虽是许多女孩子的心头好,却并不包括紫萝。她在孤儿院的时候,是没钱逛街的。后来做了人家的养女,也不敢任性,久而久之,就对逛街毫无兴趣了。

紫萝深知,别人的好意也是拒绝不得的。青涯既然叫她喜欢什么尽管买,如果她不买,也不招人喜欢。其中的分寸,自然要好好把握。

幸而这样的情形,紫萝在凡尘中早就有过不少经验。她替青涯买了一套茶具,又为自己买了一套文房四宝。都在中等质量,中等价格,既实用又花费不多;既表达了心意又照顾了青涯的颜面,最是没有挑剔之处。

青涯接过她手中的茶具,面无表情,眼中却隐隐有惆怅之色。

半晌,他温声说:“咱们修行之人,讲究的是逍遥自在,随心所欲。你不用有任何顾忌,想做什么便做什么。我七晓谷的人,便是在整个灵界,也尽可随心而行。知道么?”

紫萝偷偷看了他一眼,见他目光柔和面色平静,并无生气的神色,低头垂目嗯了一声。

青涯微微叹了口气,说:“走罢,找个客栈住下。客栈人来人往,最是繁杂,于你的修行大有益处。”

镇上最大的客栈叫“再回”,名字实在,环境也不错。门口两株垂柳,随风依依,颇有意境。

紫萝跟着青涯走进大门,便有小二迎上前来,殷勤点头哈腰:“姑娘里面请,我们这里有雅致的套房,宽敞的上房,干净的客房,姑娘需要什么?”

紫萝愣了一愣,青涯明明在前面,怎么小二不去招呼他,却跑到自己面前来献殷勤?难道自己看起来比较有钱么?

她询问地看向青涯,青涯点头示意,让她自己做主。

她想了想,青涯这样的人,自然要住最好的,两个套房太贵,一个套房一个上房的话又隔得太远,不如一个套房好了。

于是她选了一个有三间屋子的套房,一间青涯住,一间自己住,还有一间作为会客室或书房都可以。

哪怕做了神仙,根深蒂固的实用至上的性子是没法改变的。

进了房间,紫萝快手快脚安放行李,要水沏茶,整理房间,摆放日常用品,很是麻利。

在七晓谷时,有洒扫的小童子做这一切。如今童子没来,紫萝这个做徒弟的,自然要勤快一些。

这些事情,以前她本是惯做的,一百年过去,也从来没有忘记。

青涯待她忙完了,叫她坐下来,递了一杯温度刚刚好的茶给她,问道:“这一路走来,你有何发现?”

紫萝想了想:“街上回头看我们的人格外多,刚才小二对我,也太殷勤了些,这算发现吗?”

青涯点头:“你本生得好,修行之后,更是与凡人气质迥异,走在人群中,引人瞩目是必然的。”

紫萝沉思了一会儿:“可是师尊您更为出尘不凡,为什么那小二却没看到您?”

“这便是隐身术的奥义之所在。”青涯娓娓道来,“一颗明珠放在沙子里,怎么隐形?一个神仙走在凡人中,如何隐身?一块美玉躺在泥土中,怎么掩藏自己?隐身术说起来玄妙,不过是和光同尘罢了。明珠变成沙子,谁还能见?神仙敛住仙气,谁人能识?美玉和泥土一个模样,还需要掩藏吗?”

“师尊说得是。我们那个世界的武侠小说写道,最成功的刺客就是把自己变成普通人。这算不算初级的隐身术?”

“说法不同,道理却一样。你既有此见识,我就不必多言了。咱们且在这里住下,你仔细观察各色凡人形态,再习隐身之法,可好?”

入夜,凡间的人家纷纷熄了灯烛,四野一片漆黑,只有极远的河中透出一星灯火。

野径云俱黑,江船火独明。

紫萝突然想到这一个句子。

站在客栈的窗口,遥望城外的河道,一盏孤灯摇曳,微弱却总不熄灭。为生计苦苦挣扎的凡夫俗子,是幸还是不幸,谁又能真正说清呢?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凡人不是神仙,焉知神仙之苦;神仙不是凡人,又安知凡人之乐!

紫萝向来不是多愁善感的人,也没有多愁善感的资本。但处身这久违的红尘,望着明月当空,面对不同的时空,却也难免惆怅一回。

青涯站在她身边,沉默了许久,低声问道:“紫萝,你是否怀念以前的世界?是否怪我将你接到这里来?”

紫萝转身看他,他的脸色在夜色中不甚分明,周身却散发出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伤感、惆怅、患得患失。这气息十分微弱,紫萝不确定是感觉有误,还是由于推己及人。

她认真想了想,似乎以前的世界也没有多少值得留恋的地方。今日这惆怅,只不过是出于一种异乡人的无病呻吟罢了。

走火入魔之后,她对青涯多了一重敬重,遂老实回答:“无论在哪里,都是生存。以前的那个世界,有怀念,却不多。现在这里很好,我很满足。”

青涯举手,似乎想摸一摸她的头,但最后手也没有落到她头上,只柔声说:“早些歇息去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