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阅读网
首页总裁正文

末日生存大师风云突变

来源:17K小说网 2021/4/8 18:42:20
末日生存大师
末日生存大师
作者:小丑
来源:17K小说网
假如从今天起,你所熟知的地球变成了另一种模样,风沙、尘暴、各种异形生物摧毁了一切秩序和法则,你将会如何生存下去?我正在经历的末日,未必不会成为你的将来……

八月十五这个月圆人圆的节日,总是会有遗憾。在这一天的晚上暮家被人围了起来,暮家的家主暮云率领弟子在正门迎敌。

那些人很奇怪。只攻击正门而其它地方却围而不攻。这时暮家的人已经死伤过半,暮云悄悄走到儿子暮阳的身边,好像说了什么。只见暮阳一时间情绪由变得激烈起来,但在暮云的又一些话后退后转身快速向一间房间走去。

而院里早已乱起了一团,一些人因为想偷偷逃走而被杀死,一些人藏了起来但是更多的人围在暮夫人陈莲儿与暮小姐暮雪的身边,看见暮阳走过来原本寂静的众人骚动了起来。

暮阳直直走到了母亲的身边说,“娘,我们走。"“那你爹呢?"暮阳没有回答,自己走在了前面。众人在后面跟着。

而暮家家主暮云被面前出现的一位,手拿扇子面容清秀的男子打倒在地。

“你想要什么?"暮云几乎吼道,男子笑着说,“我一介俗人除了钱和女人没什么想要的了。"

男子停了一下又说:“不过,我们掌门想要的是什么我就不知道了。要我去帮暮家主问一下吗?"

一个飞镖几乎贴着男子的脸飞出去,“哟,这不是暮少主吗?您回来了,没找到路?"

“爹你没事吧?"暮云一回头看到了受伤的暮阳,顿感逃生无望。

这时男子又故作惊讶地说道:“哎呀,你看我这个脑子,我想起来了,我们掌门想要的是你们暮家的家谱。听说暮家的家谱是一本武功秘籍,不知暮家主能否割爱呢?"

“虽然近来江湖一直谣传我们暮家有一本武功秘籍,但是少侠也看到了我连少侠都敌不过,如果我暮家真有这样一本秘籍怎会落到此。"暮云一边手拦着暮阳,一边手紧握着剑看着男子说道。

男子摇了几下手中的扇子,说道:“这把扇子在我手里是杀人的利器,但在文人手中可就风雅了。"“你这是什么意思?"暮阳的眼睛死死盯着那男子。

男子不紧不慢地说“暮家主你觉得呢?"

暮云没有说话,他知道这些人不达目的不罢休,也知自己没有他们要的东西,心中只有一个想法能撑什么时候就撑到什么时候吧!

见暮云没有说话,男子又说道:“我也不是一个心狠的人,毕竟这也是一个大事,要不给你们一刻钟,好好商量商量。反正时间有的是。"男子笑着转身离开了。

暮云看着男子离去,松了一口气。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死亡的气息也一直围绕着暮家上下。

一些人提着剑冲出去了,但连尸体都没出去。

眼看着时间就要到了,暮云像是发疯一样提着剑用尽全身的力气砍过去。

后面的人先是一愣,便也紧跟在暮云身后冲了上去。那男子并没有上前,只是悠闲地看着这一切。随着一个又一个人倒下,男子出手了,暮云心一黑,手中的剑就要放下。

突然,一个白色的身影冲进入了撕杀的人群里。又有其他的白衣越过围墙进到院里。就在白衣人慢慢战了上风时,男子大喊了一声停,理了理自己的衣服。

“怎么,我们没得罪雪堡的人吧?秦天少侠这是?"一个长相爽朗的年轻人应声上前,说道:“不知,卢少侠能否看在雪堡的面上放过暮家呢?"

“想不到秦天秦少侠竟然会认卢某,卢某不胜荣幸。但是卢某讨厌被威胁,掌门你看该怎么办,雪堡的威胁我们,他们知道了我们的底细,要不要一起灭囗算了。"男子说道。

随着男子的话,两个男子从门外慢慢走了进来。一个眼里透着精明的男子看了秦天一眼缓缓说道:“秦少侠没有从正门入,不想挑起我们血鹰派和雪堡的不和。铁某很是感激。看在秦少侠和雪堡的面上,只要暮家主交出秘籍,我立马回去并择日到雪堡向雪堡主请罪。你看这样如何?"

“我们暮家并没有秘籍,如果有我早就交了。"还没等秦天问话,暮阳就先回答了。

“铁掌门你也听到了,暮家的当家少主说了。铁掌门何必执著呢?"

“就是不给了?"语气变了。“并不是不给而是没有。若是铁掌门不信,雪堡愿为其担保。"

“怎么,雪堡是想欺我血鹰派无人吗?"

“不敢,不敢。血鹰派连我这种人都听闻,怎么敢。只是铁掌门也应该知道我雪堡大少爷雪凌与暮家大小姐有婚约在身。而在大少爷闭关之时发生什么,如少爷出关了,您让我如何向少爷交待呢?"秦天赶紧否认,并希望能用雪堡压住血鹰派。

“一直听说秦少侠是雪堡主的得意弟子。要和卢某打个赌,如果秦少侠赢了就有半个时辰的时间,要是卢某赢了,听说秦少侠与雪大小姐关系不错可否介绍一下。"卢文阴笑着看秦天。

“大小姐是师傅的千金当然相识。不过也只是相识。但是如果卢兄愿意一赌,在下也愿一试。不知,铁掌门意下如何?”

“狐狸是我的人,那话就算数。只是……"

“当然生死由天与血鹰派和雪堡无关。"

“秦少侠这有一枚铜钱选一面吧。猜对的人,就赢了。"血鹰是一个谨慎的人,在得到了秦天的肯定回答后,才让他们开始比武。

血鹰把铜钱抛起,铜钱不停翻面,声音或大或小的传散开。两个人也打了起来,难舍难分。

就在铜钱落地那一刻一股剑气向铜钱袭来。

“雪堡中能有如此剑气的人,是谁呢?我就说嘛,事情哪有那么简单?雪少侠。"

一个面容冷俊的男子出现在了卢文那张挂着阴笑的脸的前面。秦天快步走到男子身边。“秦某可从未说过只有秦某一人。”

“明修战道,暗渡陈仓啊!”卢文先是大笑又苦笑着问了一句:“掌门这次的刑罚可以轻一点吗?"

铁掌门脸上看不出有何不同,“看在雪堡主的面子上,请。"他说完示意让出了一条路。

“承让了铁掌门。"看到秦天赢了,众人欣喜不已,暮云更是觉得希望就在眼前,也顾不上寒暄,便带着雪堡的人向院子走。

一路上并没有人语,特别是暮家的人脸上的惊恐还没退去。看到妻女平安后,暮云的心便放下了。而其他人也是如此。

心放下后暮云便想和秦天商量一下逃脱之法,暮云问道:“秦师侄我们往哪里逃啊?"秦天没回答,暮云的问题。示意暮云不要说话。

自己则对暮家的下人和弟子们说:“我们现在有半个时辰的时间,你们快点逃命去吧,再不跑怕是要来不及了。你们最好是四散而逃能跑一个是一个,他们的目标是你们家主人不会为难你们的快走吧。"

一些人很快走了,一些人犹豫了一下也走了。看着众人消失在月色中,暮阳不屑的坐在凳子上看着,暮家的母女则眼里充满了不安,暮云看着人一个个离开,感到了恐惧。想要说话却被秦天暗地里制止了。

而雪堡的人直直地站在秦天身边,而雪凌则是一句话都没说过,秦天向暮云躹了躹躬。“暮家主暮夫人,晚辈先礼了。晚辈之所以让他们先走一是我们无法护住如此多的人,二是一起走目标太大。"

“师侄考虑得深远,那依师侄看我们该怎么办呢?。"听到这,暮云松了一口气。

“我们上山来时怕惊动了贼人未带马匹,而且沿路都有他们的人,天色又暗山路怕是不行,况且夫人的身体。最好能找到地方藏起,不知这山中可有什么可以藏人的地方?师父这几天应该就到了。"

暮云思索了一会儿,“这个屋子下面有一个密室,不过以荒废了多年。"暮云有些犹豫,似乎有些不可说的故事。

“知道这个密室的人多吗?"“这个密室已经荒废了十五年了,要不是你问我都忘了。"

“张林师弟你去厨房找些吃,暮小姐,你和暮夫人需要用的东西快点收拾好。暮家主请带我去看看密室。"

在秦天的安排下人人开始忙碌。雪凌坐在凳子上开始闭眼养神。

暮云的带着秦天来到了那个有密室的房间,暮云转动了一个烛台,一个书柜慢慢的移开,暮云走了走去对着一块地砖踩了下去。旁边的一块地砖移开,暮云转身到书柜上拿了一个花瓶,把花瓶放了下去,密室的入口打开了,一排楼梯出现眼前。

暮云把其他的人带到了密室的入口,秦天怕有危险,便自己先进去看了看情况。

“密室刚才我已经走过一段了,应该没什么问题。还有一个问题,暮家主这个院子可以烧了吗?"

“可以,但师侄的意思是?"暮云很是不解。“也是混淆视听用的。韦岭师弟麻烦你了。"

等其他人到了,雪凌带着两名雪堡弟子先下去,秦天断后。众人走下一个又一个的台阶后,隐隐能看见一丝亮光。

转弯过后一丛丛花出现在眼前,“你们是谁怎么会在这里?"在众人还没有来得急惊讶的时候,一个一脸稚气的女孩盯着他们说道。

盯着盯着女孩突然一躹躬自我介绍起来,“你们好,我叫福女,刚才失礼了。"

看众人皆是一愣,又接着说到:“小姐说遇到人就先要自我介绍,不能丢了礼数。"见没人说话女孩有点忍不住了,看着雪凌走在前头,就对着雪凌喊道:“你不是他们的头吗?你说话啊!冷冰冰的干什么。"

雪凌并没有说话,只是偷偷向后面的人作了一个手势,后面的人慢慢退了回去。为了以防万一,雪堡的人的间隔都在两米左右,想不到真的发生了意外。看到前面的人勿勿回来,暮家的人心上涌上一丝不祥。之前的赌局,赢得也太过于轻松了。难道他们是故意让我们来这里的?事情变得复杂了。

秦天走到暮云身边时停了下来,对暮云作揖说道:暮家主,你们先休息吧。"听秦天说完暮家的人隐隐感觉不对,却也不敢问。怕和想的一样。

暮阳听完,不顾母亲的阻拦跟在秦天的身后,随着秦天向前走去。

“在下,雪堡大弟子秦天。听师弟说姑娘叫福女是吗?"

“原来会说话啊!"那个自称福女的女孩兴致变高起来自顾自的说着,“我刚才给花浇水听到有声音,还以为是蛇呢,原来是人啊……"

暮阳有些受不了,就要上去对那女孩动手,被雪凌拦了下来。

“姑娘!"秦天打断了,女孩的脸立刻拉了下,看着秦天说:“我们不是坏人,我叫福女刚才已经说过了,我还有一个弟弟叫平安,我们家小姐叫水姬。你还想知道什么?"听着女孩像是有所准备的回答,众人不免心生疑惑。

但是女孩身上并没有散发出杀气。而且不像是说谎的人。

“那姑娘……"秦天本来打算再打听一下却被一个一脸稚嫩,但目光锐利的男孩打断了话,“真是哪里都有人,看在你拦住那个疯子。"男孩指了指被雪凌按住的暮阳。

“如果你们是来这逃命的,可以住在这但是不要打扰我们,我们井水不犯河水。"男孩说完就拉女孩走了。“对了,你们要好好对待这些花,这可是小姐喜欢的。"

看着他们俩人的身影消失在不远处的拐角,张林首先说话了,“师兄我们怎么办。"你先把暮家主他们接出来吧。"

这时的血鹰派并没有什么举动,看着一个个人从暮家逃离,看着暮家起火。

“今年不光可以赏月还能观火,真是美哉妙哉啊!掌门属下敬你一杯。"正在血鹰派喝酒的时候,一个威严的中年男子带着一个少年走了进来。

“南堡主您这一来是说我们的猎物到了?"卢文的嘴角微微扬起,用玩赏猎物的眼光看着那中年男子。

“几日前得到消息,算一下就是明天了。"那中年男子坐在了铁掌门的旁边。

“看来又要演一场了。掌门你看呢?"

“既然人家都找上门来了,那我们当然要做陪了,狐狸。"

“不知是南堡主说还是卢某代劳呢?"卢文笑盈盈的看着那中年男子。

“请。"中年男子的语气有些冰冷。

“那卢某就不容气了。"说这话的时候卢文还不忘用挑衅的眼光看着那少年,中年男子没有反应少年也没有反应,但少年眼中还是升起了一丝厌恶。

卢文微微一笑对着那少年躹了躬,中年男子看了少年一眼说道,“是小儿不懂事,请各位见谅。"

“这个宅院在峭壁上还有一个院子,而这峭壁之下是一条江。这本来只有暮家的人知道。"卢文并不在乎,又回到了正题上。

“不愧是笑面狐狸。"“多谢夸奖,卢某只是对大门大派的秘密特别有兴趣。"

“是吗?"“唉……是卢某不好,竟然让南堡主怀疑。"卢文这一口气很长,还摇了摇头。却没有要避开那中年男子像利刃一样的目光。

“虽然暮家已成一片废墟,但是,没有哪个密道是会轻易破坏。"说着卢文拿出了一个木盒。

“想来退路也已经安排好了?"看到卢文如此了解暮家,想来下了不少功夫。看来这次的计划应该没问题了。

“卢文当然不会辜负掌门和南堡主的期望。只是,不知道雪域会不会陪我们演了。"

“铁掌门真是好福气。"“南堡客气了,南少堡主也是英勇过人,他日必成大器,南堡主也不必急在这一时。请,让我们干了这杯。"只见一只只杯子碰在一起。

秦天在出囗等着其他暮家的人,暮阳的不满充满了全身。“秦师侄出了什么事了吗?"暮云把妻女安顿好后走到秦天的身边小声的问着。

“我们遇到了自称两姐弟的两个人。雪师兄已经去查探了,而且我看他们对我们并无恶意。请暮家主放心。"

“你是说密室里有人住?"“嗯。"“但这房子不是荒废了吗?"

“暮家主不用担心,若他们是一起的,那我们恐怕现在就不是这样了。"

虽然秦天嘴上安慰着暮云但心里不免担心起来,他们会不会和血鹰派的目的一样?不知道,唯一知道的是这个巧合太巧了。无论秦天怎么想,现在他没有第二个选择,只能等待雪凌回来。

秦天的眼睛警惕的看着那条小路。暮云知道一时无法得到答案。先回到了妻子的身边安慰妻子。

“爹,怎么样?"暮雪急着问到,“没事,有他们呢。你照顾好你娘。"这时的暮云只能安慰,暮雪点点头。没有再问,转身回去安慰自己的母亲。

雪凌一个人沿着小路,过了一个洞。看见了那刚才的两人和他们口中的小姐,那小姐的眼里充满了柔情,脸上挂着一丝微笑,不冰冷但却让人难以靠近。

雪凌没有说话只是看了看,“你身中剧毒让你来又能作什么呢?"那小姐静静看着他说道。

雪凌的身体没有动,脸上的表情也没有变。但躲在后面的人心里不免一惊,不知所措起来。过了一会后面的人决定回去告知秦天这件事。

“难怪血鹰那么容易就放人,是我大意了。"秦天低声的说。现在的情况超出了他的预期,思索过后秦天决定自己过去,他知道雪凌并不擅常应付人,况且这还是个身份不明的女人。

“在下秦天,雪堡大弟子。敢问姑娘何人!"秦天一如以往站在雪凌的边身,向着那位神秘的女子问。

“水姬,只有名没有姓。"女子静静的说着,见秦天没有说话那女子接着说,“我在这里是因为想避世。"女子看着雪凌。“他的毒我可以解。你要吗?"

`“要。"雪凌拦了秦天的身体却没拦住他的嘴。雪凌的眼睛示意着秦天,秦天却只盯着那女子看。

福女端着一个碗和一把刀走向了水姬。水姬拉起衣袖,拿着刀对着自己的手腕轻轻一划,血流进了碗里。

虽然心里想了无数的情况却没有想过解药会这样出现。平安平静的把药端给雪凌,福女在帮水姬包扎伤口。

秦天拿出银针看着水姬说:“请小姐不要在意这是我们行走江湖的习惯。"水姬没有说话只是看着。

“有毒,不用试了。"平安不屑的说道,“冰人不是中毒了吗?听说过以毒攻毒吗?不想让他死就让他喝了,要不就倒掉,从哪来回哪去。"

秦天一时也拿不定主意,他说对了一半,雪凌确实中毒不浅。不然他不会不言语。但另一半呢?可信吗?

“冰人,你喝吗?你自己的命还是自己决定吧,你不想让某人背负杀你的名声吧?"见秦天不说话,平安以凌利的身法走到了雪凌的身旁,绕过了秦天直接问雪凌。

平安冷笑的看着秦天。雪凌喝了下去。

“这就对了,小姐的好意都不接受的人会死得很惨的。"平安平静的说,眼光扫了他们一眼,眼里泛着杀意。

“平安我们回去了。"秦天向着水姬作揖,看着他们的身影消失,转身看向雪凌,雪凌坐着,看着那三个人消失的地方。

秦天摇了摇头转身往回走,。“秦师侄怎么样?”看到秦天回来,暮云迫不及待的发问了。“洞的一边住着主仆三人,对我们没什么恶意。我们先在这里休息一下,师父不久就会到了。"

“雪兄也会来吗?"“是,至从江湖上传言暮家有一本绝本武功秘籍后,师傅就派人调查了。"秦天的语气慢慢恢复以往。

“既然早就知道为什么不说,你们雪堡也太会做人了!"暮阳愤愤不平。

“阳儿住嘴。"暮云叫停了发脾气的暮阳。秦天看状连忙上前挡在暮云身前避免他们父子发生矛盾。

“师父本来是想悄悄解决此事,但是不想事情越闹越大。以防万一师父派我们亲自来接,但等我们到暮府的时候,暮府却大门紧锁。"

“当初这个传言兴起不久,我们暮家就遭遇了几次的偷窃。为了安全我才举家搬到这里避避风头,不想,唉……"

“后来师父说暮家在此地有一处宅邸,又查出这件事与血鹰派有关,不放心便决定亲自前来。"

“雪兄真是费心了。不知,雪兄什么时候到呢?"

“应该这两天就到。晚上天冷,为了暮夫人的身体,还是在洞里休息更好。今晚我们雪堡的人会轮流值班的。请暮家主放心。"秦天将话锋一转,希望能把大家的注意力转移了。

“韦师弟和张师弟麻烦你们分发食物了。你们也和他们一进到洞里去吧。洞外我守着就行了。"

暮阳一把推开韦岭递过来的食物,“谁要吃这种东西,这里不是有人住吗?"“但……暮少主我们并不知道他们的来历啊。还是小心为上。"韦岭解释。

“啍!我才不管他们是什么人,住在我们家就该给我点东西。"暮阳的语气霸道凶狠。

“阳儿现在不是让你任性的时候……"韦岭怕又惹出什么事,便在暮云教训暮阳时赶快向秦天报告。

“怎么?你也要拦我。"匆匆走进洞的秦天碰上了暮阳,“不敢,只是如果暮少主一定要去的话,秦某希望能一同去。"

“怎么你是担心我打不过?还是想过去探探虚实。"

“暮家主不用担心,我会陪同暮少主前去,顺便看看能不能为暮夫人带回一些热的东西。"暮云不放心,也跟了出来。但是他知道自己管不住暮阳,既然有秦天陪同,就让他去吧。

秦天和暮阳一路走着,没有说话。他们走到雪凌的身边时,秦天停住了脚步。“我有些事想和我们少爷说,请暮少主等一下。"暮阳看到秦天向雪凌走去,停下了一会,看到秦天和雪凌说起话来。便加快了脚步。

“我也不知道这样做好不好,也许可以相安无事的等师父他们来,但是很多事往往等不了。是不是我的修行不够?"秦天说着脸上不禁苦笑。

“坐一下吗?"“嗯。"秦天在雪凌的身边坐下。“药有效果吗?"“有,但余毒没有那么快能清除。"

暮阳很快就来了真的密室。“你们知道这是我们暮家的地方吧!"水姬三人没有回答。

“不说话就行了?雪堡的人已经和你们说过了吧?是你们自己走还是我帮你们?"水姬还是没有说话,看了暮阳一眼转身进屋了。

平安向水姬微微弯腰,暮阳见水姬并没有回应。一出招就向水姬的脖子掐去,平安抓住暮阳的手一使力把暮阳扔了出去。

“小姐不是你这种人可以碰的。"脸上露出的是愤怒与不屑。暮阳在空中翻个身,落地了。

“是吗?本少爷也不是你能惹得起的。"说完两人准备来第二次的交锋的时候。

秦天出现在了他们两人的中间。其实秦天刚才就躲在不远处看着。“暮少主,我们这次来是为了暮夫人求一些热食。还请暮少主三思。"看见暮阳停手,平安也没有紧逼。

“多有得罪,请平安少侠能向水姬小姐说明情况,刚才是我们太过着急了。望小姐能原谅,如果可以还希望能有一些热食。"

平安看到秦天的态度很好,等了一会,还是慢慢向屋里走去了。“你们雪堡办事从来都是低三下四的吗?"暮阳不屑的看着秦天,甩开秦天的手回去了。

“福女可以给你们送些热食,可是……"水姬故意停了下来,看着秦天。

“秦某一定保护福女的安全。" “那就麻烦秦少侠了,福女。"“知道了小姐。"看到水姬回到了屋里。

福女带着秦天去了厨房。“秦少侠你跟我来吧。虽然食材足够,可是做菜很费时间你要等一下……"

“一般人都不太喜欢住在这种地方,你们小姐怎么……"秦天打断了福女的话。

“因为小姐喜欢清静啊。虽然我不太喜欢,但小姐开心就好。"“看来你很喜欢你家小姐。"“当然了我和平安的命都是小姐救的。"

“原来如此,难怪了。唉,水姬小姐很喜欢牡丹吧。"“是啊,漂亮吧?养了差不多三年呢!"“当时看到就觉得花……"

“我不管你们有什么目的,如果伤害了不该伤害的人我是不会放过你们的。"平安拿着被子走了进来。打断了他们的对话。

“平安!”福女训斥道,“不好意思,平安的性格就是这样。"福女忙和秦天解释。“没事,直来直去的性格也是一个优点。那我们走吧。"秦天看福女他们准备得差不多了,便说道。

“小姐说你中的毒凶狠,这个是你的,"说着从食盒拿出了一碗粥。“你要趁热喝,还有,小姐说这几天你最好要静养。"雪凌没有说话,只是点头示意。

“冰人,这被子是我的,我给你了。"说完平安把被子披在雪凌的身上,起身准备走,想起什么又说,“我的被子给的是你,如果被子让人抢走了我会帮你抢回来的。不择手段。"说完看了秦天一眼。

秦天有些尴尬的笑着对雪凌说“少爷,既然是平安少侠的好意,你就接受吧。"

“是啊,你就拿着吧,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平安对外人那么好呢!"福女在旁附和。雪凌不语,“放心,我会帮忙看好少爷和被子的。"

把东西给了雪凌后,三人继续向前走去。韦岭看着走近的三人不免奇怪但也不敢问,只能说。“大师兄你回来了。"

秦天还没来得及回答,平安抢先一步走到韦岭前把被子往韦岭身上一放,转身后退几步,又转过身来站好。“把东西给他们,我们回去了。等一下小姐有事就找不到人了。”

平安说得也有道理,福女把手里的东西交给他们之后。就跟平安回去了。

“韦岭师弟你把这几张被子拿去给暮家主和暮夫人他们。把张林师弟也叫出来。"

除了暮阳闹了些别扭不理人之外,都很好。本以为今晚就这样太平的过去了但是。

秦天守夜的时候。一把扇向秦天扫了过去,秦天在避开的同时让师弟赶紧离开,并带着众人赶快逃往山洞外。

血鹰和两个带着面具的神秘人带领着一众手下不紧不慢的走来了。

“凌少爷,他们追上来了。你……"韦岭急忙向雪凌跑去,边跑边说,到一半突然想起雪凌之前中的毒,一时语塞。

“走吧,人都来齐了吗?"雪凌起身问道。“大师兄在后面。"韦岭小声的说着。雪凌看了一眼,给他们指了去水姬的住处后,便去找秦天了。

“暮家主,等下就请你们到房间躲一下。"韦岭边走边对暮阳说。“那就麻烦师侄们了。"

看到雪凌走了,暮阳也跟在雪凌的身后,剑鞘也丢掉了。看到暮阳这个样子,张林走到他面前说。“暮少主,你还是和暮夫人待在一起吧。他们身边还是要人保护比较好,这里就交给我们吧。"暮阳不屑的看着张林,但还是转身向自己的母亲走去了。

看着暮家的人离开山洞后,卢文开始说话了,“秦少侠,不知卢某的做法,您是否满意呢?"卢文不怀好意地笑着看向秦天。

“多谢卢少侠了。"秦天说着话一刻也不敢松懈,“那里的话,自小家里人就教导,做事还是要留一点好,再说了秦少侠卢某也是仰望的对象。这个面子还是要给的。”

卢文还是笑盈盈的自顾自的说着。“秦少侠,如果,今天,你死在了这里,卢某想帮你完成遗愿,你看看你想要完成哪个呢?”空气突然变冷,卢文以极快的速度向秦天袭来。

“想不到卢少侠的功夫如此好,竟与秦天不相上下,铁掌门真是好福。"

“你夸奖了,今公子不是也不错。”血鹰一行人没有要加入战局的意思,在一旁看起了热闹。一种猫捉弄老鼠的样子。只是看热闹怕是看不了多久了。

雪凌匆匆赶来,看到雪凌卢文又打趣着说,“逞强可不好,还是,有人帮你解毒了?”说着卢文的攻击改变了对象,致命的攻击一次次向着雪凌落去。 本来秦天想在雪凌拖住卢文的时候,去会会血鹰,但虽然卢文主要攻击雪凌却也不忘缠着秦天。

在他们三人缠斗时,一个戴着面具的人加入了。他们终于不在等了这个面具人的目标也是雪凌。

卢文见状便将雪凌让了出来,秦天以为卢文会专心对付自己。没想到卢文退到血鹰身旁,“掌门,卢某一介书生,出出计谋就好了,这种事卢某做起来还是有点困难,你看……"

血鹰摇摇头,“那你就息着吧。”“是,都是属下无能有劳掌门了。"

卢文转向另一个戴面具的人说道,“您看,我们是否也该行动了。"那个人有些犹豫,“也许能解毒的人在洞外呢?"卢文露出一丝奸笑在那人的耳边说道。 那人心里一惊,点了点头。这次是真的开始了。

另一边暮家他们来到了水姬那里,看到水姬坐着在摆弄花,张林便上前说着,“水姬小姐,雪堡弟子张林有事相求。”

“什么事?”“水姬小姐可知道怎么从这里出去。"“那里有绳梯,只是梯的下面是江。”听到这两个字众人心里不免一凉。

“我们叫了船,如果你们想走。等船到了,可以一起走。不过,我们船小。”

水姬的这番话给了众人希望,“那船现在到了吗?”“没有。”水姬头也不抬的回答道。

这样看来,不就只有等死了吗?现在哪里有时间等啊。

“那还有别的路吗?"韦岭不甘心的问道。“没有,不信的话,你们就自己找吧。"平安不耐烦的接了韦岭的话。

“平安小兄弟,如果他们来了,只怕你们也有危险。"

“你威胁我?不怕我先把你们捉了,交给他们?"

“平安不能吓唬别人。”福女说完平安,又向张林他们解释。“对不起,平安就是这个脾气,我们当初就是从梯子上来的,所以我们也不知道别的路。”听到福女的解释众人安静了。只好先去探探路了。

谁也没有注意到,暮阳偷偷向山洞走去了。本来想帮秦天,却不想半路就被卢文发现,“暮少爷那边可不安全。"

不等卢文说完,暮阳的剑就刺了过来,虽然暮阳的招式很凌利但是总觉得差了点。不几招就被戴面具的擒下了。

“这可是饵还请手下留情。"面具人听了放开了暮阳点了穴扔给了旁边的手下。“暮少爷,不错啊,一声不吭。要是我,我可做不到。”卢文总是对这种事特别感兴趣。

雪凌本来就没好全,又打上了,这下动不了。“秦少侠你本来就中了狐狸的毒,又打到了现在。这样败在我手中,也可以了。"

血鹰招呼手下把他们绑了起来,看到静静站在一旁的面具人。“你不用那么拘谨,我和你父亲不一样,没有那么多规矩。还有不要和自己永远比不上的人比。"

面具人愣了一下,朝血鹰作揖,然后也向洞外走去。

该来的,总是躲不开。“喂,你们还是自行了断吧。他们来了。”平安带着一丝嘲讽说道。

“你怎么知道。"张林有些慌,剑已拔出了一半。

“爹我们怎么办啊!"“对啊,师侄我们怎么啊!"暮雪的话,暮云不知道怎么回答转身就向张林发问。

张林没有想到好的办法,只能让暮家人躲在屋里,其他的守在外,“阳儿怎么不见了。”还是母亲最关心孩子,在这句说出口时,身体本一来就不好的暮夫人更是差点晕倒。

这让众人更慌乱了。众人四处寻找,也不见暮阳。

“暮家主你们先进去躲好,暮少爷我们会找的。”面对这种情况张林他们感到无能与愧疚,但现在也只能先这样了。

暮天不断的安慰自己的夫人,暮雪也只能在旁边安静的陪着。“阳儿我会去找回来,你放心吧。雪儿你一定要照顾好你娘。”

暮雪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好点头,暮夫人更是已经泣不成声,对于暮云既不舍,也担心暮阳有什么事。

平安冷静的看着这一切。“你们雪堡是不是一个大门派。江湖仇杀不是很正常的事你们那么慌乱干嘛。”

张林他们听这话一时无语,这两个人的反应也太异于常人了。“是啊,江

湖不就是你杀我,我杀你吗?”福女对此也很不解。

“我们只是因为不能完成师父交给我们的任务难受而己。你们也进去躲一下。”张林拼命让自己冷静了下来。

“他们不是来杀你们的吗?跟我们有关系吗?”张林对着福女这单纯的想法,不知道怎么回答比较好,便对平安说道:“小兄弟,你们还是躲起来吧。"

“不用,要给你们收尸吗?”平安一脸严肃的问。水姬始终温柔而冰冷的坐在哪里摆弄着她的花一言不发。

“暮家主,夫人与小姐安顿好了” “嗯"。暮云说完这个字后。就没有人说话了。

“阳儿,你们快把他放了!"卢文和面具人押着暮阳慢慢走来,暮云慌了,大喊了出来。

“暮家以前不愧是大家,能在这种地方修建这样的一个别苑。”卢文一点也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自顾自的说起话来。

平安并不理会暮云,而是四处张望似乎在找什么东西。

张林心里一紧,他们能到这来,难道凌少爷和大师兄已经被抓了,还是已经被杀了。就在张林想问题的时候。

卢文穿过雪堡弟子他们直直向水姬走去,雪堡的弟子一时也反应不过来,难道他们不是冲我们来的吗?

“不知道这位小姐如何称呼?"雪堡弟子他们被这句话叫醒了,纷纷欲要拔剑,这时卢文转身面向他露出凶像,杀气毫不收敛缠满全身。“卢某平生最讨厌不识相的人。你们不想看到血流成河吧?”

面具人配合的把剑架在暮阳的脖子上,果然他们被震住了。“哎呀,在下也不愿意让小姐看到这丑陋的样子,还请小姐见谅。在下卢文,请问小姐芳名?”

“水姬。”“请问水姬小姐是否帮一位雪堡弟子解毒了?”

“是,怎么了。”“没什么,只是水姬小姐是否与他们是旧识所以出手相救呢?"

“只是有缘而已。"“那我和小姐是不是也是有缘呢?”

“有什么事?”水姬听出他话里有话,便直接问了。

“是这样的我有一位旧友医术也相当高名,不知道小姐认识否?”看水姬表情没有变化,又补充了一句。“哦,她也和小姐一样。”

“久居深山,难免有蛇虫鼠蚁,所以自学了医术。”

“可是他中的毒,只有一家独有的。"卢文说完后,水姬并没有回答。

卢文走到面具人的身旁耳语,“您看?”面具人没有回答只是看水姬,希望能看到他想看。卢文见面具人不说话,就走到水姬旁坐了下来。又威胁起暮家来。

“暮夫人,你再不出来,今公子的性命就……”卢文看着血鹰他们走来,开口了。暮夫人在女儿的搀扶下出来,看到被绑的雪凌和秦天,他们的希望瞬间消失了。

暮云一步步走到血鹰跟前跪下,这一跪惊到了不少人,“爹……"暮雪不禁喊了出来。

“住嘴。"这也许是暮天第一次对儿女这样大声斥责。而暮夫人跌跌撞撞的来到暮天身边,陪着暮天跪下。

“铁掌门我们暮家真的没有什么武功秘籍。请你们放了我们吧。求求你了。”说完便磕起了头。

“暮家主不必如此,虽然我血鹰不是什么好人,但是也不是一个以杀人取乐的人。”说着就把暮云扶起。

“狐狸。"“是”。卢文起身把暮夫人扶起,让她坐在了水姬的身边。

“暮夫人,水姬小姐的医术高明,你待在她的身边比较好,你也不想发生什么不好的事吧。"

卢文故意看了面具人一眼,然后向暮云走去,“是这样,卢某收到的消息是,那本秘籍藏在暮老太爷的棺椁中,但是我却什么都没有发现。你说,是不是暮老太爷的墓不好找?所以就想向暮家主您问一问。”

暮云听到,刚想说不可能,却好像想到了什么一时没有说话。

卢文又接着说道,“听说当年暮老太爷闭关修炼武功的时候出现了意外,就这样永远闭上了眼睛。唉。"卢文说完看了一眼暮云。见暮云没有反驳,就知道消息是对的。但是这个消息从何而来就不知道了。

就在其他的人等着暮云回想的时候,一个身形较为魁梧的面具人走到身形清瘦的面具人旁低声耳语,说着那个身形清瘦的面具人不禁看着水姬,不一会好像说完了,身形清瘦的面具人悄悄绕过众人向房子走去。

雪凌抓紧时间运用疗伤,秦天则在想着许多的计划。而有人也悄悄的看着这一切。

“家父确实是在闭关修炼中去世的,但是当时我并不在身边,尸首也不是我收的。所以我也不知道。"

“暮家主,血鹰念在大家都是江湖上,不容易,你这个答案是怎么回事?”血鹰的语气里透着愤怒。

“暮家主,卢某还可以告诉你一件事。我们掌门不喜欢杀人,但也不讨厌杀人。"

暮云听了这句话,忙解释道:“先父闭关修炼时不小心走火入魔,回家后不久就去世了。这些都是我家母在打理的。那时因为和先父发生了不和,我就离开家了。我也是先父入殓后才回到家。所以我也不知道葬在了哪里。”

“那暮老夫人没有告诉你听说暮老夫人对你可是疼爱有加。”卢文一脸不相信的看着暮云。

“我母亲去世前几年就已经精神恍惚,生活不能自理。哪还能记得交代这事。如果有我一定会交给你们的。我本就不喜欢江湖。你们一定要相信我,我现在就可以起誓。"

“狐狸,你觉得呢?"“卢某觉得暮家主说得是真话,只是有几分是真的就不知道了。”话里充满了不信任的语气。“是吧!暮家主。"卢文故意将这一句话对着暮云耳边说。

吓得暮云的脸都变白了。“如果你们不信,可以把我抓了,杀了也行,别为难其他人。"暮云又跪下了。

“哎呀,掌门好像是我们的方法错了,这个时候也许可以请暮小姐帮帮忙。"

“别,别,那个时侯我和我父亲的关系不好。父亲死后我才回的暮家,我知道的就怎么多了。我求你们了,别对我的家人出手。”

血鹰一脸不相信的盯着暮云用不耐烦的语气说:“这个,刚才你已经说过一遍了。"

那种张牙舞爪的气氛让人很不舒服。雪堡的人欲出手,却看到血鹰一爪,抓伤了秦天,血马上流了出来。

“师兄!你们……”雪堡弟子愤愤不平却毫无办法。

“我血鹰不想与雪堡为敌,不是不敢,知道吗?”

“暮小姐,我们血鹰派大多光棍,我给你介绍一个人,看到那边那个光头了没。"卢文把暮雪从她母亲身边拉开,任其挣扎,在卢文说得正起劲的时候,带着杀气的视线向卢文射来。

“看来他不愿意要暮小姐,要不,暮小姐委屈一下跟我吧。”说着就用手去摸暮雪的脸。

暮云想要过去阻止,却被那个光头一拳打倒在地,口吐鲜血。暮夫人也晕了过去。

雪堡的人再也不能忍,双方打了起来,愤怒让人心不静,再加上雪堡本身就处于下风。全被抓住绑好了。

“暮小姐,江湖就是这样。你的眼睛可不要闭上啊!"卢文强迫暮雪看,不许她闭上眼睛,暮雪不断想扎脱,却哭得连声音都没有了。

“暮家主想起来了吗?"血鹰高高在上的问着,“我不知道,放了我女儿,听到没有!放开她,有什么冲着我来,放开她。"

“狐狸不近女色,但是很喜欢研究毒药,所以暮小姐只怕会比死更难受。"

“求求你们了,帮我救救我女儿,求求你们了。"暮云一转向水姬他们求助。

“血掌门可以让我带走这位小姐吗?”水姬指着暮雪。“一般家族的上乘武都是传男不传女,抓她又有什么用呢?”

“这是我们的事,还请小姐不要插手。这对我们都好。”

“是我越界了。”水姬站起来向血鹰躹一躬便转身向屋里走去。福女也跟着进去,平安则飞到屋顶上。

“暮家主你这样可不行,死了就不要再拉一个垫背的了。”卢文眼里都在笑。

暮云现在真的是求生不能求死不得。被绑的秦天向着张林使眼色,却不想被卢文看见了,“秦少侠,我们不想与雪堡为敌,也不想难为你们。"说着指了指秃鹰。

一声乌鸦的叫声,平安从屋顶飞下来,水姬与福女拿着包袱走了出来,见水姬出来卢文又开始问了, “水姬小姐这是去哪啊?”

“接我们的船到了。”

“哦,这里还有其他出路。”水姬直接告诉了卢文,“有,在那朵白牡丹旁,有下去的绳梯。”

“是吗,水姬小姐真是见广识多,不光知道很多的秘密,对于我们也不害怕。”

水姬没有回答,福女却接话“杀人而已,有什么怕的。”

“怎么你们经常看?"卢文追问,希望能问出什么来。

“你们不是经常杀人,只要不是自己被杀。谁在乎!”平安愤恨地说着,还把石子扔在了褔女身上,抢先回答了。福女揉揉被石头打到的地方,委屈的看着水姬。

“平安。”平安只向水姬作了揖,水姬摸摸福女的头安慰她。

“不知道,水姬小姐家中还有何人?”卢文不放弃转过身又向水姬发问,水姬没有马上回答,脸上展现一丝愁容。

“不是每个问题都有答案。"水姬停了一下又接着说:“没有答案有时就是最好的答案。我们等一下就会离开,不会再扰了。”水姬的语气软了,还透出一丝悲伤。

“暮家主,你想起来了吗?因为你我都被水姬小姐讨厌了,你……不是想让我生气吧?”说着卢文扯了暮雪的一件衣服。

“我……我真的不知道,求你放了雪儿吧,我可以给你暮家所有钱财。"说着不停的磕头。

“暮家主你不要磕头了,磕头要是有用江湖每年就不会死那么多人了。你说是吧?”

卢文正说着,突然拉着暮雪向血鹰说,“掌门,你先陪客人回去休息吧快。这里看来还要很久。”

血鹰听到这话,明白了。“行,这里就交给你了。水姬小姐船就借用了。”也不管她答不答应,说完又和身边的面具人说。“既然如此,我们就先回去休息吧。”

一个面具人听着卢文的话,就知道雪域可能快来了。便拉着另一面具人向悬崖边的绳梯走去,迅速从绳梯滑落。不一会就消失在夜色中。

“我们掌门太忙了,容易累。请各位见谅。卢某会留下来陪着各位的。请放心。”怎么能让人放心呢?

“暮家主不如这样吧,我坐下来好好谈谈?我给您一刻钟的时间,您看怎么样?”暮云那有选择,乖乖的坐下了。

一刻钟到,就在大家以为大事不好的时候。卢文却说,“秃鹰给他们松绑。"

秃鹰虽然也不明所以,也有些不满,还是照做了。

“多谢雪堡放过我们掌门。”卢文突然站起对着一个地方躹躬。

“不是我放了你们掌门,而是来不及。”一个声音先传了出来。“后生可畏,敢问少侠是如何发现在下的呢?"一个威严的中年男子出现在人们面前。

“这个是卢某最后的秘密不可外传。还请雪堡主见谅。"雪域赶快把暮云扶起,并给了暮云一些丹药。让暮云去照顾自己的夫人。

“不知道,贵派可否看在我的面上,放人呢?”

“雪堡主的面子当然要给,只是我们要活着才能给这个面子。”

“我们雪堡和暮家结了姻亲,你们把暮家搞成这样。”

“所以我们才要在不可挽回之前住手,对吧?”

“你们当然可以走。”

“雪堡主,我们不喜欢被人秋后算账。”雪域并没有急着回答而是用眼神问暮云,暮云同意了。

“雪堡可以不秋后算账但有一条如果你们不能再找暮家的麻烦。如有再犯……”

“如有再犯,您不用手下留情,怎么样雪堡主?"卢文接过了雪域的话。

“秃鹰。"秃鹰把血鹰派其余的人杀死,众人惊到。“这些是给雪堡的赔礼。”

“既然我们已经谈好,可以把雪儿先放了吗?”

“卢某也想,可是暮小姐的命太宝贵,卢某不舍得放手。”

“怎么你信不过我?”

“不敢,只是有人说过做什么事都要安全为上。”

“太多疑,可能会适得其反。"

“雪堡主说得对,回去后晚辈一定会改的。”

“雪儿,别怕,伯父在这。不会有事的,放心。”见卢文死活不松口,雪域便先去安慰暮雪了。

“卢某再告诉雪堡主一件事吧。这位小姐医术高明。”卢文不知道为什么这样说。

“是吗?那就多谢卢少侠了。”“不敢当,毕竟他们受伤是因为我。卢某只不过是将功补过罢了。”

“这位小姐……”“水姬。"“听说水姬小姐懂得医术,可否帮忙。"

“可以,只是医术不精。”“那就劳烦小姐了。”水姬他们开始帮受伤的雪堡弟子包扎。暮阳推开扶起他的人,抓起一把剑。虽然想稳稳的走,但是受的伤让他只能摇晃的走向卢文,举剑指着卢文。

“雪堡主,有没有见过暮家的武功秘籍呢?"卢文不管暮阳,笑着问。“我没有看见过,但我相信暮兄说的,暮家没有这本秘籍。”

“雪堡主就那么相信暮家的人没有骗你?”

“如果你说的秘籍真的存在,可能你现在就不能站在这里了。"

“是吗?"说完卢文就不再说话了,而是用挑衅的眼光看着一直盯着自己的暮阳。可以从脸上看到暮阳的愤怒,但他却一动不动。

卢文听到身后绽放的烟花,“秃鹰你先走。"卢文说完,秃鹰看了他一眼就跳了下去。

“怎么不和你的朋友一起走呢?。”“我现在想和雪堡主一起走,不知道雪堡主赏不赏脸呢?”“盛情难却。"

“那就麻烦雪堡主陪我走一趟吧。”说完就跳下了悬崖,带着暮雪一起。

雪域紧随其后跳了下去,卢文看到雪域跳了下来,便把暮雪扔到了一边。雪域赶忙去接住暮雪。

卢文微笑的看着在船上等着的秃鹰,“不好意思让萧兄担心了。”秃鹰皱着眉头说,“走吧,掌门在等你。"秃鹰的本名叫萧木但他却不喜欢提起。

悬崖上的人盯着悬崖下,“师父,您没事吧?"一个雪堡弟子问道,“没事。"雪域说完就抱着暮雪向房间走去。

将暮雪安顿好了,便转身来安慰暮云:“暮兄放心,雪儿的伤势不重,只是受到惊下晕了过来。弟妹和阳儿怎么样了?”

暮云听到悬着的心放下了一半,“莲儿向来身子就弱,调养调养就好。阳儿看样子也没什么大碍。"“那我先出去看看了。”

看见雪域出来了,“师父我辜负了您的重托。请师父责罚。"秦天带着伤来向雪域请罪。

“他们本就是有备而来,而且卢文的武功并不在你和凌儿之下,是我想得简单了。怎么能怪到你身上呢。你的伤怎么样了。”

“没什么事,他们不想与雪堡为敌。没有对我们下死手。”“你先去疗伤吧,我去看看凌儿。"

“凌少爷可能有点危险,先是中了毒,再受了伤。"秦天说了一半又不说了。雪域拍了拍秦天的肩膀,便走开了。

“师父。”看到师父走来其他的雪堡弟子就要起来行礼。雪域示意他们坐下。“麻烦水姬小姐了,不知道我徒弟的伤怎么样了。"

“外伤已经包扎好了。”“多谢水姬小姐。”“不用,只是暮家少爷不让我们包扎。这些还有一些药。”

“雪堡主。"暮阳虽然桀骜不驯,但看见雪域来找自己还是行礼了。把自己的锐利之气也收了一些。

“世侄不用多礼,叫雪伯父就可以了。怎么没有让人处理伤口啊!”雪域和蔼的问。

“我没事。"暮阳冷冷的说。“不甘心是应该的,但是你母亲刚刚经历过这种事。你不希望她再为你担心吧。”

暮阳听了,想了一下。从雪域手中拿了药。雪域看到他拿了药,便走开了。

血鹰独坐在房等着,面具人在另外一个房间。此时他们把面具摘了,一个是南家堡主南洛峰,另一个人是他的儿子南川。

“有发现什么”南洛峰问道,“没有,但是她能解我们家的毒。"

“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再看看吧。”南川点点头。

两人沉默了一会。南洛峰便说,“走吧,他们该回来了。"他们两个人向血鹰的房间走去。

“属下有罪让掌门久等了。"卢文笑盈盈的从门外走进来。“掌门,南堡主我们可以进行下一步了。”

“水姬小姐不知道能否同行呢?你也知道我的徒弟大部分都有伤在身,而暮夫人现在更是一刻离开大夫。"雪域和水姬说道。

“只怕不适合吧?"“水姬小姐有别的急事?”

“没有。”“那就麻烦水姬小姐了。”雪域不等水姬回答,就定了下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