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阅读网
首页都言正文

穿到爱豆成名前疗伤惊遇采花贼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4/8 16:58:33
穿到爱豆成名前
穿到爱豆成名前
作者:鹿灵
来源:晋江文学城
重生前,江筱然做梦都想睡国民爱豆顾予临。重生后,江筱然:“……今晚算了吧……”-夺走爱豆诸多“第一次”是什么感受?亲手把爱豆送上人生巅峰是什么感受?亲手摧毁爱豆所有黑历史是什么感受?江筱然:美滋滋。学渣?爱打架?绯闻女友多?接片角色不立体?黑粉账号猖獗?江筱然露出大佬般的微笑:不存在的。-顾予临:不打架也可以,今晚我的家教课,你陪我一起上?一个小时后到家了,他把她反压在门上,语气无辜又狡黠:我忘了,今晚没有家教课。……「金手指」女主男主多才多艺。1v1双C,前期校园杀,后期娱乐圈,甜宠力max,

现在我可以肯定我是哑仆,因为我住的是草棚,家徒四壁。

海上三月风冷雨多,我和奶奶合睡一张垫着干草的旧竹榻。竹榻横对破门,此门常开,因为草棚无窗,门一关光线太暗。

几天下来我的灵能恢复了一点,能判断我和奶奶没有血缘关系。而这具身体的父母我没见到,估计他们不在桃花岛,原小丫可能是被黄蓉弄来给女儿做丫头的。

你问为什么不是黄药师弄来的?黄药师是颜控,才不会要丑女,只有美女才会抓丑女当陪衬。

为什么我如此肯定此身是丑女?皮肤且不说,九岁的身子跟五六岁的小孩差不多!

这不光是营养不良,还有遗传因素,父母有可能是侏儒。金大大笔下可不会有美丽的侏儒,一个二个丑得吓人。

还需要照镜子?还想打盆清水来看看?我无限庆幸附体时动作迅速,如果看清长相,没准懊恼之下错过附体的最佳时间,以后不但丑,还病歪歪。

且把伤心事丢一边,到了神雕世界,必得仔细研究原著,咱拣跟自身存活密切相关的事儿细梳理。

五大Boss武林五绝——东邪、西毒、北丐、南帝、中神通。中神通在原著中已死,另外四个我一举都挨上了边。

西毒欧阳锋是杨过的义父;南帝一灯大师,是武氏兄弟老爹武三通的师父;北丐即丐帮前帮主洪七公,是郭巨侠、黄帮主的师父;东邪黄药师,黄帮主的老爹。东邪怪物一个,其他Boss无要事不会出现在他的桃花岛,我在他的地盘求存,最要小心的是他,其次是原著中愚蠢刁蛮的郭芙。

当然啦,真实版和原著差异一定蛮大,用自己的眼睛观察分析比较妥当。

敞开的破门便于我观察,疑似东邪的人一直没出现,估计和原著一样云游去了。

换我也会去云游——家有小猴崽不得安宁,我看得最多的就是郭芙率一帮小男孩对桃花岛进行革命性改造,四天前他们顶风冒雨拨光一片疑似阵法的草木,前天放晴他们再接再厉放火烧山,有叫化打扮的大人冒出,痛揍小男孩们。

然后众猴崽消失,这两天陪大小姐玩的只有武家兄弟。西贝熊一双贼眼不时朝草棚区扫视,怀疑在找替死鬼我,本丫可不能出门。

我住的草棚距主子们住的主屋不算远,约五百多米,即里余。中夹若干破败草房,出没其中的哑仆很少,到目前为止只见到五个,估计其他人住在别处。

主屋是耸立在葱郁山岗上的连片青砖瓦房,雕梁画栋彰显华贵高雅,直观地让人认识何谓“主奴之别”。

大概是经年累月施教有功,两只酱油雕了得,除了郭家三位主子,余者尽路人。西贝熊和小武力争做主人,天天抢着抛鲜肉给二雕吃,宠得酱油雕好似要翻身做主角。

杨过一直没有见到,大概郭巨侠还没把他找回来。

疑为郭二小姐的妞妞也没见到,原著中她直到郭巨侠夫妇守襄阳时才出世,估计这里的郭芙也暂为独生女。

此女刁蛮不下书版,动辄打骂玩伴,连西贝熊都被她揍过,我毫不憧憬伺候她的日子。众所周知书版郭芙没丫头,这里的郭芙好像只有我一个丫头。而根据这个时代的特点,她应该有一群丫头,估计她的丫头都遭无妄之灾死翘翘了,没谁活长久。

让我深感庆幸的是郭芙没来看过我,也没有找我的迹象,想来又聋又哑的小丫头不合她的眼缘,但愿她就此不要我。

西贝熊也没有深入草棚区挨间搜我,我庆幸之余又有点小小的失落,多想亲口恭贺他荣任郭大小姐的小厮,喵了个咪的你也有今天!

不管那个渣了,反正我现在没本事找他算账。我且低调低调再低调,躲在桃花岛好好修炼。聋哑算个P偏僻算个鸟,我心胸开阔,一次性活足一百年,一次性受罚完毕返回花花世界!虽说那是地球诸空间中带三个差的劣质空间,但我无限怀念它。

为了我的百年大计,我耐心十足地躺在破床上扮伤重,惬意地吸天地灵气。

这地头比三差空间21世纪的空气好太多,就是一无电脑二无电视三无时装,我的衣服是奶奶用旧衣改做的,旧到稍一用力就撕破。

此刻奶奶又在替我补衣服,她的眼睛已经不行,才补了一会便揉揉老眼放下,拿起装着药汁的碗,往我额上臂上腿上刷药。

药汁难闻,我不喜欢,但我意志坚强,我闭着眼忍受。

刷完药,奶奶摸摸我的小肚皮,起身朝外走。我立马牙疼肚疼,因为我知道她是去厨房讨吃的给我。

必须承认主子们对哑仆不算坏,这几天赐给我的食物蛮不错。问题是附体之躯平日多半吃不到肉,我又是食素的,从身体到灵魂都没法消受!奶奶大概以为我是伤太重没胃口,无论我怎么比划,她只一味笑眯眯要我吃。为免饿死我只好吃,搞到这两天老拉肚。

或许我该自己去找吃的。但我一起身就代表好了,得去伺候郭芙!

正烦恼,破门被人推开。我以为是奶奶回来了,不想看到一个干瘦的老头。

爷爷?这几天我怎么没见过他?我有些兴奋,一眼我就看出爷爷年轻时是个帅哥,没准这身体遗传到他的几分姿色……不对,没血缘关系!扫兴!

老头反手关了门,两步迈到床边扯我的铺盖。

我下意识地扯紧铺盖,破铺盖“嘶”一下变成两半,老头眼里喷射与年龄不相衬的狼光!哇哇哇~~~大事不妙!射雕中有写:桃花岛哑仆个个都是罪大恶极的江湖恶棍,被黄药师抓来后废了武功再毒哑刺聋!这里的哑仆看情形差不离,老家伙昔日准是采花贼,我这么个小身子被他得手还不死翘翘?

我的修真术……灵~肉合一起码要十年,凭我现在的能力,他没武功也能打死我!不过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我拼命集中不听使唤的灵力,攻击他的狼眼。

攻击力显然不咋样,老头只是眯了下眼,歪咧着嘴一把扯去腰带,和身扑上来。

我差点被他压死,不过他也没捞到好,我用我的小膝盖顶上了他那部位。

老头大怒,一把捏住我的小脖子!

完了,死定了……

正此时“咣”一响,老头的手突然松了,有热烫的液体溅到我身上。

是奶奶!奶奶和老头扭打在一起,老头的脸上、脑袋上满是粥汁……好奶奶,拿出你纵横江湖时的手段,打死他!

我抓起木枕头助战,老头一脚将我踢开,痛的我泪水乱冒。

草棚的地下是沙土,但见沙尘翻腾,我好呛,眼前一片模糊。

“啧啧,这是在比试武功?不嫌地方太小?不怕吓坏小美人?”

有只手把我抓起来。旋即人家看清我的长相,换了称呼:“小妹子怎么衣服都不穿?哎呀这一身伤!哪个老东西把你打伤了?哥哥帮你打回去。”

我忙指老头。可恨奶奶和老头扭成了一团,来人分不清,嘿嘿笑:“你们慢慢打,我把小妹子带走做媳妇了!”

奶奶和老头都听不到,依旧撕打不休。

来人抱着我往外走,我急得头顶冒烟,拼力抓住门。

这时西贝熊、武修文、郭芙奔了过来,郭芙娇喝:“放下她!”

携持者很听话,立即将我放下,摞了下袖子,窜出门摆出迎战的架式。

门外光线好且无滚滚沙尘,我看清了这是一个十三岁的少年,长身玉立,只比郭巨侠矮一点儿。或许因为这个原故,他一身成人打扮,束发玉冠,着一袭银白绵罗绸袍,领口袖口绣着古香暗纹,缕金莽带束腰,两道如墨的剑眉凝霜,大有冰山威风。但长长的睫毛又细密如扇,深不见底的星眸眨动间隐泛桃花,帅的天怨人怒!

老话说最怕货比货,人跟人也不能比,西贝熊附体的武敦儒够档次了,一比之下二流货,某少年高他一头有余,要阳光有阳光,要风~流有风~流,伪娘型的小武直接被比到尘埃里去,给他提鞋都不配!瞧那个头,还不到人家胸口,细胳膊细腿,跟只虾米似的!

然而武虾米勇气足,大叫“杨过受死”,冲上前跟少年战成一团。

我激动得心砰砰跳,这才是主角啊,瞧这主角气场,龙腾虎跃,武虾米只有挨揍的份!郭芙大概上回被揍怕了,傻站在一边,竟然忘了下令西贝熊助拳。

喵喵的恶熊现在没比我强多少,只要上去铁定被杨过打得满地找牙!

我决定给大小姐一个提醒,迈着小短腿朝她跑。

西贝熊好似我肚里蛔虫,蓦地扯着嗓子嚎叫:“师父、师娘快来啊!有敌来犯!!!”

一个持杖的老瞎子率先奔到,喝问:“敌人在哪……过儿?都给我住手!”

杨过、武修文闻声住手,屋里的奶奶和老头听不到指令照样撕打,老瞎子一脚踹塌草棚,给了奶奶和老头一人一下。

我看到奶奶~头破血流,大惊失色,没命爬过去。

不料郭芙跑上前将我踹开,抓起奶奶还没补好的破衣扔到我的身上,满脸嫌恶地比划着手势,要我穿衣。

这时郭巨侠、黄帮主也来了。

我套着衣衫咬牙爬起,指了下老头,再将衣一脱。

黄帮主眉皱,郭巨侠忙移开目光。

我赶紧将衣服再套上,指指老头,又把衣服脱了。

如此三番我就不信黄帮主不明白,郭芙都看明白了,怒叫“禽~兽”跑过去乱踢老头。

郭巨侠皱了下眉:“你们四个先下去!”

西贝熊道:“小丫受了伤,我带她去上药。”

我心里这个气,他哪是关心我,不过是我对他有点利用价值!他怎么不关心奶奶?

我死抱着奶奶不放,杨过哧笑,代我说出心声:“大武侠眼睛不好使,没看到老婆婆伤得更重?小妹妹,我帮你救她。”

我泪流满面,活雷锋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