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阅读网
首页古代正文

悬疑探梦之夜之第四章

来源:17K小说网 2021/4/8 21:20:08
悬疑探梦之夜
悬疑探梦之夜
作者:木温星
来源:17K小说网
如果你变了性别,你会如何?深陷金融诈骗案的男人;被困在无人之地的自由冒险家;作死被关进了监狱的拳击手。。。夜晚她的人生是别人的也是自己的。这一切看她如何演绎?而那最终的幕后之手又将推他踏入何种黑暗泥泽?

第4章阿尔:一百块也是可以装逼哒

福尔曼先生居住的地方距离贫民区实在有点儿远。

可阿尔一来考虑安全问题,二来也舍不得花钱,自然还是一路走回去。

等他到家时,天已经全黑了。

可迎接他的却是母亲的满腔愤怒。

“你跑去哪玩了?你这天杀的!”西尔维夫人气势汹汹地大声质问。

她像看仇人一样,愤然地瞪视着这个莫名其妙跑出去,还跑得不见踪影的大儿子,咬牙切齿地嚷嚷着:“你个该死的讨债鬼啊!我生你有什么用呢?你爸爸在坟墓里尸骨未寒,弟弟妹妹没人照顾,房东找上门来让我们滚蛋,家里一个顶事的男人没有,我挺着大肚子还得出门去苦苦哀求他宽限宽限!你倒好啊,你倒好啊!还有闲心跑出去疯玩!既然有你没你都一样,当初在船上生你时,我就应该直接提了你的脚扔到大海里喂鲨鱼,也省得现在生气了!”

这时候,阿尔的弟弟妹妹约翰和玛丽全瑟缩在房间的角落里,满脸惊惧地望着这一幕。

其中,约翰六岁,玛丽四岁,都不算是特别明白事的年龄,所以,他们压根搞不明白一夜之间家里怎么就变成了这样,更不明白好端端的,母亲为什么要表情那么可怕地责骂大哥。

然而,作为被责骂的对象,阿尔却并不怎么难过,或者说他对这种事早麻木了。

哪怕上辈子已经渐渐熬出头,可早年作为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儿,被骂被欺负都是常事,而且,那些骂他、欺负他的人可不像是西尔维夫人这样纯发泄的不讲理乱骂,反而时常是带着恶意的。

那种恶意有时候甚至来得没头没脑,像小孩子一步一步地追着蚂蚁踩;像有人闲得无聊,不顾猫咪的惨嚎,狠劲去拽猫尾巴;像明知道你已经站在悬崖边,摇摇欲坠,却要用力把你推下去,看你尖叫着摔得粉身碎骨,却只觉得有趣地拍掌哈哈大笑。

和这些比起来……

西尔维夫人看似尖酸刻薄,其实并没带来什么实质伤害的话语,又算什么呢?

于是,阿尔对此抱有一种奇迹般的包容和理解。

他没有急赤白脸地去开口反驳、辩解,反而耐着性子等母亲把话说完,还将那些伤人言语中隐含的恐惧、惊慌、愤怒、担忧、绝望和悲伤等种种负面情绪全都照单全收。

这么一来。

西尔维夫人骂着骂着反而快骂不下去了。

毕竟,两个人起冲突,总要你来我往的才行。

如果始终是一个人单方面唱独角戏,哪怕是占上风,这人也会渐渐唱不下去。

更何况,西尔维夫人也知道,懂事的长子从来不是贪玩的性子。

从头到尾的指责都是一场迁怒,是成年人遭遇生活磨难、无力应对时的软弱表现,因为没办法解决真正的问题,就欺软怕硬地把怒火宣泄在年幼且无法反抗的子女身上。

可发泄是发泄。

有些事总归是骗不了心的。

所以,面对大儿子始终平静的表情,西尔维夫人的声音就越来越小,最后,再也说不出什么了。

阿尔这才走到屋子里的那个瘸了一条腿、摇摇晃晃的小破餐桌前,默默地从那件并不合身、还打了好多补丁、简直就像个麻袋的大外套里,抓出了一把钞票。

“上帝啊!”

西尔维夫人的脸上浮现处惊骇乃至恐怖的神色。

她猛地转身,快步跑向大门,先确定门是关紧的,又飞快地检查了一遍窗户,还做贼一样不安地四处看了看,仿佛认为阴影、房梁等种种未知的地方还都藏着人一样,最后,才转向大儿子,压着嗓子厉声问:“你哪来的钱,是不是偷的?”

阿尔笑了一下说:“不是。”

西尔维夫人更生气了,而生气中又夹杂着更多复杂难言的情绪,惊喜有,无措有,更多的恐惧也有:“那你从哪弄来的?”

阿尔不想提高利贷的事,怕吓到她。

毕竟,如果不是上辈子的经历,谁能想到世界上居然有福尔曼先生这样的奇葩呢?

所以,他故意装出一种男人瞧不起女人时的傲慢样子,很不耐烦地说:“你又不懂,别管了。”

一般男人这么做都很可恨可恼,但他这样的年龄,外加又很瘦小的样子,却无端有了几分小孩装大人的好笑,并不惹人厌。

不过,西尔维夫人现在可顾不得注意这些。

“我什么不懂?我是你妈!”她气得抬手又想打孩子,可手举在半空中却又顿住了,目光死死地盯着桌上的钱,像是盯着一家人的命。

是了!

问出答案又能怎么样呢?

家里都这个样子了,送上门的救命钱难道能狠心扔出去不要吗

可是,西尔维家一直都是极老实本分的好人家,从来不干作奸犯科的事。

西尔维先生哪怕活活累死,一辈子也从没做过一件偷奸耍滑的坏事。

阿尔望着母亲矛盾挣扎的表情,也意识到这么含糊的回答不太好。

可他现在太累太累了,这一天一夜耗费的心力、脑力和体力都是难以计量的,他实在没精力,也没那个心情再编点什么话来了,只能干巴巴地宽慰了一句:“您放心,不是什么来路不正的钱,我没偷也没抢。”

这话一下子解救了西尔维夫人。

她不见得真信了,可好歹有了一层遮羞布,也可以骗骗自己了。

然后,阿尔习惯性地笑了笑,就低头继续往出一把一把地掏零钱。

是的,零钱。

考虑到家里没人见过面值一百那么大金额的钱,而且,在贫民区消费,掏出一百面值的钱来实在夸张,以及还有想好好震撼下自己没见识的亲妈,像之前设想的那样,把多多的真金白银摆给她看……真金白银现在肯定很难有,但零碎的钞票却可以有,这样才能避免耗子药的问题再次出现……

所以,在回来的路上,阿尔特意把钱全给兑开了。

当时,借钱的时候,他只想借五十块应急。

但好心的病友可怜他,直接翻倍地给了他一张面值一百的钞票。

这样自然更好。

一百的钞票乍看只有一张,可如果兑换成一元、两元、乃至几分的零钱,那就是很大一堆了!

于是,阿尔现在可以尽情装逼了。

他不停地往出掏钱,还是出于安全的考虑,这些零钱被藏得到处都是,于是,里衣,袖子、裤子、鞋子……仿佛身体里装了一个聚宝盆。

但这可笑的一幕却果然把西尔维夫人震住了。

要知道,这年头底层民众工资普遍偏低,比如,之前拼命苦干的西尔维先生,因为从事的是没技术含量的体力劳动,周薪高的时候,也仅仅只在三四十元左右徘徊,而这些钱往往还是看不到实物的,因为刚发下来立刻就得拿去还各种欠债,什么房租、水电、杂货铺的账单……所以,最后能落在手中的现钱,最最多的时候,可能也就十来块了。

现在……

沉默笼罩了整间屋子。

西尔维夫人神色呆滞地望着这极为不真实的一幕。

甚至连约翰和玛丽两个小孩子也不由自主地迈着小短腿围了过来,咬着手指,流着口水,满是惊讶地看着自家能变出钱来的神奇大哥。

不过,毕竟只有一百块,阿尔很快就停下了这种傻乎乎的行为。

但在他身前,一堆(零)钱已经摆了一桌子。

对有钱人来说,这绝对是很可笑的一幕。

但对穷人如西尔维家来说,看到一堆零钱的冲击力可能不下于看到一大摞百元大钞。

阿尔表情还是很平静地把钱分成两堆。

他分别指着两小堆钱安排说:“妈妈,这里有一百元……这八十块给我,我要拿去当本金再去赚点儿钱。然后是这二十块,你拿着用,先把咱们的房租和取暖费提前交了,剩下的钱再买点儿吃的和穿的,不用省着,我以后还能赚到更多的钱。”

西尔维夫人惊疑不定地注视着这孩子,目光极度陌生,像是从没见过他一样。

阿尔有心想表现一下儿子对母亲的爱,来安西尔维夫人的心。

可他想来想去,实在装不来小孩子,便只能朝她安抚地笑了笑:“反正有我在,不会让你们挨饿受冻的。妈妈,别怕,以后爸爸不在了,你们还有我。”

西尔维夫人久久地凝视着这个孩子,一动不动。

许久,她才点了点头,沉默地走到餐桌前去拿那二十块钱。

解决了钱的事,阿尔总算松了一口气。

他疲惫地打了几个哈欠,徒步走几十公里,大脑不停地运转,死撑着一口气去借钱,尽管理智和成熟的灵魂可能都不觉得这是多么苦、多么难的事情,但十三岁脆弱的身体却已经发出了不满的抗议,闹着要他尽快去休息了。

“我想睡一会儿,妈妈。”

他睡眼朦胧地嘟嘟囔囔着:“我好困……好困啊。”

然后,他像个笨拙小鸭子一样摇摇晃晃地爬上了床,连鞋和袜子都顾不得脱,更别提什么洗漱了,直接就昏昏沉沉地倒了下去,如果不是小身体还有呼吸起伏,简直像是死了一样。

可西尔维夫人知道,这是极度疲劳后的表现。

以前工作拼命的西尔维先生也经常是这样的状态。

昔日的丈夫和现在的长子……

一大一小两个男人的身影在这一刻仿佛重叠了。

西尔维夫人一阵心酸。

小女儿玛丽一向敏锐,这时候也许是察觉到家中紧张气氛的稍许缓和。

她鼓起勇气,怯怯地喊了一声:“妈妈,我饿了。”

西尔维夫人看了她一眼,却没像之前那样易怒地生气,只是把食指放在唇边,示意她不要大声说话:“乖,等一会儿我去给你拿吃的,别吵到你大哥,让他好好休息一下。”

然后,她小心翼翼地走过去,像当初服侍丈夫西尔维先生那样,轻轻帮儿子把鞋脱掉,又把被子盖好,还拿了热毛巾来帮他擦拭身体来缓解疲劳。

小儿子约翰和小女儿玛丽茫然地看着。

他们搞不明白母亲的情绪为什么会这么反复无常。

西尔维夫人也不会解释什么。

她撑着腰,勉强帮儿子收拾妥当,又忍不住站在床边看了好一会儿。

丈夫死了本是天塌一样的大事。

可做梦都没想到,十三岁的儿子却站出来,用稚嫩的肩膀重新把天给撑了起来。

“以后……我们真的还有以后吗?”

她静静注视着十三岁大儿子比同龄人瘦小得多的身子,还有脸上那种即使睡着后都紧皱的眉头和难以遮掩的憔悴神色,突然捂着嘴,强忍着不去发出声音,大滴大滴的泪珠顺着脸颊滚滚落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