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阅读网
首页都言正文

古代娇宠在线阅读一叶复清秋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4/8 13:59:06
古代娇宠
古代娇宠
作者:革命尚未成功
来源:晋江文学城
本文架空,考据党勿入,因为本就无史可考,里面的设定均为私设,怎么喜欢怎么来。把它归为古代是因为里面没有现代的科技,可能和你想的古代不太一样。林娇娇以为自己死了,可是后来发现并没有,只是到了另外一个世界。在合适的时间做合适的事,一切的一切都是来的刚刚好。有宠爱自己的双亲和奶奶,还有自己爱的那个他。排雷:1.作者文笔有待提升,目前正在努力学习,谨慎入坑2.建议订阅的时候一章一章的订阅,喜欢看再继续追,不喜欢的话免得后悔。3.修改一般是改bug,如无特殊说明不用回头看。

“红颜易凋零,相知得常青。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

(一)

午后的日光和煦,村民们大多在各自家中歇息。已是临近盛夏,树上蝉声噪噪,倒是显得稻香村愈发寂静了。

两指拈白子,轻叩于棋盘之上,静谧中顿时发出一声脆响来。李复收回手,端详错综复杂的局势,突然觉得心烦意乱,遂站起来。树缝间透进几缕细微的阳光,投在他刀削斧凿的侧面上。

师父....如今局势这般复杂,朝中有乱臣贼子祸国殃民,江湖上是血雨腥风阴谋诡计,而九天内部如今也分崩离析离心背德,徒儿该如何是好。您教我的治国行兵之道,徒儿已烂熟于心,可是江湖之远,徒儿孤掌难鸣,真的能拯救苍生于水火吗....

李复轻轻晃了晃头,把短暂的迷茫扫去。

“呵....不论如何,局已经布下了。且看鹿死谁手。”

不远处突然爆发出一阵吵嚷声,打破了午后少有的宁静。

....又是那个丫头....李复简直压不住自己叹气的冲动...简直了,从长安一路随他而来,就没有清净的时候。他重重地按了按额角,对旁边的小童摆摆手:“唉,麻烦去给叶师叔传话,就说小荷惨死一事复已有了线索,烦请师叔与秋姑娘详谈一番。”

“是最近新来村子养伤的那位叶姑娘吗?”小童大睁着好奇的眼望向李复

“正是”

小童都跑出几步了,李复又唤住他,低声道:

“...烦请师叔顺便看看秋姑娘那里又发生什么了”

说起那叶师叔,乃一大劫后逃生之辈,如今在稻香村养伤。虽称先生,但却是一副削瘦少女之态,自言本是藏剑山庄之人,所历颇多,前尘往事已不愿再提。

这个纤弱女子仿佛是凭空出现在江湖中的,一切过去都无从查起。李复本对她怀疑颇多,但是他也不是忌疾讳医之人,待得两人言谈甚欢后,他才略略放下一些戒心。心觉此人虽看起来不及弱冠之年,但言谈神态都已似知天命之人,更何况其修为深厚,诸般武学流派都略通一二,其实力李复自问是及不上的

加之昔日师父罗宇言谈之间曾提及此人,竟盛赞其缜密心机不是鬼谋到更能胜任“鬼谋”之名,话里话外无所不好,李复才放下心防与之交流,深交之下悚然而惊,肃然起敬,口称师叔起来。

叶紫到秋叶青那里的时候,正见青衣少女被数个膀大腰圆的混混团团围住,不断逼近。秋叶青手持短佩剑在身周胡乱挥舞着,努力不让混混近身。那几个混混倒是怕把她逼急了,也没有太大的动作,只是口中说着些污言秽语,直把秋叶青逼得满脸通红,面纱之上的一双剪瞳泪光点点,显然是着急害怕之至。

叶紫不紧不慢地走近他们,那边大汉注意到她,便言语轻佻地叫道“又来了个美貌的小娘子啊!”

美貌娘子,也就是叶紫并不生气,似笑非笑地看了那大汉一眼,转眼就看见被包围的秋叶青泪眼中求助之意。

她暗笑这姑娘害怕如此还这么倔强不肯开口呼救,大户人家的小姐都是如此吗?玩闹之心顿起,也不出手去救,只提高了声音叫道:

“秋姑娘,李复公子请在下来询问姑娘小荷之事!”

秋叶青一听李复的名字,脸上一喜,接着看到她束手旁顾看戏似的神态,直是又羞又恼,却还做不来纡尊降贵,眼角一挑,带着哭音:“你又是何人?李复....他竟叫你来问我话?我凭什么要告诉你?”不待回答,紧接着又说“你若想我告诉你,去把下面那些毛手毛脚的小混混给杀了,我...我便考虑要不要告诉你!”

她还是不恼,也似笑非笑地看了秋叶青一眼。

那领头大汉方才被叶紫一眼扫过,正觉得那一眼仿若看死人一样,身上一个激灵,不过须臾缓过神来,那边两人已经把该说的都说了。他登时大怒,招呼兄弟便冲了上来:“哪来乳臭未干的小丫头片子!找死!”

叶紫面带微笑,似乎还思考了一下,然后从腰间抽出一把轻剑,剑花一挽,如同削菜砍瓜一般,秋叶青只觉剑气逼人,眼前一花,顿时尸横遍地。正是藏剑招式九溪弥烟。

“瞧...瞧不出来,你还有些拳脚功夫。”

“如此,叶某也算不负所托,秋姑娘可按李复公子所言与某谈谈正事了吧!”

不提倒好,一提李复两字,秋叶青本已回复的神色一变,一脸伤心委屈,巴掌大的小脸又涨得通红了,泪水在晶莹的明眸中直打转,像是控制不住随时就会流下来。“

想我也是出身名门,若不是...若不是为了他!又何必出来受这般的委屈!”

叶紫仍然微笑着,却出声打断:“秋姑娘,在下..希望你能先谈谈,当日小荷之事,姑娘看到了什么,又知道多少?”目光虽然温和但全是不容置疑之色。

秋叶青噎住了,怒瞪面前的美貌女子一眼,心头冒起酸气,蓦地秀眉一拧,恶声恶气道:

“本小姐可不是他的丫头,招之即来挥之即去。需要之时便想起了我,无事之时对我视而不见!”

秋叶青其实心里极苦,李复啊,李复,我从京畿随你到此,你对我不理不睬也罢了,今天竟让这个美貌女子来拷问我。难道我多年待你竟不如一个认识不久的外人么!

可是她脸上仍然端着怒容,傲慢地说:“你去告诉李复,不错,我是看到了什么!若想知道,自己来问我!否则自己想去!”说罢转身就走

小镜湖波纹微漾,阳光照映着边上的两人身上似乎也镀了层金。等李复与叶紫谈完事情,把秋叶青的话传到,李复听了,一脸果然如此的表情,还带了些微尴尬和烦躁。叶紫看到了便起身告辞

“罢了,多谢师叔援手。您先去吧,容我想想。”

李复微微叹了口气,却丝毫没有去抚慰秋叶青的意思。

(二)

叶紫回想起养伤那段日子这个小插曲,面上浮现出一点点笑意,随即又变成无奈。李复心中所想她是大概能猜个8、9分的,不过生生死死颠沛半世,她现在对这些天下分合大事已经没有以前那么多想法,偌大江湖都是千帆过客,她行走江湖的趣味在于看这众生百态,体会至情至性至善至恶,倒符合了老头子在时所说红尘一脉的真谛了,仅此而已。

倒是那个叫秋叶青的姑娘和李复的相处挺有趣的,小姑娘纯直善良,坚韧执着,又是世家,对李复来说真是上上之选了。只不过小姐脾气重,性子又倔强,时时刻刻缠着李复不放。李复现在还年轻得很,又是九天之一,身负血海深仇,手掌风云局势,那些个儿女情长自然被他抛至一边,更何况就是有一点旖旎情思,碰到秋叶青这么个娇蛮缠人的大小姐,也消得一干二净了。

秋叶青得变得成熟点,李复也要开窍才是。

她一脸恍然大悟的伊尔迷式表情,一手握拳轻轻敲在另一个平摊的手掌上。

看来这两个的情路还有得折腾啊!

纯阳的风雪还是这般大啊,早知道应该挑个晴天再上山了。不过虽然嘴上这么说,叶紫其实是穿得毛茸茸地坐在毛茸茸的太白仙鹿上,优哉游哉地上山。按照她现在的内功,就是不穿衣服也冻不着,义正严辞地说这叫乐趣,毛茸茸的,多年轻多童真,就差在头上插两兔子耳朵。

万里冰封,山路颠簸,一路上她突然无厘头地想起纯阳现任掌门李忘生覆盖全地图的镇山河了,不禁嗤嗤出声,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就是吕祖出手也不过如此。

等到了山上,风雪已停,天也大亮了。去和李忘生还有于睿谈了点事情,顺便不经意地和于睿提了一下夜帝,看她呆住了,乐颠颠出门正想着到论剑峰旁边那个山缝子里面猎个老虎,就看见李复站在那里。想想,也该是他俩来纯阳的时候了,便走上前去打个招呼。

李复也是远远就看到叶紫走过来,便笑了一下,招呼寒暄几句。

两人就着江湖大事随便扯了两句,叶紫突然话锋一转,不无恶意地问起秋叶青来

“秋叶青那丫头,一路跟着我,烦都被她烦死。”

李复说这话时,带着点郁闷,又透出无可奈何,显得有些言不由衷。

“看样子你上华山也待了段时间,准备过几日就启程?秋姑娘呢,不跟你一起?”

“是待了半月有余。秋姑娘自然是跟我一起的,不过最近几日却不见了踪影……你看我做甚?我没有担心她!只是这华山深山老林,她一个女孩子,纵是有些三角猫的功夫也颇是危险。”

不等她回答,李复又像是解释般急急说道:“我记得着她应是往西边的万象森罗方向去了,你去看看吧。如果她问起,切莫说是我让你去的。我只是觉得大家都是熟人而已……”

李复很严肃的强调着。

“哈哈哈,好一个熟人”叶紫没忍住喷笑“好好,我就给你跑腿找熟人去!哈哈哈哈”一路走远了还在笑。

又是晃晃荡荡地到了西边万象森罗,老远就看见巨大的炼丹炉旁边秋叶青一身青色衣裙,在冰天雪地里分外醒目。炼丹炉旁忙碌的自然就是王阳。

叶紫下了仙鹿慢悠悠走过去:“秋姑娘,别来无恙?”

“你是?”秋叶青水汪汪大眼里满是疑惑,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地打量了半天,突然大叫起来,声音里满是惊喜。

“原来是叶师叔啊!你来纯阳多久了?说起来,我们离开村子都已经好久了。师叔从朝阳峰过来的?不知你见过那个呆瓜没有?”

已经知道叶紫原本身份的秋叶青如同竹筒倒豆子说了一大串毫不喘气,紧接着这位大小姐鼻子里哼的一声“那个呆瓜对本小姐爱理不理,亏本小姐大度,大人不记小人过。”

看来心中还是颇为不满的。

“他越这样,本小姐偏越要让他心烦,最好是烦他一千年,一万年。,我早耳闻纯阳有人修炼长生之药,应该就是那边那位老者了。不过,我看他神神叨叨的,心里有些发毛。正好,你现在也是在这里,不如去替我求些药?”

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诚挚的望着,叶紫失笑,真是个单纯可爱的姑娘,一心一意念着李复。

她便走过去,拍拍王阳的肩

“谁啊!老夫....”王阳不耐烦地转过头却看见叶紫一下子愣住了。

“原来是你!怎么,刚上来?也不早说”

“这不马上就来看你了吗?看见旁边这小姑娘没”叶紫压低声音“她是我一个友人的未婚妻(故意的),想替我友人讨点长生不老丹好永远在一起呢!”

“长生药?永远在一起?”

王阳闻言气鼓鼓的,不知为何。

他哼哼两声,像抱娃娃一样小心翼翼的从丹炉中取出几颗丹药:

“这几颗丹药赠给你,你去送给你的朋友吧。不过大丹始成,我也不知道能有多大功效,但多活个几十百八年的应该不在话下。”

言毕,王阳又乐呵呵的看他的丹药去了。

华山之巅的风很大,秋叶青翘首等着,当那个小瓶出现在自己面前时,不知不觉鼻头都冻红了。

“这就是长生丹?!”她小心翼翼地接过瓶子,望着红色的药丸,似乎有些不知所措。

“要是我和他吃了这个,就能永远在一起了。我也不用担心每过一日,我们相处的时日又少了一日。”

秋叶青的神色忽而变得有些悲切

“谢谢师叔,有劳你替我将这丹药给那呆瓜送去,若是我送去,他定然又不理睬。”

秋叶青将丹药轻轻递给你,神情忽而变得有些哀婉。

“若他能多活一日,我便能多陪他一日。若真能长生不老,我便不用担心他像那云烟,一散就再也找不到了……”

被当成跑腿的,叶紫还是乐呵呵地。等跑回朝阳峰,已经漫天霞光,夕阳欲落。

“长生之药?......呵”李复脸上出现了挣扎之色,却也仅仅是片刻,便接过药,看也不看,直接扔下山崖。

叶紫吃了一惊,但是没有出手阻止。那小瓶直直落入华山悬崖深涧中,须臾便传来一声轻微回响,很快消弭在群山雪峰之间,如同一炷香头的跌落与归尘。

半晌两个人都静默着没有说话。

残阳如血,翻滚着如鲜血的云霞映照着李复轮廓鲜明的侧脸。叶紫忍不住开口:“你不该....那姑娘在你身上用了多少心思你是知道的。”

带着不赞同。

却被李复略带落寞的声音打断。

“这世上怎会有长生之药,不过是自欺欺人而已。那丫头净是喜欢胡思乱想。人生在世,终有一天灰飞烟灭,何必如此执着?”

李复变得有些伤感。

“师叔,你既然曾为鬼谋,自然明白,我们鬼谋的心是为天下苍生而跳动的,不应有任何个人情感。这,就是命运。若是动情,最后,伤的只是自己。”

叶紫眯着眼睛,看如血残阳被撕扯着,吞噬着,最终被拉入无尽的黑暗,天际浓稠的化不开的尽是如凝结的血液一般的黑红。

“是啊,为苍生跳动,但是我如今倒觉得,不如为自己跳动来得痛快”

“动不动情是你自己的选择,不论对错,我只希望,你以后不要后悔”

“毕竟你们还年轻,有的是时间”

“而有些人,已经连未来都不能谈了”

没有回答

两个人一起望着远处,直到一切都归于黑暗

“师叔,乱世就要来临了。”

“或许吧”

(三)

一别经年,此后的岁月里,叶紫数次见过李复和秋叶青,也不过照面罢了。

这就是江湖,有的人,缘分尽时永不再见。

不过不担心

毕竟,她是异数。

异数

终究与这个世界的剧情格格不入的异数,是强大的,知晓过去与未来的,只能旁观生离死别爱恨情仇的。

那么多的生生死死爱恨情仇后,只觉得自己累了,倦了,便这样吧。

再一次见李复,是带着自己的大徒弟去风雨稻香村,自己来的时候一切都顺利结束了。李复中了暗算受伤不轻,秋叶青不眠不休地照顾他,经历了风雨,那张美丽的脸上终于有了成熟和坚毅,言语之间和缓了很多。

显然她已经在为站到李复身边成长了。

毕竟她的男人,不是一个普通的莽夫,而是站在权利和斗争顶峰的玄天君

而李复,可能他自己都没有发现他投注到秋叶青身上的目光终于带着几分温柔。虽然是无知觉的,但是他也懂得了体谅,不再只把秋叶青当成累赘,而是开始把后背交给她。

尽管他自己还不知道。

叶紫想起未来他们的那件事情。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向着自己身边高大英挺号称“西域第一美男子”的徒弟一伸手:“拿来。”

一身白衣的喵哥警惕地问:“=w=什么拿来?”

“别装了,东西呢”她真不想承认这个二喵是自己徒弟,自己那么英明的阳天君,怎么就没想到剑三第一男神伤哥居然是这么个样子。

被亲亲师父凶了!QAQ嘤嘤嘤!令狐伤不情不愿委委屈屈地掏出一个破本子,叶紫伸手接过。

《秘境天书·风雨稻香村》

.....秘境天书....好狂炫酷拽的名字,隐元会的头子真的没有被陈瑞迪穿了吗?!

默默压下吐槽,她把小破本子交给李复,要他贴身带着,将来会有用处。

李复虽然有点摸不着头脑,还是依言。

从那以后,直到南诏皇宫之事揭发之前,李复都再也没有见过叶紫。

龙门之事一结,李复日夜兼程地又奔波于各地之间

这样跋涉不是一个千金小姐能够扛得住的,即便她会一点功夫。

秋叶青终于病倒了。在南屏山,交战的区域

她一向身体很好,自两人相识以来从未大病。

而这次却病得如此凶猛,仿佛这许多年的病痛和心病一起发作,来势汹汹,几乎就是一夜,她的身体就垮了。

办完事情的李复提着晚餐的饭食回到小客栈,只看到她昏倒在地上。

他照顾了一天一夜,大夫进进出出

可是她并没有醒来。

李复不断地换着冰水和帕子,试图给她降下温度。

看着她巴掌大的小脸烧的通红,他怔怔的,突然发现她的下巴竟然变得这样尖,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紧闭,眼窝也因为削瘦而陷了下去。

他没由来得一阵恐慌,摸到她的手紧紧攥住。

床上的秋叶青又是一阵战抖,高烧之下,她眉头紧锁,没有醒来却不断地发抖和呓语着。

李复回过神来,又换了一个帕子,靠近她,正想给她擦拭脸颊降温,却听见她唇边逸出一声

“复哥.....别抛下我”

那一瞬间,李复感觉他冷硬的心上小小地塌下去一角。

秋叶青做了个梦

她梦见他们的初见。

梦见月华如倾,其人如玉,纱幔曳地,夏虫低鸣

她倚靠雕栏,看见他一身白衣,黑发雪锋,剑气凛然。

长安城的夏夜,无风,微燥,廊角灯光沉沉。远远地传来一缕丝竹之声。

是教坊司在奏乐。

梦里画面飞逝,却没有名为叶紫的苍白女子出现。

梦的最后,她心心念念的那人朝她微笑,笑容真好看啊

她的眼泪就那么轻易地落下来

————————END————————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