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阅读网
首页古代正文

和反派结婚后我失忆了[穿书]在线阅读第1节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4/8 13:57:31
和反派结婚后我失忆了[穿书]
和反派结婚后我失忆了[穿书]
作者:洵之
来源:晋江文学城
【新文预收:《这个世界设定出bug了》点开右上角作者专栏求收藏哦~】日常小甜饼穿成了被男主家资助,为了荣华富贵而帮助黑化BOSS盗取男主的公司机密,结果却反被BOSS残忍炮灰掉的白眼狼,宋漪问战战兢兢地活到了二十岁。然而一觉醒来,她发现自己突然来到了五年后,有车有房有存款还顺带和BOSS结了个婚。宋漪问:“嘤。”摔伤之后,二十五岁的宋漪问失去了五年的记忆。看着华丽的卧房,宽敞的别墅和银行卡上的巨额财产她发出了来自人生赢家的土拨鼠尖叫。她指着端茶送水果的BOSS沈乔,热泪盈眶:“我居然真的包了个小

从睡梦中醒来,天还是黑的,他扭头看了一眼桌子上的带夜光的闹钟,凌晨二点钟,该死,又是这个时候,难道说,在黑暗中行立太久,他连夜里睡觉的权利都被夺了吗?自嘲地一笑,他看着天花板发呆,什么也没有想,大脑里一片空白,没有人可以去想,也没有人可以让他去想。

起身走进浴室里,打开冷水的龙头,冰凉刺骨的感觉顺着头顶划落……一直到心里,湿淋淋地一身他就这么一屁股坐在沙发上,黑漆漆的大屋子里空荡荡地,寂静的让人发慌,就好象墓地一样,他忽然觉得自己花了八十万买来的套房太大了,恩,应该多买些家具,把屋子填满。

推开窗户,冷冷夜风从外面灌进来,一轮孤寂的圆月挂在天边,没有星星,清冷的夜,清冷的月光下,他不知道该干些什么,能干些什么。

再次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看,想把天花板看穿,只到天花板大概真的快穿了的时候,闹钟响了,六点半,他起身穿好衣服,走进厨房里,拿出两个鸡蛋打开,放进平底锅里,鸡蛋慢慢变成金黄色,散发出诱人的香味,白皙的手指转动间,优雅自然,然后在鸡蛋上面洒了一点点葱花,黄绿相间,颜色很好,让人胃口大开,可是把煎好的鸡蛋放入盘子里的时候,他忽然觉得自己一点食欲都没有了,随手抄起盘子把鸡蛋倒掉,走进客厅拿起桌子上的电话,给一个颇有名的电器商城打了个电话,订下了若干的新电器,他拿起公文包走出门。

在忙碌的人群里穿梭,眼神是空洞的,不知道方向,路过一个十子路口,是红灯,看也不看直接走过去,一辆豪华轿车在脚边急刹车,车门被粗鲁地打开,一个打扮的火暴妖娆的□□女郎从车里走下来,扯开嗓子大骂,胸口在她的起伏下一晃一晃的,他看见了那开的很低的衣领下的□□,然后他笑了,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笑,在女郎怔楞的时候闪身走人。

走进自己上班的地方,同事们一窝一窝地聚集在一起有说有笑,看见他走进去立刻散开,假装收拾自己的东西,一个快迟到的人匆忙走近来,撞在他身上,一看是他,连忙闪的老远,道歉,然后擦了擦额头上流下来的冷汗,他面无表情走进只属于自己的办公室里,透过大大的玻璃窗,他看见刚才散开的同事们又聚集在一起,有说有笑,偶尔还对他所在的办公室指指点点,起身把玻璃窗上的帘子拉下来。

打开电脑,麻木地开始一天的工作,双手在键盘上灵活地动着,一张张业务企化表在电脑上闪过,他停下来看着自己的手,这是一双很完美的手,白皙、修长,它拿过很多东西,但是它拿的最多的通常都是致命的东西。

午餐时间,打了一盘饭菜,独自坐在最角落里吃,饭热腾腾的,菜是烧的很好的牛肉,外加一点开胃的小菜,还有一碗甜汤,很丰富有营养,他吃了半天却也不知道这饭菜有什么味道,课室里的室花扭动着水蛇腰走过来,俯下身子对他抛眉眼,开的很低的衣领露出半个□□,他忽然想起了路上遇到的□□,于是比较了一下两个□□的大小,低下头继续吃饭,室花生气了,一跺脚走了,甜汤里多了一根头发,可惜了这个好的汤,他叹了口气,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啊。

吃完饭走进办公的地方,同事们依旧在一起有说有笑,看见他来了后再散开,假装看自己的文件,进入自己的办公室里,坐下,看见刚才散开的同事们有聚在一起有说有笑,起身,拉下窗帘,打开电脑,把自己想象成一个只会工作的机器人麻木地工作,再工作。

下班后,同事们三个一群两个一伙地走了,他打开办公室的门,正要离开,室花忽然走过来,拦住他的去路,扭动着水蛇腰对他抛眉眼,怒火,一把抱起室花揣开办公室的门,很粗鲁地把她扔在办公大桌子上,回身一脚踹上门,室花在桌子上摆出各种撩人的姿势,巨大的□□在半透明的花格子衣服里若隐若现,呼之欲出,修长的大腿下,粉红色的小裤裤几乎被她扯掉。

几把撕开室花身上的衣服,那雪白丰满的身躯尽情地展现在他眼前,褪下自己身上的衣服,在压到室花身上的时候,看清楚这只发情发到极点的母猫脸上暗黄色的斑点,他忽然觉得很恶心,真的很恶心,一点冲动都没有了,一脚把室花踹到地上,不顾她在背后哭泣和大叫,穿上衣服面无表情地走人。

电器城的人速度很快,在他回来的时候,他想要的东西都已经送来了,指挥着他们把一件一件昂贵的电器摆在房子里,看着屋子变的充实,他想,这应该像家了吧,轻声对自己说,欢迎回来。

从睡梦中醒来,扭头看看那块新买来的夜光电子表,还是凌晨两点,该死的,又是这个时候,盯着天花板看,只到快把天花板看穿,起身,走进浴室里,扭开冷水的龙头,冰凉刺骨的感觉顺着头顶划落,一直到心里。

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看着黑暗的屋子,不高兴,起身,把所有发光的东西全部打开,他忽然发现,就算是买再多的东西也没有用,屋子里缺少的不是电器,因为心是空的,心如果是空的买在多的东西也没用。

愤怒,把所有能发光的东西全都破坏掉,一个人坐在被自己拆的散架了的电视机残骸上,屋子里寂静的让人发慌,像墓地一样,喝着烈酒,吸着呛人的香烟,胃里剧烈的疼痛告诉他,他还活着。

忽然他像豹子一样弹起来,手一翻射出一把小刀,房间阴暗的角落里倒下一具尸体,这双手还是像一年前一样,完美、白皙、修长,杀人的时候不流汗也不发抖,然后他看见几个身影从阴暗角落里窜出来。

杀手的宿命除了杀人,就是等待被杀,没有第二条路,这是当他十三岁那年第一次用一把匕首抹开一个人的喉咙的时候就知道的道理,即使是他已经退出组织,组织依然不会放过可能会泄露秘密的人,血一滴一滴往外留,洒落在地上溅开,妖艳的像那地狱里盛开的彼岸花,带来的却是死亡,他很平静地往着天空,原来死亡真的不是很可怕,可怕的是一个人了无生趣,在黑暗里度过了人生的大半,这次不过是永远沉睡在黑暗里,曾经,他是那么向往在阳光下行走,所以他不顾一切危险地退出组织,他想寻找,寻找……到最后,他还是什么也没有找到……什么也没有拥有……什么也没有……如果还有来世的话,他希望……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