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阅读网
首页都言正文

你是我的那一位在线阅读第六章

来源:红袖添香 2021/4/9 4:06:58
你是我的那一位
你是我的那一位
作者:邓檬橙
来源:红袖添香
她从未想过自己会因为一个男人,成为文体两开花的实力学霸。明明可以靠脸,可偏偏要靠才华。因为他说,喜欢有内涵的。他也从未想过自己会因为一个女人,成为名副其实的实力颜控。明明可以靠智慧拿下她,可偏偏要靠颜值。因为她说,喜欢脸好看的。~~“你长得特像我一个亲戚。”“谁?”“我妈的女婿。”“既然这样,我是不是可以行使点女婿的权利?”“我妈说了,要行使权利也可以,得有红本本。”“走。”“去哪?”“领证去。”~~女主看似普通渺小,其实是隐藏的大家闺秀,这叫扮猪吃老虎的低调。男主看似高冷闷骚,其实是真正的撩妹

是夜。

万籁俱静,唯有风儿吹动草木,发出单调的沙沙声响,催人欲睡。

展昭正欲就寝,忽见窗外人影绰约,脚步阵阵打乱了这深夜的清静。推窗望去,一群衙役正匆匆而行。唤住一个问来,只道是包大人书房出了事,忙抓了桌上巨阙,一个箭步冲出了卧房。

来到包拯书房,才知今日刚从陈府带回的玉观音竟无声无息的不见了踪影,只剩书桌上一张字条。

“陷空岛,卢家庄恭候大驾。”

从包拯手上接过字条瞥了一眼,展昭忍不住收紧拳头将它窝成一团,恨恨道:“白、玉、堂!”

包拯见他面色不佳,开口询问道:“展护卫,这是怎么一回事?”

展昭忙从白玉堂留书挑战说起,将这二日的事情原原本本和盘托出。末了,单膝跪地,抱拳行礼道:“此事皆因展昭而起,属下定会亲手擒住那白玉堂,与玉观音一起带回开封府请大人发落!”

包拯禁不住长叹一声:“想不到半路上杀出这么个程咬金,徒生这许多事端!展护卫请起。”

待展昭起身站定,又吩咐道:“你明日一早上路,务必将那玉观音完好无损的带回来。”

“是!”

寻思片刻,复又言道:“老夫听闻那陷空岛五鼠并非大奸之人,反而颇具侠风,不失为仁义之士展护卫你只消与之讲明事理,,若无必须,且莫与他们多起冲突,免得白白再结冤仇。”

“属下谨遵大人吩咐。”展昭恭恭敬敬的行了礼,心知明日在陷空岛,白玉堂必然不会那般容易便让他带回玉观音,看来,免不了又是一场争斗。

翌日清晨,天方蒙蒙亮,展昭便跨了马奔着陷空岛去了。

再说这白玉堂前一天见展昭似是极宝贝手中的玉观音,知道那必然不是寻常东西,只需盗了它,不愁逼不了展昭动手。

因而趁着深夜潜入开封府,留下字条,盗走了玉观音。见自己如此轻易便得了手,知道这下展昭怕是非要被自己牵着鼻子走不可,不免心中得意,与韩彰徐庆二人连夜赶路,终于一大早回到了陷空岛。

卢方见三人平平安安回来岛上,心下大悦,本不欲多责怪白玉堂的鲁莽行事,谁知听说他竟夜闯开封府,盗了这么一尊劳什子的玉观音回来,不由大怒:“老五,你之前不与为兄商量便擅自离岛去与找那展昭且罢了,这下倒好,把麻烦给惹回岛来,我倒要听听你打算如何收场!”

白玉堂一脸的悠然,懒懒的半坐半躺在红木椅上,显是没觉得此事有何了不起:“大哥,你这般激动作甚!不过是一只小猫儿,待他来了,让我好好教训一番,就还了这破玩意儿,让他带着回开封府交差便是,何须这般小题大做。”

卢方看着这目空一切的幺弟,头疼的长叹一声:“老五啊老五,你这任性妄为的性子,究竟何时才能收敛?那展昭能是你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么?”

白玉堂不以为意的笑着摆了摆手:“大哥,你怎的长他人志气,灭我自家威风呢?我与那猫儿交过手,功夫是不错,但还不是他白爷爷的对手。”

见他一副狂傲的样子,卢方也知多说无益:“罢罢罢!谁让那皇帝老儿封他个什么名号不好,非要起个‘御猫’的名字来惹恼我们白五爷!”

这时,一旁一直默默无语的蒋平上前一步劝道:“大哥且莫生气。老五这么做的确是有些鲁莽,有他不是之处。然而事已至此,我们唯有静观其变,以不变应万变了。所谓兄弟同心,其利断金。这陷空岛虽不是什么龙潭虎穴,但也不是什么人说来便来,说去便去的。他展昭再厉害,也不免双拳难敌四手,总归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是。大哥莫再忧心了。”

卢方听他说的在理,这才敛了忧色,吩咐下人加紧看守,严阵以待。

展昭来到陷空岛的时候已是日上三竿,秋天还略嫌晃眼的阳光打在他一身艳红的官服上,反射出片片夺目的光晕,让人几乎无法正视。

才到陷空岛入口处,展昭的马便被两个着黑衫,做小厮打扮的人拦下了。

“英雄请留步。不知这位英雄怎么称呼?”

展昭翻身下马,客气的行了个礼:“在下开封府四品侍卫展昭。劳烦小哥向你家主人通报一声。”

那两个小厮闻言面色微变:“阁下就是展大人?”

展昭微微一笑:“正是展某。”

“那无需传报了,我家老爷早就吩咐下来,若是展大人来了,直接请入大堂就是。请展大人随我来吧。”

展昭听他这样说,心道必然是五鼠知他要来,早就做好了准备。因而便将手中缰绳交给其中一个小厮,随着之前说要为他领路的那个走了。

那小厮带着展昭来到正堂,便行了礼退下,展昭只见除了先头见过的三鼠,还有两人颇为眼生,一个看上去面黄肌瘦,乍一看上去容貌甚不起眼,而另一个则位居正座,身材魁梧,留着一把连鬓胡子。

展昭见那中年汉子眉宇间倒是有那么几分不怒而威的气势,又是坐在正主席位,便先行了个礼:“这位想必就是钻天鼠卢方卢大侠了,开封府四品侍卫展昭贸然来访,还望卢大侠切勿见怪。”

卢方微微一笑,站起身来还礼道:“展大人客气了。五弟已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告知在下,小弟年少,行事鲁莽,有得罪展大人的地方,还请海涵。”

还不待展昭回话,白玉堂从椅子上一跃而起:“大哥你与这猫儿何须诸多废话!猫儿,你白五爷就是看不惯你那目空一切的德行!谁让你白爷爷我下不了台,我自然也不会叫他好过!”

展昭被他数番挑衅,心中原本已是不满至极,却又想起临行前包拯的嘱托,未免节外生枝,唯有压下怒火,淡淡问道:“是否只要展某肯与白少侠过招,白少侠就肯把从开封府偷走的东西还给展某?”言语间刻意在“偷”字上加重了语气。

白玉堂冷冷的笑了一声:“不错,只要你赢了我,五爷我不仅将那破玩意双手奉上,即便乖乖与你回开封府领罪也不在话下!”

“老五!”卢方听他这样讲,心中大急,忙出言喝止。

谁知白玉堂却并不领他这番情:“大哥,这是我与这猫儿之间的事情,你且莫多管。”

卢方听他这样说,知是他的犟脾气又犯了,这白玉堂认定的事,当真是谁出马也拉不回来,因此也不好多说,心里想着且由他去,毕竟在他们五鼠自己的地盘,倒不信这展昭还真有那天大的本事,能在陷空岛把人抓了去。

展昭见状,知道不与白玉堂斗出个胜负是拿不回玉观音了,便一口应了。白玉堂见他这般干脆,心下大喜,道一声“请吧”,和展昭二人就施施然出了大堂。

卢方心中担忧,因而带了其余三鼠也就跟了上去。

白玉堂带着展昭来到兄弟五人平日练武的空地,手执画影,对展昭露出一个轻蔑的微笑:“猫儿,这次可别怪五爷我手下不留情了。都道南侠乃是谦谦君子,今日拔了你的猫胡子,看看你还怎么做那君子猫!”

展昭只是淡淡的回道:“展某也很想要见识见识白少侠的真功夫,不过,并不是嘴上的功夫。”

白玉堂并没有答话。

卢方等人只听见清脆的宝剑出鞘声,一阵风起,一红一白两道影子便如同鬼魅般同时一跃而起,在半空里紧紧纠缠在一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红袖添香》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