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阅读网
首页古代正文

和男主他哥HE了[穿书]之第十章(10)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4/9 3:25:32
和男主他哥HE了[穿书]
和男主他哥HE了[穿书]
作者:刘南南
来源:晋江文学城
预收文《穿进瞎玩的游戏里》,[文案]《世界之主》这款游戏是元蔓买卫生巾小票抽奖抽中的,珍贵的内测名额落到万年不打游戏的游戏白痴手里。由于绑定了身份证信息无法转卖,闲着也是闲着,她便开始瞎玩起来。玩家将在游戏里扮演世界的创造者,自由度极高,几乎随心所欲。很据游戏指引:首先,要分别捏4只护族神兽出来,元蔓挠头,随便捏了几只四不像充数。其次,要划分好三大种族的势力范围,额,那就哪里宽敞指哪里吧。然后,设立三位主角的性格属性,她想了想,世界既然是自己创造的,那务必是忠犬属性啊...虽说将精致的游戏玩得画

Piece.10

“张燕她……人品不太好,宿舍里的人也不愿意理她……而且听说她还去做……那种工作,虽然不大家不说,但都下意识的远离她。她在宿舍里比较安分,但在外面经常和人吵架,然后经常有人到宿舍这边来找她麻烦,我们……总之只能视而不见。最近几天她老实了很多,既不会去找别人的麻烦,也不离开宿舍……然后大概是礼拜五吧……7号那天,老师有事,下午没有上课。张燕早早就走了,也没有回宿舍,到了快吃饭的时间才回来的。那天开始,她就更不对劲儿了,整天嚷嚷着有人要杀她,不然就是说自己不想活了……之类的话,没想到今天……”方燕燕组织着语言,尽量冷静且有逻辑的叙述出来。

“2月7日……那不是蒋东军自杀的那一天吗?”威尔想了想,或许张燕和蒋东军认识?她知道了蒋东军的死亡,所以才会觉得自己也会死吗?

“萧哥,发现遗书!”里面的取证人员大步跨了出来,将物证袋递给了萧彰。

萧彰抖了抖那封遗书,上面那大同小异的遗言让人提不起研究的性质。但奈杰尔却颇有性质的盯着看了许久,整张脸都快贴上去了。“怎么了?这里开花儿了?你这么盯着看干嘛?”

奈杰尔又看了一会才抬起头,指着最上面撕扯的痕迹,“这封遗书就是蒋东军那个记事本上撕下来的。”

没再在意萧彰抱着证物袋大惊小怪的样子,奈杰尔将这个已知条件带入了之前的案子,如果遗书是张燕写的,那么之前小女孩的证词可能就是真的了,蒋东军并没有要自杀的意图,还想着“第二天”上班的事情。

假设张燕真的去了蒋东军所在的医务室,写下了这封遗书并将它带了回来。本子上有很粗暴的撕扯痕迹,也就代表张燕在拿走遗书的时候非常仓促。理由有很多种,可能性较大的便是她是偷偷潜入的,要在被他人或者蒋东军发现之前离开。但是,到别人的地方写下一封遗书,理由会是什么?

这些看起来根本没有逻辑啊……

又或者不需要逻辑?只是将张燕与蒋东军两个人关联起来?但为什么要把他们关联起来?如果没有张燕留下的证据,警方在调查无果后可能就将蒋东军视作自杀结案了。那么,凶手想要把他们关联在一起的理由,究竟是什么?

尤弥尔复仇剧的核心——复仇。所以,关联在一起的理由,很有可能就是复仇。将四个基本没有关联的人放在一起,是因为他们四个人曾经对凶手造成了伤害,只是这些伤害都是阶段性的,被害者之间没有时间以及空间上的衔接,被害者们很有可能并不知道其他伤害过凶手的人存在。

如果只是这么简单的话,那这道题的难度似乎要和小学生作业画上等号了。

奈杰尔捏了捏眉心,这么简单且随心所欲的关联实在没有可信度,总不能怀疑这个凶手是小孩子吧?一个小孩子怎么做到让别人自杀的?语言威胁吗?怎么可能……

“奈杰尔……奈杰尔!”萧彰喊了好几遍也没有得到回答,无奈的耸了耸肩,询问着威尔他家这口子是不是总喜欢陷入自我世界。

威尔无辜的应和着,毕竟他已经习惯被无视了。

等感觉到两人的视线后,奈杰尔才缓缓回过神来,“发生什么事了吗?”

“现场采集完毕,我准备先回局里了,你们是和我一起,还是另有打算?”

“唔……我另有打算,但是你需要和我们一起。”

萧彰愣了一秒,翻着白眼道,“需要我跟你们走直说,不要拐弯抹角的。走走走,去哪儿啊?大侦探。”

“小学。”奈杰尔微微敛眸,他要去证实一下,尤弥尔为什么会设置这么牵强的联系。

“医务室你们不是已经扫荡过了吗?又来一遍干嘛?”萧彰跟在奈杰尔身后,他的目的地倒不像是医务室,而是教务处。

奈杰尔让萧彰找来了校领导,要了蒋东军的人事资料。

“亲爱的,为什么你要从这里下手,而不是第一被害人呢?”威尔看不懂中文,只能无所事事的看着查找资料的两人。

奈杰尔从资料中抬起头来,微微失神。

“你不会是忘了吧……”威尔有些不可置信。

“那倒没有,只是觉得如果张燕是一个衔接的话,那和学校有关的大学教授何畏和小学保健医生蒋东军的联系会比较大。至于李德林,如果和张燕有关联的话,或许只是□□交易。但看那天张燕的表现,也不觉得她认识李德林。”奈杰尔低头思考了一下,“说起来,和这起复仇剧最无关的人,似乎不是蒋东军,而是李德林……一个普通的公司职员,因为妻女贪小便宜而死……”

“这十多年的人事调动都看了,和张燕根本没有关联啊……”

奈杰尔皱着眉,如果说蒋东军和张燕没有关联,那张燕为什么要到这所小学的医务室来?她来这里是来看谁的?

“这都快放学了,咱先走吧,再看下去也找不出什么,还是先回去看张燕的尸检吧。”萧彰提议了一下,其实法医初步鉴定为自杀,也就代表了结果,除非毒物检测出致幻或致死物质。

奈杰尔脑子里各种信息纠缠着,没有在意萧彰说的话,只是任由威尔推着他向外走。

“诶,这不是那孩子吗?”刚走到教学楼外,萧彰就见着一个扎着马尾的小姑娘和一个清瘦的小男孩走在一起,似乎是放学了。

“什么?”奈杰尔回过神来。

“那个第一受害人李德林,他不是被媳妇儿和闺女坑了嘛,就那个小女孩,她就是李德林的女儿,李嫣。”萧彰指着那个身影。

那笑女孩似乎感受到了背后有人的指点,有些迷蒙的回头看去,一眼就扫到了高大的三人。愣了一下,笑着对奈杰尔挥了挥手。

可惜,奈杰尔完全没有回应,因为他的脑海里只有萧彰的那句话在回荡——李德林的女儿李嫣。

一瞬间,无数想法出现在了奈杰尔的脑海中,曾经的团团乱麻现在似乎也缓缓展开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些被害人之间的联系,或许并不是张燕,而是李嫣。而张燕来到这里,想要见的人并不是蒋东军,而是李嫣。但张燕为什么要见她?何畏和她又有什么关系呢?

对了,记得何畏的档案上记录着他曾经做过家庭教师,就是在那个时候和张燕厮混在一起的。如果说他教授的学生是李嫣的话……那么四个被害人的确和李嫣有关联了。

但是这么一个小姑娘,为什么会成为这个复仇剧的主角?

或许,是和她有关的人?比如她的母亲?

看来,他需要好好调查一下李德林的家庭了。

“唔……就是普通的公司职员,每天公司家里两点一线的,连个不良嗜好都没有啊。”萧彰把资料递给奈杰尔,还怕他不信似的,夸大了一番自己找资料的辛苦。

仔细看完以后奈杰尔也有些郁闷,难道现在的人都太会伪装了?伪装到没人知道他们的恶劣?

威尔给奈杰尔捶着肩膀,“越是好到没有一丝污点的人越容易成为重犯,在我看来,这种两点一线的人……可能家里有些不能见人的东西在,比如虐待妻子或者孩子。”

档案里的确没有李德林有虐待史的记录,但档案也不代表真相,看来他们有必要再走一趟李家了。

“警察先生?你们怎么来了?老李的事儿不是已经完了吗?”林芳开门见到门口三位高大的男子,还有些发愣,在围裙上擦掉手中的水珠,将门大敞开好让三人进来。

“还没,我们怀疑李德林是被谋杀的,那天的事儿并非偶然,所以还在调查中。”萧彰随着林芳进门,让林芳多叙述一下李德林的状况,尤其是案发前几天的事情,还要求她仔细回想那些要求她拍摄电视剧的人的样子。

奈杰尔并没有跟着听,而是得到许可后在屋内观察着。

室内摆设充满了家庭的温馨,杂物很多,但收拾的非常规整,可见女主人是个干净整洁的人。门口鞋柜中男子的鞋已经收了起来,理由有两种,一是伤心不愿再看到;而二……则有可能是不想见到的人终于不用再见到了。

不排除林芳犯案的可能性,一切资料都需要采集,推断的方向也有很多种。目前母亲的方面比较大,至于女儿李嫣……奈杰尔是在无法想象一个十几岁的女孩子会有怎样的仇恨,愿意和恶魔交易去报复他人。

站到米白色门前,奈杰尔觉得这间屋子很有可能是李嫣的房间。“林女士,请问你女儿的房间我可以进去看看吗?或者需要等她回来?”

“说起来小学不是已经放学了吗?你女儿怎么还没回来?”萧彰想着五点多的时候还见到李嫣的事儿,怎么这都快八点了还没回来?

“哦,嫣儿去上课外班了,我要八点半去接她呢。她的房间里应该也没什么,进去看吧,就是别动她的东西,她会不开心的。”林芳拍了拍头,赶忙走进厨房,还有些不好意思的问萧彰,能不能一边做饭一边回答问题。

奈杰尔站在门前,抚上把手,缓缓按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