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阅读网
首页都言正文

调皮天使找老公在线阅读第2章

来源:飞卢小说网 2021/4/8 15:07:06
调皮天使找老公
调皮天使找老公
作者:蓝雨莜
来源:飞卢小说网
隐藏在爱情水晶的丘比特女神,帮助天使公主寻求真爱,在寻求真爱的道路上困难重重,一波又一波的连绵起伏,死神、阿米普特守护神使、恶魔殿下同时爱上了不该爱的——天使,天使将会爱上其中的哪一位?在最后的爱情考验中,丘比特女神释放出了被封闭已久的情妖来阻挡着他们的爱情,他们能通过考验吗?(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九幽仙山其山有九峰,涧渊深不见底,是以为九幽。

而九峰各有一峰峰主,峰主之上为山主,山主占据主峰,其余八峰成众星捧月之势,将主峰环绕其中。

林九溪身为仙尊自是有资格成为一峰之主,而他之所在便是云涧峰。

这次九幽仙山宴请四方修士,主宴场却是设在了主峰,所以护山大阵中早已被山主刻入了传送阵,前来赴宴之人只需穿过护山大阵便可直达主峰,之后自有九幽弟子将其送至准备的客房。

奕云飞到达九幽仙山时,宴会还有几日方才开席,他慢悠悠的跟着前面引路的九幽弟子,一双眼睛左看右看,那模样倒甚是可爱。

前面的弟子扭头看他,也只好无奈的说到:“峰内阵法甚多,这位师弟还是跟紧些好。”

仙门之间修为相同的弟子,笼统都会称做师兄师弟,这引路弟子应是把他当做什么仙门的弟子。

奕云飞也不打算提醒对方,见他搭话顺势回应:“师兄莫怪,我只是好奇了些,九幽平日里可不是我这般小人物进得来的。”

那弟子听了他的话颇为自豪:“自是,不说峰内阵法甚多,就是我们九幽弟子也需慎重,怕走错了步子失了性命。而那护山大阵更是了得,就是大乘期的元阳仙尊也不一定能破开。”

九幽仙山的护山大阵确实厉害,即便是以奕云飞大乘后期的实力,他也不敢说能一次性破开。

他点点头转而状似崇拜的说:“虽如此,但大乘期的前辈也不是你我能触及的。”

“师兄,不知元阳仙尊收徒标准如何,要是能被元阳仙尊收做徒儿,哪怕是记名弟子也是好的。”

那弟子摇头晃耳:“你就别想了,我听师父说仙尊无意收徒,山主自是不会勉强,且仙尊周身剑气之强一般人不敢近身。”

“成了,客房到了,平常你可在附近走动,到开宴之日自会有人来请。”那弟子抬手抱拳而后转身离开。

奕云飞见他走远也进了房间,在房间四处看了看,没发现什么特别之处,便躺到了床上别着腿有一下没一下的晃着。

过了会儿实在觉得没趣,他来九幽目的本就是为了林九溪,这会儿到地方怎么可能会愿意乖乖待在房间里。

起身开门,随意选了一个方向便去了,走了一路一个人也没见到,突然想起来自己根本不知道林九溪在什么地方,寻思着找个人问问,可这一路别说人了,就是只鸟都没有,这能问谁?

无奈,只好往回走,转身却发现来时的路已经没了。

奕云飞这才知道自己怕是入了阵,但这一路走来,他清楚的知道自己绕开了所有的阵法,倒底是什么时候入的阵?

他虽对阵法并不专精,但也说的上略有小成,且阵法的灵力波动不会逃过他的神识,除非布阵之人境界在他之上。

看着已经消失不见的来路,只好转过身来继续向前走,既然后路已断,那就只能向前了。

奕云飞不担心自己有危险,这阵并不是杀阵,只是一个迷阵。

走了不过片刻眼前出现八个阵台,奕云飞随意的踏入其中一个,周围的景色便由满目春色转变为满园积雪,这迷阵之后竟然是个传送阵。

而奕云飞不知道的是,那迷阵乃九幽开山鼻祖所设,连接各峰,进入迷阵后只需持各峰入峰令,输入灵力即可传送到指定的位置。

而没有入峰令则需穿过迷阵,走入传送阵中,而传送阵有八个,走入相应的传送阵便可去到对应的峰。

此迷阵最初是为了方便于各峰修为低下的弟子来往于各峰之间,所以这样的传送阵各峰都有。

后来演变为困阵,以备九幽危难之时,可成最后一道防护之法,当然困阵是需要激活的,在九幽没有出现生死局之时,那便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迷阵。

这边奕云飞刚走出传送阵,就被两名身着青衣的九幽弟子拦住了去路。

“你是何人,何故擅闯此地?”两名弟子手持灵剑直指奕云飞,眼睛上下打量着他。

奕云飞不知个中原由,只道是这传送阵之外把守的弟子,抱拳行礼。

“我只是误入那迷阵,两位师兄还请见谅。”

其中稍微年长的弟子见他这般做派,不像是寻衅滋事之人,便放下了手中的剑。

“你可是来参加盛宴的宾客?”

奕云飞自然是点头称是,见他如此那九幽弟子才继续说到:“这传送阵需持入峰令使用,如无入峰令擅自使用会触发各峰的预警阵法。”

奕云飞这才明白,他应是被当做入侵九幽仙山的恶徒了。

“有人在没有持入峰令的情况下,使用了传送阵,会被当做入侵者,而峰主处的反馈阵法也会亮起,我等是在峰主嘱咐下在此等候,所以这位…小兄弟还需跟我等前去峰主处说明此事。”

本就无意惹事的奕云飞自然认错:“本就是在下过失,自是愿意与两位师兄前去。”

跟在后面的奕云飞倒不像最开始那般随意,只是有意无意的向他们打听林九溪在何处。

“不知你们仙山的元阳仙尊现在何处?”

哪知那两位九幽弟子只是一脸诧异的看了他一眼,却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在奕云飞看不到的地方,那名年少些的弟子像是在忍笑。

年纪稍长那位却是叮嘱到:“峰主不喜吵闹,一会儿见着峰主,切记,勿要大声喧哗。”

奕云飞怕他们起了疑心也没敢再多问,听到那弟子的叮嘱也只好点点头。毕竟从这一路上满目白雪,不难看出这位峰主应是喜静之人。

大概走了约莫有一刻钟,那凯凯白雪才算消失不见,再穿过一片竹林之后便到了。

“你在此等候,我进去通报一声。”说话的是年纪稍长之人,而后他又转身对另一人说到:“青衣师弟你且在此作陪,我于峰主通报。”

那人进去就只剩下奕云飞和这个叫青衣弟子了,看着那弟子一脸青涩的模样,他就想逗逗他。

“你叫青衣?那他叫什么?青衫不成?”

对方见他一脸好奇的样子,有些稚嫩的脸微微泛红,心中却是在默默吐槽自家峰主。峰主什么都好,就是有些取名无能,当初因为自己和青衫的字号峰主足足闭关了五日才敲定。

好像无意间发现了峰主为何不愿收弟子的原因,这完全是因为懒得赐名啊!?

“是!青衣是峰主赐予我的字号,峰主不像别峰峰主广纳弟子,在我和青衫被山主送过来之前峰主都是独居在这云涧峰。”

九幽弟子是有字辈的,就像元阳是元字辈,元阳的师父紫星便是紫字辈,元字之后应是云字辈,云字之后才是青。

这时青衫已经从殿内出来:“峰主有请。”

说是殿其实只是普通的竹屋,虽是简陋了些但也颇为风雅。

实际上青衣认为,云涧殿之所以会叫云涧殿,和其它峰主住处的提名都是叫某某殿脱不了干系,再加上峰主的取名无能,这风雅的竹屋便有了云涧殿这不伦不类的名字。

抬头便看到那题字的奕云飞这时才想起来,与那两位散修同行之时,曾打听到林九溪为云涧峰之主,这么说来林九溪就在与自己不远处的竹屋内。

许是近乡情怯,不远万里寻了过来,临到跟前却有了些怯意。

奕云飞的步子很轻,屋内很简洁除了一张竹床,就只有一张不大不小的竹桌,隔间则是个不大的书房。

林九溪坐在桌前,他的脸还是如初遇时那般好看,凤眼英眉唇似涂脂,让人惊艳且尽显英气。一身米色白衣青色草木纹,长发用白色发带随意的束在脑后,更是衬的整个人越发的飘然若仙。

抬眼间轻轻吐出一个字:“坐。”

奕云飞看的痴了,听到清冷的声音才回过神来,继而走到他身边坐下,一手托着下巴看着他也不说话。

“你不怕本尊。”

林九溪是剑修,周身剑气外放,所以没人敢靠近他半尺,而又因他待人冷淡,使得别人更不敢直视他。

“为何要怕你?我喜欢你还来不及。”

嘴角上扬眉眼含笑,他总觉得林九溪与两百年面前相比,待人更加冷淡了。

在看到林九溪微微皱起的眉后,才意识到自己的话有些轻佻了,清咳一声正色道:“是我放浪了,在下对元阳仙尊甚是推崇,不知在下可有幸成为云阳仙尊的徒弟?”

“云涧峰终年积雪,如你这般少年心性,怕是不喜这常年隆冬的场景。”林九溪端起桌上灵茶泯了一口,手指修长骨节分明。

“我喜欢积雪。”奕云飞觉得好玩,继而嘻嘻笑道:“只要有你在,我什么都喜欢。”

林九溪抬眸,眼里有微微翻涌的情绪:“随你,你既从八峰之中选中了我云涧峰那便是缘。”

“如此那便请师尊饮茶。”他从林九溪手中拿过茶杯满上,随即送到林九溪面前。

虽嘴上喊的是师尊,却并未行拜师之礼,面上也全无尊敬之色,而是满目柔情以及显而易见的调笑。

林九溪也不甚在意,接过他手中的杯子一饮而尽。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