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阅读网
首页种田正文

所亡在线阅读第9节

来源:纵横中文网 2021/4/8 14:27:03
所亡
所亡
作者:归去不曾来
来源:纵横中文网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世界茫茫,道与人神同在,什么是命运?什么是规律?什么是自己?在这个世界里,空白的历史将被解读,所有的谜团终将被解开。一名普通的屌丝大学生于封在偶然的遭遇下改变人生,结交大人物,迎娶白富美,比肩神明,荡灭三界、佛挡杀佛、神挡杀神,横扫宇宙。

周四上午八点。霍格沃茨礼堂。

斯内普淡淡地扫了身旁一眼,哈利报以一个标准微笑。

哈利离开卧室很早,来礼堂就餐却一贯比较晚,往往是匆匆忙忙拿了根面包就往图书馆跑。但前几天,他干脆没有在早餐时间出现——从老蜜蜂那里的情报来看,似乎是去拉文克劳塔楼转悠了。

拉文克劳塔楼……能吸引波特的估计只有那浩如烟海的文献吧?

所以今天斯内普看到哈利准时到了礼堂,略有惊讶。

“我以为你已经把在城堡里散步当做你人生的财富了,波特。”

“‘过人的聪明才智是人生最大的财富。’”哈利倾身向前,叉起了教师席上较远处的一只鲑鱼卷,小幅度地旋转着叉子,认真地纠正斯内普。

“看来救世主波特不仅天天废寝忘食地往拉文克劳塔楼跑,更表现出强烈的加入拉文克劳学院的意向了?我不得不为弗立维教授从此将一直担心你的行为会使拉文克劳的蓝宝石沙漏蒙羞而深表同情。”

哈利听到这句话,想到了什么,略有些泄气地用刀切了一小块牛排下来:“分到拉文克劳的话,我会被关在塔楼外的,而且是一直被关在外面。”他也没有等斯内普说话,自顾自地讲下去,“每次去拉文克劳塔楼,鹰嘴的青铜门环总是问我同一个问题,‘一条蛇咬着自己的尾巴,于是就有了什么?’”

略显刁钻的拉文克劳式提问……斯内普挑眉,露出几分高深莫测的神情:“所以你的回答是?”

“第一次我说,促进了凯库勒式苯环结构的问世。”哈利随手用叉子蘸了点果酱,在盘子中央画了一个正六边形,在相间三边的内侧各画了一条线,“有机化学家凯库勒说过,他曾经梦到过一条蛇衔着自己的尾巴,触发了他在苯探索工程上的灵感,就有了这样单双键交替出现的苯环结构——虽然实质应该是大π键。”

“被塔楼拒绝而后被关在外面的下场显而易见。”斯内普简单地评价,不置可否。

“……而且花了一顿早餐的时间和它解释什么叫苯环,什么叫有机化学,什么叫键线式和结构式。”哈利叹了口气,用叉子叉起切好的小块牛排,语气苍凉,“昨天我的回答是,那条蛇如果不断地吞噬自己的尾巴,放在科学上讲即为黑洞,最后就只剩下一个奇点,体积极限小,密度极限大。”

“可以预见到你又花费了早餐的时间给一个有强烈求知欲的青铜门环讲解了黑洞的定义,充分满足了自己好为人师的心理。”斯内普毫不留情地嘲讽着哈利,带着几分幸灾乐祸——他没有发现,自己在讲这句话的时候嘴角微微上扬,“那我是否可以有幸了解,伟大的救世主今天又给出了什么独出心裁的答案?”

“今天犬循环’、‘无限’的概念类比了数学界的莫比乌斯圈,因为后者表面结构同样可以制造无限的循环路线。”哈利有气无力地说,“然后在他来得及询问‘莫比乌斯圈’是什么之前溜了回来……”

“虽然我对历届校长在图书馆里堆放大量华而不实的书籍的行为并不认可,但我不觉得霍格沃茨图书馆里的有用书籍已经匮乏到非去拉文克劳藏书室不可的地步。”斯内普对哈利自取其辱的行为冷哼一声表达不屑。

“《高级魔药学》的文后注释中提到了一本书,《同种材料间协同与制约关系总览》。图书馆没有,教授那里似乎也没有。考虑到《高级魔药学》的作者是拉文克劳出身,书在拉文克劳藏书室的可能性比较大。”哈利早餐并没有多少胃口,此刻正用叉子漫无目的地摆弄着餐盘里的西兰花,小声说,“反式疥疮药水的研究达到了瓶颈期,或许它能提供一点帮助。”

“不过教授知道那个问题的答案吗?”哈利抬头,看着身边的斯内普,犹豫了片刻,“那个……教授虽然是斯莱特林学院院长,但身为斯莱特林通常都具备拉文克劳的天赋……我的意思是……也许教授对拉文克劳门环提出的关于蛇的问题……有所了解?”

斯内普微眯起眼睛看着哈利略显笨拙地恭维自己,表现出足够的耐心等待他把话讲完。看到哈利难得有点窘迫却还是硬着头皮局促地讲下去的样子,斯内普不知为何心情很好。

“衔尾蛇Ouroboros乌洛波洛斯,古代希腊神话中围住整个世界的大蛇。”斯内普淡淡地说,“是炼金术中挥发性物质的徽记。炼金术的宇宙观是圆型结构,乌洛波洛斯象征着至高无上的作品。既相互融合又包藏对立,是一个既清晰而又模糊的概念。”

“……”哈利沉默了,不知是在思考,还是没有从斯内普真的开始讲解的震惊中恢复过来,很久之后,老老实实地承认,“完全没听懂。”

——哈利:没事咬自己尾巴的蛇和对立统一规律有什么关系啊?!

——斯内普:果然对偏于文科内容的理解明显欠缺么……

“波特,但愿我从你坦然承认无知的话音里听出的自豪是错觉。”斯内普挑眉,干巴巴地继续往下讲,“衔尾蛇符号化的象征义是‘自我吞食者’,代表着建构与破坏的往复,生命与死亡的交替。”

“换个词也就是,轮回。”说这话时,斯内普看着哈利,黑色的眼眸深不可测。

“真的很感谢教授。”哈利笑得很真诚。

轮回……内心深处有什么地方微微一动。

************

帮助哈利解决拉文克劳敲门砖问题的直接后果是,哈利翘掉了下午三点半的飞行课。

间接导致斯内普不得不在校长办公室呆一下午,喝邓布利多那甜倒牙的蜂蜜茶,顺便忍受他满脸不正经地表示对救世主近况的关心。

斯内普从邓布利多那里听到哈利翘了飞行课的消息的时候表现得很平静——他一开始就不认为哈利会对那种飞在天上的愚蠢游戏感兴趣。与其有那个时间飞行不如多翻点藏书,那个家伙应该是这么想的吧?而且故意挑在星期四上午问出了拉文克劳门环的答案,动机已经十分明显了。

斯内普甚至能想象到哈利从一本厚重的书中抬起头,推推眼镜,一脸理所当然地对邓布利多说“对于不擅长的东西没有花费无谓时间的必要”的场景。

回到办公室,斯内普默默看完从邓布利多那里拿来的报道古灵阁失窃的报纸,扔进了壁炉里。火舌窜出,张狂地舔噬着报纸,一瞬间办公室明亮了几分。

不安分的因素已经在黑暗中涌动,恐怕哈利多少察觉到了吧?所以才会那么认真地抓紧时间埋首于笔记与书籍,将所能研究的一切发挥到极致。晚睡早起,在烛光的映照下灵巧地旋转着羽毛笔改良魔药,在清晨的第一声鸟啼中到达图书馆。

率性而为云淡风轻的外表下,终究还是个……敏锐的孩子啊。

预言家日报在壁炉里慢慢地化为灰烬。许是错觉,最后跳跃的火光竟给斯内普带上了一点点淡化棱角的温柔。

************

万圣节前夜。

奇洛冲进礼堂的时候,哈利正百无聊赖地用银质的刀叉仔细地给碗中的土豆去皮。

奇洛的大围巾歪戴在头上,脸上满是惊恐,走到邓布利多的椅子旁,一歪身倚在桌子上,喘着气说:

“巨怪——在地下教室里——以为你应该知道的。”【此乃经典】

哈利微微皱眉,最讨厌的大蒜的味道隔着几个教师座位依然浓得刺鼻。

奇洛说完,一头栽倒地板上,昏死了过去。

礼堂里混乱了起来。

在邓布利多几次刺耳的烟火爆炸声后,混乱的场面略微得到控制,四大学院的级长开始疏散学生。格兰芬多级长珀西韦斯莱的声音在嘈杂的背景下分外有力,瞬间被格兰芬多们的议论纷纷淹没。赫奇帕奇学院有几只小獾,吓得战战兢兢走路打滑。拉文克劳的反应……嗯……可以无视那种莫名其妙的兴奋。斯莱特林低年级的小贵族们有些脸色苍白,却依然保持风度地恪守贵族礼仪。

众生百态。

哈利始终不声不响地坐在教师席最右侧,冷眼看着底下乱成一锅粥。

“下面,还请诸位能够彻底地搜索城堡,寻找巨怪。”邓布利多看向各教师,冰蓝色的眼睛难得锐利,却在看到哈利的那一瞬间愣了一下。

斯内普顺着邓布利多的目光,紧紧地皱起了眉毛。该死的,他怎么会忘记这个没有魔力的家伙!

部署已定,教师分散开去寻找巨怪,哈利淡淡地扫了教师席一眼,奇洛已经在混乱中离开了。垂下眼眸,哈利跟上快步离开礼堂的斯内普。

“现在,波特。沿着这条路,斯莱特林学院的学生应该还没走远。追上他们,先去斯莱特林。”斯内普在楼道分叉处停下脚步,语速极快,没有了平日里喷洒毒舌的懒散,“希望你的头脑在此刻能够清楚一点,这种时候跟着我只会给我带来困扰。”

“我知道。”哈利应声,却没有立刻行动。微长的额发在低头的时候遮住了眼睛,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他抿了抿嘴唇,而后拉住了快速转身准备离开的斯内普的衣角,迎着斯内普不耐烦的漆黑的眼眸,声音低得如同耳语:

“教授,音乐能让地狱的看门犬沉睡。”

他能够感觉到斯内普一愣,漆黑的瞳孔渐渐变得深邃。

哈利暗自苦笑,转身,头也不回地沿着右侧岔路离去。

究竟为什么最后还是下定决心对斯内普讲那句话了呢?哈利自己也不知道。讲出来只会带出更多完全可以避免的麻烦,自寻烦恼真的不符合他的性格。而且……分明之前努力了那么久,尽可能地拖延这种时刻的到来的……

只是一想到教授可能会被三个头的巨犬咬伤,鲜血淋漓血肉模糊,不自觉地就是很担心,等到反应过来时,那句话已脱口而出。

哈利摇了摇头,快步走下楼梯,跑过几条回廊,远远地看见克拉布和高尔正好消失在走廊拐角的尽头。

找到了。

恰在这时候,一股恶臭袭来,前方靠右侧走廊里传来了一阵巨大的脚掌拖在地上走路的声音,伴随着一声声低沉的咕哝。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