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阅读网
首页青春正文

玄学种植大师上学的我们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4/8 7:50:52
玄学种植大师
玄学种植大师
作者:酩酊大罪
来源:晋江文学城
隔壁接档文《万人迷饲养指南》求收藏~————大限已到的神棍爷爷,和病重的老妈都让她争宠,争回她应得的一切,因为她才是豪门顾家名正言顺的第一个孩子。温禾觉得他们说得都很对,但她看了看眼前歇斯底里发疯的后妈,又看了看犹犹豫豫半天都憋不出一个字的亲爸,再看了看阴阳怪气的同父异母妹妹。温禾:Emmm……待在这样的家里她真的会发育不良的,为身心健康着想,争宠……不如去种个田?爷爷收藏的古籍里好像有不少神奇的栽种法?于是,半年后,一处原本很荒凉的土地却是猛然火爆起来了,无数豪门金贵、土豪大亨趋之若鹜,传言那

这个时期的我们在四岁就要上学了,现在我们四岁了,也认识了一年。

“小~银~!”一大早,就听到了那个熟悉的声音。

我拉开窗户,抬手扔了个枕头糊金毛脸上。“你很吵。”我淡淡地说,无视他可怜兮兮的表情,转头换衣服。

旗木宅很大,但撑死了就只有两层楼,占地面积倒是大到一个令人咂舌的地步——听说是因为老爸为了追老妈特意攒钱买的呵呵呵......

我住二楼,一探头一伸手就能摸到金毛,顺便还能拽拽那刺猬头。当然,我不是没这么做过,第一次这么做时,那家伙猛得一护头,泪眼汪汪地看着我。原来他的敏感部位是头发啊——真是奇怪的敏感点。我想。

他很喜欢对我撒娇,让我想起一只小狗——金毛犬......

那家伙今天穿了一件蓝色带帽运动服,倒是很衬他的眼睛,反正都是蓝色,他我从来没有什么服装概念,衣服什么的从来都是妈妈准备的。

一路上,都是他在讲,我在听。

至于他到底都讲了些什么......我表示我不是听不懂,但是越听越诡异啊有木有!

“小银我和你说哦!今天我的超级绚丽黑色雷霆螺旋伍拾开花了!还是黄色的,很好看哦!”金毛兴奋地拿着手笔画着。

“......啊。”我沉默了,消化了一下他说的,才知道他在说什么。

......那朵太阳花?原来是黄色品种的啊......话说为什么一朵太阳花要给取这么诡异地名字?超级绚丽?虽说那是太阳花但貌似还没绚丽到太阳那方面去把喂。黑色?人家明明是黄色的,乃就这么给人家改颜色是个不好的行为知道吗。雷霆?八字还没一撇啊喂,哪来的雷,哪来的霆?螺旋伍拾又是什么鬼,难不成还有壹拾贰拾啊魂淡!(乃真相了)

于是乎,我就这么光明正大冷着脸走神吐槽去了。

我们走到了学校,周围都是被家长送到学校的小孩子们。

他们都是爸妈的接送的啊......

因为突发状况,老爸含着泪被自己的前队友现暗部副队长(他是队长)拽去工作了,副队长大人表示:队长大人部里还有满屋子的文件等您批阅呢假期提前黄了就这样。

至于妈妈......这个五岁就靠空间忍术走路的女人也因为长期不运动(连晚上运动都没有)导致体重急速上升,所以为了自己苗条的身材,她自愿向三代提出复职,自己篡着上忍的证件出去瘦身......不对做任务去了。

而水门更不用说了,一个人住的,自然没人接送。

于是我们是一起进入学校的。

其中有不少别人小孩奇怪的眼神看向我们——有猜疑,同情,甚至是不屑。

仅因为没有家长接送我们,那些小孩就认为我们都是没爸妈的野孩子(虽然水门是真的没爸妈了),从没想过我们的爸妈是不是有事不能送他们,只是靠自己的想法看别人。

我最讨厌这种人,就算他们都只是四五岁的小孩。

四五岁怎么了?老爸那个时代,四五岁的小孩都能上战场了!我两岁就开始修炼了体术了,他们呢?

只是一味沉醉在父母给予的蜜罐里,总有一天他们会死在战场上。

记住那些眼神中最嚣张,鄙视不屑最明显的人的模样,我高兴地眯了眯双眼——几年后,就能看到他们死掉了啊......真是兴奋啊......

就是因为我这种心理,以后才能和大蛇丸这种人交情特别好,随便做做禁术实验,很美好的生活不是吗?

“走了,水门。”我主动拉起波风水门的手,朝班级走去。

“啊,慢点啊我快跟不上啦!”水门踉踉跄跄地跟上,另一只手我上我握住他的那只右手,笑得尤其灿烂。

黄色太阳花超级绚丽什么的也不是太不搭,但是波风水门,你知不知道,你的笑容才是如同太阳般的绚丽啊。

这个朋友,交的不亏。

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那常年平着的嘴角上扬了好几度。

“我是波风水门,四岁。梦想是当上第四代火影!”水门的眼中闪出灿烂的光,向往地看向窗外刻着历届火影的头像的火影岩。“喜欢小银做的饭和小银,还有我的超级绚......好吧,我的花。”水门被我拉了拉衣角,只好开口不说出他那太阳花那超长的名字,嘟着嘴巴说。

“没什么讨厌的,但是猪肉还有沙丁鱼什么的还是算了吧.....小银......”说完还朝我看了一眼。

我知道他这是在说今晚已经打定主意的中饭和晚饭,瞟了他一眼,嘴唇轻启:“驳回。”

这些对你(增肥)有帮助的,水门。

“诶~!”水门马上软到桌上去了,嘴里很可爱地吐着口水球,一副“宝宝不开心求安慰”“小银坏坏人家再也不理你了”“猪肉沙丁鱼都退散!”的闷闷不乐的模样逗乐了旁边的我。

“好了好了,晚上允许你少吃点。”我勾起嘴角,伸出右手轻轻揉揉他那瘫软下去的刺猬金毛。

“耶!小银最好了!”水门立马恢复原状。

“......”同学们和老师表示你们两个家伙在干什么,现在还是上课就这么光明正大秀恩爱真的大丈夫吗!

“咳,下一位。”老师说。

“旗木银,没什么喜......好吧蛮喜欢波风水门的。”本来想说没什么喜欢的,但是一接受到一旁那十万伏特般的家伙水汪汪的眼睛我马上投降改口了。“讨厌整天老来我家蹭饭的家伙当然不是说你水门,你不要用那马上就要哭的表情看着我。是那白毛啦白毛,捡你回来的那只。咳咳,梦想倒没什么,就是希望老爸不要逼着我当忍者就好。”我坐下来。

“小银。”水门拉拉我的衣袖,“你不想当忍者吗?”

“恩,麻烦,不如看书写字。”我看着书,头也不抬的说。

“好吧......”

“旗木银,起来回答问题。”老师点我起来回答问题,“请问查克拉是什么。”

“是人体掌控各组分能量完美融合所产生的一种能量。是施展忍术、幻术、体术或制成线状捆绑对手或切断同为查克拉所构成的物质的能量来源。”书也不看,就这么口头背了出来。

“很不错。坐下吧。”老师惊讶的看了我一眼,说。“那么波风水门。”

“是。”

“查克拉......”

“查克拉组成为:1.从人体130兆个细胞里,一个一个细胞摄取的身体能量。2.经历许多修炼、积累经验而锻炼的精神能量。3.若修炼仙术,则一份为自然能量。”水门微笑着,还没等老师问出问题是什么就说出了答案。“还有什么问题吗,老师?”

“非,非常好,坐下吧波风同学。”老师的眼镜都歪了。

天哪我是不是教了什么不得了的班级——老师。

毫无疑问,在整个班级的人的眼里,这两个人就是学霸了。

众学生都在议论纷纷,唯独其中一个人的眉头皱了皱眉,面上满是不屑。

体术课上,我被分到了一个女孩子。

很讨厌的一个女孩子,面上唯唯诺诺,实际上尽出阴招。

我的眼神一凌,转手给了她一个过肩摔,直接把人摔晕了。“无聊的女人。”我拍拍沾灰的衣服,顶着其他人“连那么可爱的女生都敢打你真不是人”的眼神走回自己的位置。

水门是和一个棕发男孩打的,事实上老师一说开打那个男生就直接被水门一个手刀劈晕了我会乱说?

他还微笑着说真是抱歉啊我手滑了。

我知道他是个有仇必报的人,因为刚才那个男生的衣袖里闪出了几根千本。

啧啧,现在的小孩啊,一个比一个狠毒。

到我们两个的练习时,每个人都是嘲笑的表情。

他们以为我们下不去手?天真。

那些人全部呆了!

两个人的身影几乎化为两道光(其实只是速度快了点罢了,老师就完全看得见,只是才四岁的小孩视觉捕捉力不是很好就是了),互相比较着。

明明赤手空拳,却硬是打成了两个高手手持武器决一死战的感觉。

我到底都教了些什么学生......——内牛满面的某体术老师。

这一年里,我和水门可是差点把对方打个半死啊,在训练时。

所以,下不去手?怎么可能!甚至如果我们在战场上是敌人,会毫不犹豫的杀掉对方吧......

这也就是为什么那个自来水(是自来也啊!)和老爸才说:“你和水门真的是最矛盾的朋友。”

明明平时很亲密,结果两人一对立,结果要么你死,就是我亡......

所以我才不想当忍者啊!多麻烦。

就这么看着书,做做研究,写写小说,偶尔和别人比试比试,过着小生活不是很好嘛?就是不懂为什么这个世界就老是有战争。

“小银!回过神了!”水门伸出手在我的眼前挥挥。“回家吧。”

“恩。”我拉着他的手,向家走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