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阅读网
首页悬疑正文

镇魂:从罗刹街开始签到!在线阅读第4节

来源:飞卢小说网 2021/4/8 9:07:43
镇魂:从罗刹街开始签到!
镇魂:从罗刹街开始签到!
作者:读者大大好帅
来源:飞卢小说网
姜齐穿越至镇魂街世界,获得签到系统。于罗刹街签到。获得:地狱道焦热实力,人武灵李元霸卡片!于菩提街签到。获得:地狱道大焦热实力,神武灵哪吒卡片!于天罡龙骑将大殿签到。获得:神武灵蚩尤卡片!姜齐:“别人守护灵是拼爹,老子的守护灵,靠签到!”(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一)

怪不得一路上说到自己的名字叫英台,他们的眼神那么古怪,感情这一街子都是叫英台的啊……

一路上,意珠心情之复杂,难以表叙。大叔一行人带着他们到集市上四处逛了会,买了点吃的当午餐,又介绍了风土人情,就带他们到住的地方休息去了。

此地星辰闪耀,不明辰午。只能靠打更人,和守灯人才明白时辰了。

眼下己近四盏灯火,午时。

五人先回房间休息,打算六盏灯火,傍晚,再出去探情况

六盏灯火,市集里一片灯火宛若霞光落入人间。一盏盏莲花灯连成一片,指路与君。每个人的面孔都映着火红的灯光,喜气洋洋。

然而,一切皆是虚妄。店铺底下可藏着刀呢。

别看大娘笑容满面,想当年也是一把好手咧! 一手针耍得人眼花缭乱,直教人,咳,脸肿成猪头...

鬼灯骷再怎么乱都是有原则的,大多是其它领土容不下的人才流落此地,更懂生活不易,但为了吃口饭,能活下去,手里多少也是有些人命在的。

几人四下乱逛,意珠还非要小絮叫她英台,小絮被闹得无法,便小声喊了一下,意珠又不满意,非要她喊大声点,说什么,不能落了面子,他人名字是英台也碍不着她.

小絮恢复了女装,只做婢女打扮,现在又是无奈,又是好笑。便鼓着气喊道:“英台! …”,有不少英台又看了过来……

意珠手腕轻转,“刷” 地一下开了红玉骨扇,回头一笑,眉目如画,一身红裳,真真是翩翩少年郎呀!

哎呀呀谁人又知,这少年郎其实是女娃呀!

真是“双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 ”。

意珠视线四下游走,忽看中了谁人,便疾行前去,到了一位莽汉和一位和尚身前,不知对那莽汉耳语了什么,莽汉大喜。

和尚闵漱低着目光念着经文,耳边却听到了些话语,他摇了摇头,道了声:“阿弥陀佛…”,也不管,只由他们去了。

意珠一脸欣喜地喊了小池。小池不情不愿地把衣袍拿出来。

是一件黑夜血莲纹的袍子,那是一件王袍,鬼灯骷的王袍……

莽汉眉飞色舞地接过披在身上,歪歪扭扭,真是,不成体统…

边上的一片墙上,用玄色朱砂绘了一幅幅的故事,经过十五年的轮转,早已旧迹斑斑……

意珠摇着扇子,随在莽汉后头,小池鼓着嘴不满地嘀咕着什么。和尚落在后头,皱着眉,又道了声:“阿弥陀佛,只怕不妥…”,便跟上去了。

一行人寻了客栈,便开始喝酒聊天。天南地北地聊,意珠最后喝醉了,被小絮和小池扶回去了。

回去的路上,意珠醉眼迷茫,忽见夜莹草丛里闪过一道银白的光,悉悉索索,怪渗人的。意珠眨了眨眼,很安静,不闹也不胡言,脸颊红红的。反倒是两书童,叽叽喳喳的,还怪吵人的...

夜静灯起,守灯人点起了灯楼里的玉雕莲花灯,粉红粉红的,亮起了一片,把这灯楼也照得通明……

夜色暗沉又转晞明,三盏灯起,己是早晨了。意珠睡到近四盏才起,烟火袅袅,饭香阵阵,稀疏看得见人影,小絮帮她整好衣服,又吃了午饭,才道, :“主子,咱们下一步,要如何做…”,

“建立威信……”。

小絮听完退下,小池敲门道,栗甫大叔到了。两人见了面,又你来我往的恭维攀谈了好一会,打算晚上去金狐帮见见众人。

五盏灯火,意珠和小池,以及扮游侠的侍卫又去街.上逛了。街. 上灯火尚浅亮,初春的时候没有太阳总是要寒凉些的。

一片熙熙攘攘的市景,小池在旁边不停地嘀咕着,意珠偶尔应两声,目光四处看着,对这里颇为稀奇,随意走进一家丝绸店铺,里面散散有几位客人,那盏灯光把挂在架子.上的绸缎、菱纱、锦帛照得流光暗彩,十分好看。

因这天看不见光,这地的衣服便大多以亮色为主,只有埋伏杀人等时候才穿暗色衣服。

见有人进来,便有一小女童过来招呼她们了,意珠向来爱那红裳,便仔细看了看那些料子,见这料子暗彩流光,十分稀奇,便问了那女童,女童颇为骄傲,给他们讲解这布料如何如何制作,如何如何费尽心思……

两人一问一答,最后又问道绣功,绣娘如何如何,女童也不烦,又带意珠看了成品,那衣裳是粉色的,布料十分软和,样式简单,却又十分亮眼,但意珠并不满意。

“这里有红裳做得更好的吗?”

女童犹豫了一下道:“有是有,但是罗阿娘不接活了,她绣的红裳是这里最好的,特别是嫁衣,但是……”,女童没说完,“阿觅”,便有一女子叫住了她。

女童阿觅,惊了一下,转过头去,发现罗阿娘从外面进来了。阿觅看了意珠他们一眼,吐了吐舌头,便走到那罗阿娘身后了。

“ 罗阿娘,她们在问有没有更好的红裳……” 。

“喔,哪里来的客人?…”,罗阿娘着一身暗流纹的红色衣裳,上面绣了些许花朵,头上随意簪了枝带花苞的枝丫,面若芙蓉,竟似双十年华的女子。

意珠惊于罗阿娘的容貌,又觉这面容有些似曾相识……

“见过罗阿娘,我家主子来自绘凤帔…”,小池答到。

罗阿娘听了忽然僵住了,又来回看了看几人, “你…可有绘凤帔的通关纹印…”,小池听了便看向意珠,意珠点头,小池便露出小臂上的纹路。罗阿娘叹了口气,领他们进后院说去了。

后院有一凉亭,罗阿娘让阿觅招待他们,便自个进了后院的房间。

此时,星火稀疏,雾气蒙蒙,几人坐下用了茶点,罗阿娘才抱着一怀的东西出来,等她缓缓走近,才看清是一卷画轴和一个半臂长的朱砂色木盒。

待她放下东西,又坐下才道:“我想问一下你们一个人的下落,我已二十余年不曾有过她任何音信了,不知她在这人间是否还安好。我们当初发生了争吵,那时又是仗打得最凶的时候,我们在流离的人群里失散了。”

“ 吵架起因是那身奶奶传下来的嫁衣,我们家世代绣衣,犹其以嫁衣为最。而奶奶那一辈最是繁荣,累世的财富,无尽的荣耀,都让我们赚足了面子,然而打仗最是需要那些财宝了…”

“ 于是我们家被盯上了,不过一夜的时间,那些荣耀钱财再不复往昔,而我们也开始了逃亡生涯……”

“ 我们家大概就是在现在的蟒月驹附近,这么些年下来估计也不剩什么了。”

“ 那时我们打算过桥渡过枯寂之渊前往绘凤帔的,不少族人却在途中变卦,抢走了最后的财物,不知所踪。”

“ 只剩下少数几人,奶奶和母亲气急攻心,病情加重,需要粮食和药物。

我们只剩下藏着的那一身嫁衣了,我本打算向那些流民讨要一些粮食再作打算的,谁知我的妹妹却偷偷把那身嫁衣卖给了一个商人的小妾,换回了粮食和药物……”

“ 最后在母亲的问询下她才说出来,母亲气急了,不断的抽打她,妹妹又倔犟,不认为自己有错。母亲喊道:‘那身嫁衣是正妻才可穿的,你却卖给了商人的妾室,你这是把我们家的脸往哪搁 啊! 我们绣的嫁衣是正妻才可穿的嫁衣,是绝不能卖给妾室的! 你把家规放哪了! 啊! ! 老祖宗的清誉都叫你给毁了! ! 你不说话 ! 你出去,出去……’”。

“ 妹妹跪地腰板挺直,一 句话都不说,后来我又被母亲赶去照顾奶奶了,夜间困顿,只觉累。

不知怎么回事,后半夜流民闹起来了,起了火,人群四窜,我和母亲,奶奶还有几位叔叔婶婶,仓皇逃走,顺着人流逃,也不知到了哪里,回过神来发现妹妹不见了,是我的错,我应该看好妹妹的,我怎会弄丢了她……”。

“后来,奶奶逝世了,没几天,母亲也去了,临前母亲也后悔了,只希望我能找回妹妹。再后来叔叔婶婶想把我送给一个富商以求生计,我被人救了,就跟着他们来到了这里…”,

“二十余年了,我托能人去找,他们找到的线索大约指向绘凤帔。可却没多少人进得去,进去了又没有线索,又不能久留在哪里,所以我想问一下你们可否托人帮找一下我妹妹,绘凤帔本地的人找会容易一些……”,说着罗阿娘便把那画轴展开了…

“这不是娘娘吗”,小絮惊道。“贵妃娘娘!…”小池瞪着眼喊道。

意珠皱着眉,看了看画上的少女,又看了看罗阿娘,发现两人有几分相似...

“ 娘娘?贵妃娘娘……”罗阿娘又惊又忧……

————————————

作者有话说:罗阿娘给阿觅起的觅字,是希望可以找到自己的妹妹……

这下真要等几天才更了,见谅!抱紧我的狗头溜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