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阅读网
首页悬疑正文

末日之世界变异在线阅读第五章

来源:纵横中文网 2021/4/8 9:37:08
末日之世界变异
末日之世界变异
作者:血红月光
来源:纵横中文网
他一次意外或得部落,开始了新生,离地球末日还有半天不到,你会怎

出好刀装,主将兴高采烈地给第一战队的刀剑们划了各自的分配,总算安心了些。

她掰完手指,眼睛眨了眨,扯着江雪的衣袖就开始妄图得寸进尺。

“江雪江雪,今天顺带赌把爷爷出来吧!”隔壁就是锻刀房,主将星星眼,“莓哥也成啊!”

“……”

对于主将口中时不时冒出的新奇词汇,本丸所有刀剑早已经习之如常,江雪自然也不例外。

甚至,因为主将每次需要锻刀或是做刀装时都过分喜爱江雪近侍的缘故,他熟悉的词汇比别的刀剑还要多的多。主将那些神神叨叨念着的所谓玄学,他素来左耳进右耳出。

“哎呀!爷爷就不奢望了,远在天边不可触摸啊……就出个莓哥吧!莓哥莓哥莓哥——江雪帮帮忙啦!”主将撒娇道,“江雪江雪~”

刀匠正在看顾炉子,虽然老是被主将吐槽“那个私下一定抠鼻屎的老头”,但就外表来看,这样永远都优哉游哉从容淡定似乎山崩于前都不会色变的模样,总觉得叫人很是欣羡。

“公式。”刀匠一如既往笑眯眯。

“江雪你去你去,”主将把他推上前,在他身后探出个脑袋,小心翼翼的眼神带着闪闪发亮的希冀,“江雪爱丢多少丢多少~”

然后仰头看才发现江雪的情绪已经低落得不成样子了,简直分分秒就要去蹲墙角的节奏:“让我亲手……将刀带到这悲哀的大地上……么……”

“不不不不江雪你只要给我报个公式好了,我丢我丢!我把他带来!”

有区别……?于是面对主将一脸“我绝对不是在逗你”的表情,江雪更加灰暗了。

主将抱着资源兴冲冲递给刀匠,然后一看:“哎呦,两个半小时!”

摸摸下巴,要揭锅吗?230她的观感不太好,因为她只出过爱骗,太郎次郎都是半路捞的,如果是别的刀,还需要再考虑下,但江雪的话……揭!

铸刀池为一圈光芒所笼罩,是叶绿的,似乎带着流动的花纹,虽然不是她期待已久的深蓝或者是玄黑……但是卧槽,新刀!

主将整个人都快癫狂了:“啊啊啊啊江雪!是石切papa是石切papa——我的大太集齐了啊!”

江雪被乌云所笼罩。

“需要召唤吗?”刀匠捧着高大的御神刀慢吞吞走了过来。

“招招招!”主将窜过去,可是面对着刀时又稍微有些情怯,她背着手,脸上笑盈盈的,是那种眼角眉梢连带着瞳眸深处都浸润满笑意的表情。

虽然整天喊着爷爷我嫁莓哥快来我家,一副只有这样才能让我幸福的死样,但这更像是对美好的事物本能的崇仰,想要占有但不过分贪婪。

与其他得陇望蜀的审神者最大的不同,是她不会强求。

每把刀剑她都喜欢的不得了,打从心眼里珍惜,刀不高兴她也会不高兴,刀受伤了她也感觉得到痛,她是真的将刀剑的付丧神与自己视为一体,所看到的永远都是刀本身,而不是刀所代表的意义。大概在这血腥纷争的世界里,正是这样的温暖才叫冰冷的刀剑也若飞蛾扑火般,舍不得避离,舍不得拒绝吧。

主将将手放在刀柄上,满眼欢喜,当初那只死狐狸说这样就能让刀感受到她的心意,她虽然觉得玄了点但还是每次都照做。

就算得不到回应也好,至少自己这样欢欣的心情能被知道呀。

“呐,”主将恭敬又认真地说,“你愿意成为我的伙伴吗?”

绿色的光自刀身涌出,穿着狩衣的青年端正地立在她面前,语音温和磁性,带着神职人员特有的平缓:“我叫石切丸。你有治愈疾病的愿望吗?……诶呀,原来不是参拜者呀。”

他低头注视着矮小的少女,似乎明白了什么,面上微微笑起来,眼神温和:“这样的呀……那么,拜见主将。”

主将在愣神了好久之后,笑意整个儿在脸上绽放:“啊啊石切papa~”

“真的、真的与想象一样呢!”她小心翼翼捧着大太刀,举高手递过去,眼神亮闪闪的,然后背起手努力克制想要扑上去的冲动,可是兴奋还是形溢于表,“欢迎papa来我家本丸~!”

“谢谢,”被供奉也承担着神职的付丧神很平静地接受了新称呼,微笑道,“以后就请让我为您消除灾厄,祈祷企愿吧。”

主将如小鸡啄米般点头,然后飞快扭身,趿拉着木屐蹭蹭蹭跑过去从墙角拽出江雪。

“不要不高兴啊江雪,”她仰着头,“至少得到了一位新同伴吧!”她开心笑道,“papa是神社的御神刀啊,一直被供奉的神明噢,应该会跟江雪有共同语言吧!”

蓝色的太刀立在那里,披束袈裟,一手握着太刀,一手缠绕着鲜红的佛珠,气质冷冽但又无比清澈,浑身上下都没有属于刀剑的凶煞之气,反倒干净得近乎圣洁。

视线的一个交换间,两把刀已经以自己的方式作了简单的交流,江雪抿着唇声音寡淡,好歹是施放了善意的信号:“江雪左文字。”

新到来的大太刀微笑地点头,语气温和:“我叫石切丸。虽然被称作可以斩断石头的神刀,更常做的还是驱除肿包和病魔。”

啊?主将左看看右看看,有些不解地发现两把刀之间的气氛竟然无比融洽。

但是管别的什么呢!江雪不闹别扭就好!石切papa能喜欢她家本丸就好~

出锻刀室门的时候看到斜对面的置刀室,主将摸了摸下巴不知想到了什么嘿嘿一笑,江雪只感觉背后忽地一阵寒意。

刀剑啊,要召唤出付丧神才能为审神者所用呢。如果不召唤,也就只是普通的凶器罢了。

重复的刀剑她一直堆在置刀室里,也只有必须完成政府交代的任务以及为自己的刀剑链结之时她会动用,现在应该已经堆满了大半的仓库吧……哎呀,也该使用了呢。

*

主将兴奋地带着石切丸参观本丸。

按照最先的规定,新来的刀剑在次日就得担任近侍的,原本该由当日的近侍为其讲解事务,但主将充分考虑到江雪的寡淡无口属性,以及除了对待宗三小夜与这世间的美景外毫无热情的设定,毫不犹豫的亲自充当了向导。

江雪跟随。主将带着两把刀才走进中庭,就感觉气氛不对。

为什么听到吵闹惊呼的声音?大家在一起干什么?今天有活动么她怎么不知道。心中纳闷。

然后才走两步,看到一道雪白的身影从走廊里跳出来,身形轻盈径直绕过几道赭红立柱。

“啊呀,是主将啊。”视线扫到这边的身影,鹤丸笑嘻嘻得挥手打了个招呼,脚步却丝毫未停,飞快得从斜对角直接蹿到了另一边。

“鹤丸!”一看到他主将就恍然发生了什么,双手叉腰生气道,“你又在逃命——还跑!江雪快帮我拦住他——快快快!!”

江雪瞥了一眼,没动静……跟战斗有关的东西永远也别想他积极——这只鹤蹦跶得太厉害,不出刀别想拦的住他——可是主将像是脑后长眼睛一样倏地回过头来看他,江雪只好拔刀。

凌冽的刀气不偏不倚正巧横劈过鹤丸下一步的落脚点,雪白的身影去势太猛,好悬仰身后退才堪堪避过,刀光擦着凌乱的发丝而过,鹤丸微微挑眉,面上仍不改笑嘻嘻之色,反手一刀,架住江雪左文字。

或许是因为两把刀都淡淡的没杀意,刀与刀之间交戈发出的清脆声音一触即止。

“真是毫不留情呢。”

江雪成功止住他前冲的势头,正要收刀,听到耳边这带着笑意的低语,只微微愣神的瞬间,手腕忽然一重,他本能地用力架住刀,刀刃相接发出“嗤啦”的摩擦声,然后手中一轻,只见逃脱的刀刃自下斜劈而来。

角度太刁钻——江雪退后一步才赶得上拦住那一刀,于是在拉开距离的瞬间,某只鹤已经狡黠地侧身收刀往另一边跑开。

江雪立在原地默默把刀插回刀鞘,没追,因为他已经看到这一回的苦主冲了过来。

愤怒的小狐丸连炸毛都炸不起来了,原本柔软蓬松的白发一缕一缕结在一起,隔大老远就嗅到清光护甲油的味道。

紧接着是一波刀追进了中庭。

“冷静!小狐丸你冷静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