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阅读网
首页古代正文

倾天下之傻妃有毒第七章

来源:3G小说网 2021/4/8 8:35:39
倾天下之傻妃有毒
倾天下之傻妃有毒
作者:一抹淡妆
来源:3G小说网
前世,她是天际女神,为了家族,牺牲自己;今生,她是将军之女,为了复仇,嫁给六爷。六爷龙煜:“娘子,不管你身边多少臭蜂烂蝶,你心里的那个人只能是我。”名医风箫:“裳儿,不管你是谁,我永远是你不变的风箫哥哥。”神偷无痕:“裳儿,你不是喜欢宝石吗?我愿意为你盗尽天下宝石。”杀手鬼寂:“裳儿,我的命是你救的,今生,我活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异界重生,桃花为何会如此旺盛?还真是叫人头疼!【本文强强联手,腹黑对腹黑,没有最黑的,只有更黑的!完美结局,放心跳坑!】

学校放了假期,白小菜回了家。

几天的时间,除了睡就是吃,毛烟天天跑她这里,不交流一句话,来了就去白小菜屋子,霸着吊椅一天,专注看小说。

这天,白小菜登了自己私人号的微博,最新的评论有一条跟了很多留言。

她点开看。

网友多说真人亮相了。

她不敢置信,确认无误,是栗导。

正是栗导本人的大号。

栗导说他给她发了私信,一直没有收到回复。

点开栗导的头像,点了聊天窗口,页面上果然有几条私信。

时间是三天前。

导演说他给卢鱼发私信,对方将他拉黑了。

白小菜看到拉黑两字,一脸黑线,内心一大片省略号。

继续向下看。

导演问她卢鱼的联系方式。

卢鱼要做大明星了吗。

有导演找他,要演戏了啊。

白小菜有点兴奋,她看人很准,卢鱼的长相太漂亮了,在人群里气质又是最出众的。

不是给人带来瞬间的惊艳,而是像一片干涸的土地突然间有一条缓缓流动的溪流经过,从表皮到内在,慢慢渗入,直至虏获身心。

她给导演回复说她征求一下卢鱼的意见。

卢鱼正在西安忙公司的事情,他妈妈是婚礼策划公司的董事长,从卢鱼上大学开始,便让卢鱼进公司学习,从基层婚礼策划助理做起,到大三,卢鱼已经策划了多场有名轰动的婚礼场面,得到业界一致好评。

白小菜打来电话,卢鱼那边传来“菜菜”两字。

她立马讲:

“卢鱼,栗导给我微博私信了!”

“他跟我要你的联系方式!”

“我要不要给他!”

“哦对了,他还说你把他拉黑了。”白小菜拍了拍毛烟翘在吊椅上的腿,让她下来。

毛烟哼的一声挪了一个位。

白小菜蜷在吊椅上继续讲:“你是不是点错了啊。”

“栗导拍电影超级厉害,他国内外都得了很多奖项,我猜他是看中你了,想让你演戏。”

她盘着腿,挺直腰“你要火了!”

音调提高了几个度。

接到白小菜的电话,本是很开心的,听清白小菜说的内容,抬手扶了一下抚鼻梁上的眼镜,淡淡开口“我不喜欢演戏。”

“啊?”白小菜不能理解。

可以赚很多钱,可以有很大的名声,可以有很多人喜欢,这样不好吗?

她觉得是可能卢鱼觉得对方是骗子,她继续苦口婆心“不喜欢可以慢慢培养嘛。”

他静了一下,握着手机的指尖微微发白,半晌开口:“我在西安,你来吗?”

白小菜以为有转机,立马起身,收拾行李“来!我马上去!”

挂助理小何断电话,卢鱼微微发愣,想着白小菜的话,犹豫的肯定她说的是来吧?

来拿签好字的文件,卢鱼才回过神,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小何偷偷瞄到老板嘴角的笑,“老板有什么开心事?”

“老板娘要来了。”卢鱼背光而笑。

白小菜妈妈路过白小菜房间,透过敞开的门缝向里望去,看见白小菜匆匆忙忙的将衣服塞进行李箱。

妈妈推开门,拿起行李箱的衣服:“菜菜,你这刚回来就收拾东西,要去哪?”

白小菜在屋里跑来跑去,往怀里塞东西,再一股脑的扔进行李箱里:“我去大姨家住几天。”

白小菜大姨家在西安。

“怎么突然要去大姨家。”

妈妈边问白小菜,边帮白小菜把衣服叠好放整齐。

“去找嫂嫂。”

白小菜将行李箱拉链拉上,妈妈帮白小菜把行李箱扶起来,白小菜急急忙忙的把一些需要带的零碎物品装进随身的背包里,拉着行李箱向门外走去。

“你自己一个人注意安全,到地方给妈妈打个电话”妈妈在后面嘱咐白小菜。

白小菜摆摆手“知道知道。”

临上飞机前,白小菜接到了大姨的电话,告诉白小菜,哥哥去接她,白小菜说有朋友接,不用哥哥了。

不等大姨多讲,白小菜便要登机,挂断了电话。

赶忙将自己的航班信息发给卢鱼,关了机。

卢鱼等在接机口,远远就看到白小菜走来,白小菜低头在点手机,被后方跑着赶路的路人撞了一下,手机掉在了地上,他看到她有些不开心,但没有发脾气。

白小菜捡起地上的手机,抬起头瞧见了熟悉的身影,瞬间开心的挥手,拉了一下肩膀处有些掉的肩带,托着行李箱加快了步伐。

“几天不见,你好像变好看了。”白小菜围着卢鱼转圈。

卢鱼接过白小菜的背包,拉过行李箱,低头微微笑“哪里好看?”

白小菜噎了一下,调戏不成,反被回了一招拉了一下卢鱼,率先向前走,“快走,饿死了。”

白小菜在前面走着,突然觉得,感觉忘了些什么,她来这里是干什么的???

顿住脚步,回头。

她双手背在背后,倒着走路:“我和你讲的事情,你觉得怎么样?”

“什么事?”

“栗导啊,找你演戏!”

“嗯”卢鱼淡淡的应一声。

白小菜来不及讲话,卢鱼猛的拽了一下她“小心!”

侧方的路人只顾低头教训小孩子,忘了拉住行李箱,箱子冲过来绊了一下白小菜的脚。

白小菜转了个圈被卢鱼固在怀里。

路人看到冲撞到行人,连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卢鱼低头问白小菜“没事吧?”

“没事。”

卢鱼撒开圈着白小菜腰的手,轻扶着她的手臂。

白小菜差一点都摔倒了,她不敢再倒着走路,老老实实的走在前面,不时回头看卢鱼有没有在身后。

短短的距离被人撞了两次,流年不利啊。

上了车,白小菜说了大姨家的地址,让卢鱼把自己送过去。

卢鱼本是要拉着白小菜去自己那里,听到白小菜说的地址,皱了下眉,打了方向盘,换了一个方向。

到了小区门口,白小菜就让卢鱼停了车,她边解安全带边讲“我先去我大姨家,明天你再接我。”

“对了,你明天空闲吧?”白小菜本来只是象征性问一下,但她没有想到卢鱼冷淡的说了“没空”俩字,一下子让她愣在了那里。

许久,她眯着眼睛,像小狐狸一样,试探性的开口:“真没空?”

卢鱼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不理她。

白小菜挑了一下眉,无奈:“好吧。”

打开车门后,又突然转头和卢鱼说:“我把你的联系方式给导演了,好好抓住机会啊。”

下了车,头都不回的向小区走去。

小区保安,给她打开门,她继续头都不回的向小区里走去,熟门熟路的走到3栋,猛的向回跑去。

她的行李箱还在车上。

气喘吁吁的跑到门口。

给保安叔叔挥了挥手,示意他打开门,白小菜站在小区门口左看右看。

没有注意到卢鱼的车。

正想着要不要先走,明天再拿,身后有车鸣了两声笛,她闻声转身看去,眯着眼睛看驾驶座上的人。

真帅。

精致的脸庞,和广大少女梦中少年真像。

白小菜跑过去,敲了敲驾驶室车窗,卢鱼点了按钮,车窗缓缓下降。

他微微抬起头,淡淡的看着你,嘴角有着若有既有的弧度。

白小菜:“我行李,你打开后备箱。”

白小菜只见卢鱼伸伸手,无声的按了一个按钮,又微微仰起头看她。

白小菜瞅他面无表情的样子有点瘆得慌,心里嘀咕着自己是哪里招惹他了,疑惑的看了他好几眼,向车后备箱走去。

取了行李,和卢鱼挥手,车一溜烟的离开了。

“怪脾气!”白小菜看着开走的车,嘟囔了一句。

到了大姨家,白小菜赶紧从冰箱里拿一瓶橙汁,喝了半瓶后,躺在客厅的沙发上,打开电视机,调到相声频道,抱着抱枕看的津津有味。

“坐起来,女孩子家一点形都没有。”大姨拍了一下白小菜的腿,把洗好的水果放在桌上。

白小菜搂着大姨的胳膊“这不是在大姨家嘛。”

大姨点了点白小菜的额头“你啊。”

“先坐着,我给你做鱼吃。”

“好嘞。”

白小菜打开微信,收到了卢鱼发来的信息,明天九点小区门口( ̄、 ̄)

这人真奇怪。

她重重的点了几下手机屏幕,打下“没空。”

卢鱼给白小菜回了个(+_+)

白小菜和他学,打了多个????????!!!!!

卢鱼:怎么了Uェ*U

白小菜随手拿起果盘里的一块苹果扔嘴里,气鼓鼓的。

人贵在有自知之明,卢鱼明显没有。

他还问她怎么了,明明他先发的问号,莫名其妙,没空也是他讲的,现在她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在卢鱼从白小菜那边回来,便回了家。

卢鱼和爸爸妈妈分开住,自己在市中心买了房子,刚打开房门,便听见客厅的电视传来熊大熊二的声音。

五岁的小孩子听到声响跑过来,屁颠屁颠的搂着卢鱼的大腿,高声喊“舅舅回来啦啦啦。”

卢鱼低头轻声“闭嘴。”

小孩子撒开卢鱼,双手捂着眼睛边喊边向厨房跑去“姥姥,舅舅吼我!舅舅吼我!”

卢鱼妈妈在厨房准备晚饭,听到声音,走出来,小孩子噌噌噌的跑过去,宋美人弯腰揉揉小孩子的头:“米米,舅舅逗你玩呢。”

娃仰着头,糯糯的讲“才不是,舅舅定是感情受挫,拿我出气。”

卢鱼闻声转身看了一眼小孩子,小孩子怕怕的躲在卢鱼妈妈身后,对着卢鱼露出一个大大的鬼脸。

卢鱼淡淡的对着萧米笑了下。

萧米娃娃整个都躲在宋美人身后,不露一定点,蹲在地上,碎碎念“坏舅舅,坏舅舅……”

念完跑去窗边继续玩积木玩具了。

“妈,你来怎么不跟我说。”卢鱼倒了一杯水,边喝边讲。

“你姐去参加培训了,萧米给你带几天。”

宋美人边说话边看着萧米。

“听你姐说,这个讲师在心外科上建设非常大,机会难得,本来还担心米米,但是你这不是放假了吗,我就帮你接下了照顾米米的任务。”

“你姐还说,她非常支持你追女朋友,并且表示,有需要她的地方,尽管开口。”

宋美人说了这么多,卢鱼将萧米累了半天的积木,一根手指推倒了。

盯着萧米欲哭的脸,淡淡开口“几天。”

话音刚落,只见萧米缓缓的双手抱胸,双腿想要盘着,奈何,小短腿盘不起来,他若无其事的换个酷酷的姿势。

“舅舅你这样女孩子是不会喜欢的。”

宋美人赶忙将在皇帝头上拔头发的太子抱起来。

惹恼了儿子,就不好收拾了。

“姥姥,你放我下去,我是男子汉,你不要抱我。”萧米瞪着卢鱼。

“好好好,姥姥知道你是男子汉。”宋美人放下萧米。

“几天。”卢鱼又重复了一遍。

宋美人以为经过米米这一闹,卢鱼不会纠结这个问题了。

她似乎忘了她儿子可不是好糊弄得主。

按照以往的经验,卢伊人没有半个月是不会回来的……

她还是实话实说较好。

“你姐没有讲。”

卢鱼姐姐芦荟一个人带着萧米生活,芦荟是一个女强人,对家庭不懂得经营,丈夫出轨后,她果断离婚,一个人带着萧米生活。

宋美人走了之后,萧米立马放下手里得积木,提拉着拖鞋跑回屋里,用了很大的力气,将门拍的彭一声巨响。

卢鱼不理他,倒了一杯咖啡到书房办公,11点左右,揉揉脖颈起身到萧米屋里。

床头的地上掉了一个本子,卢鱼将本子捡起来,无意间看到了日期。

他察觉到这是日记,挑了一下眉。

他看到了坏舅舅三个字。

将本子合起来放在桌子上,把萧米裸漏在外的胳膊放在被窝里,出了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