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阅读网
首页古代正文

快穿之渡劫 [参赛作品]在线阅读第四章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4/8 8:33:50
快穿之渡劫 [参赛作品]
快穿之渡劫 [参赛作品]
作者:黄柏山人
来源:晋江文学城
人生多坎坷,只要你付得出代价,换我来为你渡死劫,公平交易,你,值得拥有!绝对无CP,水平方面,作者有自知,请先看下方的排雷指南,再决定看不看文!很敬业的洛薇请大家关注下调整后的更新时间,早六点第一更,下午三点第二更,可关注作话,有三更时,会放在晚九点,谢谢!这回是真正确定了,明天,也就是2月11日入V,爆更个二十三章,七万字左右,希望能够得到大家的支持,谢谢!第一集那个被放弃的女儿(已完成)第二集在那个特殊年代(已完成)第三集低武世界的那个红颜祸水(幻武完成)第四集末法世界的那个阴阳眼(己完成)

李梦婷的母亲一边喊着“老天有眼”,一边跺着脚嚎啕大哭。

身后的哭声让张建国心如刀割,他既为李梦婷的死去而悲痛,更为自己的冤屈而悲痛,可是他认命了,也接受了,既然有人想让他死,那他只好去死了。

他闭了一下眼睛,让眼泪流了下来。

原来让他痛苦的不是结果本身,而是等待结果时的煎熬。

最终的判决让他感到了解脱,他的死意味着他的妻子和孩子将会平平安安地生活下去,没了他可能会辛苦,但只要能好好地活着就已经很难得了,不是吗?

张建国不敢回头,他不敢看他的妻子,因为他能想象得到,此刻的冯静是多么的痛不欲生,他不忍心,不忍心让他这辈子唯一爱过的女人看到如此狼狈、憔悴、恐惧的他,他曾经是她的天,可是她的天就要塌了,以后只能靠她自己了。

悲痛欲绝的冯静跪在地上,她张着嘴,一边流着泪,一边在心里绝望地呼喊。她是多么痛苦啊,一个哑巴,在这种时刻,无法像正常人一样将自己的愤怒、悲痛、绝望宣泄出来,只能让这些负面压抑的情绪在心里堆积、膨胀,这感觉让她痛不欲生,让她想立刻就去死,既然她的丈夫都要死了,那她还有什么必要活着,可她立刻又想到了自己只有一岁的女儿,女儿还那么小,如果她死了,那她女儿还能活下去吗?可她是个哑巴,是个残疾人,没有什么文化,只会做家务,没了张建国,她靠什么生存下去,张建国是她的天,没了她的天,她还有信心活下去吗?

冯静看着张建国在法警的押送下缓缓地向前走去,她一直等待着张建国能回过头看她一眼,可是张建国自始至终只是低着头走路,好像根本就不知道她的存在一样。

冯静缓缓地站起身,在看到张建国被法警押送到门口的时候,她疯了一样冲破了身前的两名毫无准备的法警的防线,向着张建国哭着跑了过去。

那两名法警回过神来,刚想要追过去,但却被陈良成拦住了。他低声在两名法警耳边耳语了几句,然后又走向审判长,请求审判长看在张建国的妻子冯静是个残疾人的份上,给他们两个人几分钟的时间说几句话。

审判长点了点头,示意押送张建国的两名法警松开张建国的胳膊,给他们俩几分钟的时间。

他们站在原地看着冯静一边哭着一边不停地向张建国比划着什么,没有人知道冯静对张建国说了些什么,因为这是属于冯静和张建国的语言。

对于已经被剥夺人身自由的张建国来说,这也是他目前唯一的精神自由。

冯静用只属于他们的语言无所顾忌地表达着她对他的爱,她对他的思念,她请求他不要放弃,如果他放弃了,那她和女儿该怎么办?没有了他,这个家就塌了。

张建国一边哭着,一边缓缓地抬起了戴着手铐的双手,他现在甚至连一个拥抱都不能给她。他用手擦掉了冯静脸上的泪水,艰难地用手语比划了一句:“别哭了,以后我不能照顾你了,要学会照顾自己。”

冯静的眼泪越流越多,她也用手语对他说:“你不能死,我不要你死。”

“傻姑娘,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好好地活着,替我好好地活下去,把咱们的女儿抚养长大,让她好好学习,多学知识,将来不要像我一样没用。”

“不不不,”冯静一边哭着摇着头,一边用手语说,“谁说你没有用,你就是我的天,没有你,我该怎么活!”

冯静抱住了张建国,双手不停地捶打着他的后背。

张建国闭上了眼睛,在冯静的耳边低声说:“小静,我张建国这一辈子一事无成,但做的最对的一件事情就是娶了你。”

冯静哭着用手语比划:“你不会死的,我们继续上诉,我会找律师,我会找最好的律师。”

“我不会再上诉了,小静,我们认命吧。”

冯静的眼泪彻底决堤,因为她想起了风城的律师是怎样一次又一次地拒绝她,想起了自己是怎样跪在地上苦苦地哀求徐伟利,而徐伟利又是怎样欺骗了她,让她心甘情愿地在床上给徐伟利做了一次又一次的情人。

她感到恶心,她恶心自己,她甚至觉得此刻的自己根本就不配和张建国说话,她不仅被人欺骗,没能将张建国救出来,而且还一次又一次地送上门被徐伟利糟蹋。

张建国看着冯静越流越多的眼泪,以为她仅仅只是为自己的死而伤痛,他怎么可能会想到眼前的哑妻为了他做出了怎样的牺牲,如果他真的知道了,恐怕死都不会瞑目的。

张建国还想再说些什么,但是已经没有时间了。

冯静跪在地上,张着嘴痛哭,她看到张建国笑着用手语比划了一句“我爱你,下辈子我还要娶你”,然后在法警的押送下离她越来越远,直至彻底消失。

冯静没有想到,这居然是她和张建国最后一次无言的告白,因为三天后,张建国在狱中自杀身亡。

张建国的死讯让陈良成感到莫名的神伤,他也说不清楚是为什么,按理说,他从业这么多年,什么样的杀人犯他都见过,可这个张建国却给他一种不太一样的感觉,具体是哪里不一样,他也说不太清楚。

陈良成蓦然地想起了三天前庭审结束时的那一幕,他看着这对夫妻用只属于他们的语言无言地倾诉,虽然看起来无声无息,但他感觉他们内心的情感宣泄比正常夫妻还要强烈。所以张建国当时并不仅仅是在话别,而是在诀别,恐怕,当判决下来之后,张建国就已经打定了自杀的念头。

那天他在回家的路上就一直在想,既然张建国和冯静那么相爱,既然张建国那么爱自己的老婆和自己的家庭,那他为什么会做出这么残忍的事情?虽然他知道法律讲的是证据,但抛开法律来看这件事情,却怎么看怎么奇怪。

他从警方那里看到过张建国的口供,他记得张建国在口供里提到过,他在十二月三日的晚上,看到一名外教企图**处于醉酒状态的李梦婷,他即时制止,并在第一时间向有关领导汇报,至于有关领导具体是谁,他忘记了,是风城大学的校长吗?庭审那天,他在听众席最角落的位置看到了风城大学校长汤青松,但并没有打招呼。

如果真的是汤青松,那为什么汤青松在得知这件事情后不让张建国报警?张建国在口供里说,汤青松在事发的第二天还单独找过他,至于汤青松具体说了什么,陈良成记不太清了,但大意是这件事情如果传出去对学校会有很恶劣的影响,所以这件事情不能有第三个人知道,他会亲自去处理。

张建国最后还补充道,这个外教是个惯犯,有多名女生曾被那名外教猥亵或者性骚扰,但每次向校领导投诉之后都不了了之。后来,警方去风城大学进行过核实,甚至还向张建国口中被那名外教猥亵或者性骚扰的几名女生了解情况,但出人意料的是,警方了解到的情况和张建国的供述完全相反,十二月三日那天晚上企图**醉酒状态的李梦婷的人不是那名外教,而是张建国,制止这一行为的也不是张建国,而是那名外教,那几个在张建国口中被外教性骚扰或猥亵的女生说,对她们性骚扰或猥亵的人不是那名外教,而是张建国。

陈良成当时觉得这些证据和证词有些蹊跷,但仔细想来也并没有什么问题,可当他听到张建国自杀的消息时,他越发觉得哪里好像有些不对劲,可究竟是哪里不对劲,他自始至终都想不明白。

还有赵俊生,作为张建国的辩护律师,赵俊生是不是有些太沉默了,虽然他不太了解这个人,但就算赵俊生再无能也不至于被他当时的咄咄逼人而吓到吧,就算赵俊生知道结果无法改变,但该说的话总该要说吧。他仍然记得当张建国被判处死刑时,赵俊生如释重负的样子,好像张建国如果活下来会对他很不利一样。可赵俊生和张建国往日无怨近日无仇,有什么必要这么期待张建国的死呢?

……

二零一九年。

海市。

陈海棠二零一五年过司考,二零一六年参加工作,二零一八年辞职,并一直赋闲至今。

想当初,陈海棠刚上大学那会还立志要当海市甚至是全国的知名律师,所以她学习起来非常玩命,第一次参加司考就顺利通过。当时她还很兴奋,以为过了司考之后自己的人生将会一片坦途,所以她错误地估计了这行的难度,以至于当现实一次又一次地扇她巴掌的时候,猝不及防的她一次又一次地几近崩溃。

最开始找工作的时候,她给20多家律所投了简历,最终3家通知面试,后来她才明白,原来海市大部分的律所对于所有应聘者都划分了三六九等,大体的分类是:本地211、985院校及五院四系>其他211、985院校法学>211、985院校非法学>其他院校法学>其他院校非法学,而大律所在招聘时的基本要求是硕士文凭。

当然,有的时候,仅仅有学历还是不够的,在同样的学历条件下,如果家里有公检法背景,那么你就占据了绝对的优势,进律所完全不用担心,所以有一次,在某律所面试时,那个人就直接问她父母以及爷爷奶奶外公外婆是否在公检法工作或是否有在公检法工作的经历。

如果当时不是被一家又一家的律所拒绝得失去了耐心,她是不可能在面试的时候把她在风城市人民检察院工作的父亲陈良成搬出来的,所以,她靠着这一点优势最终把其他几个面试者挤走,有些心虚地被一家小律所录用。虽然这家律所工资低得甚至都不够交社保,但至少自己有了窝,心里也不再忐忑。

实习期间不能独立立案、交材料、出庭(每个地方的法院可能要求不同),老大也不可能把这些工作交给她做,于是一年多的时间基本上没有学到什么,但每天的事情都会忙得她焦头烂额,再加上律所老大心胸狭隘,脾气暴躁,只要她犯错就一定会被骂得狗血淋头,一开始很多事情不会,但问会被骂,不问也会被骂,弄得她一度有些抑郁,每天回到家只想睡觉,但却又总是失眠。

这个时候,她总算是明白,律所不是公司,公司一般有一套完整的制度,律所实际上相当于农贸市场,你的老大可能是市场的管理人员,也可能是市场里面的个体工商户,你的工作并非为市场服务,市场也不承担你的工资,你和其他的个体工商户也没关系,大家并不是心往一处想,力往一处使,而是各管各。你整个职业生涯的起点由你的老大决定,所以跟对老大对一个初出茅庐的律师来说是至关重要的。

后来,陈海棠通过了律师考核,拿到了律师资格证,立马选择跳槽,去了师姐介绍的一家律所做了授薪律师。对于她来说,能接到案子并且有一份稳定的收入就足以,至于提成律师她连想都不敢想,像她这种律师小白上哪去找案源?没有案源怎么做提成律师?

虽然一开始收入不高,但好在律所老大赵俊生看在她师姐的份上待她很好,后来觉得她能力不错,底子也牢,所以就开始用心地培养她。

陈海棠最终没有辜负赵俊生的期望,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成了律所里的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将和她同年龄段的人全都比了下去。虽然她处理的案子不多,而且都是小案子,但是她的胜诉率很高,客户对她的服务态度也很满意,这也让老大很放心地将越来越多的小案子交给她处理。

陈海棠一开始还是很享受的,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开始感到压抑,感觉再也找不到最初的冲动和热情。

一方面是工作太过压抑,几乎每天都会面对社会的阴暗面,这也让她十分佩服在检察院工作了一辈子的父亲,对待社会的阴暗面时能几十年如一日地泰然处之,的确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另一方面,当然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她几乎每天都要面对糟糕的当事人以及由此产生的一大堆破事。案子败诉的时候,大部分当事人根本不会考虑其他的原因,他们认为钱都已经给你了,你就应该把事情办得万无一失,没办好就是你的锅,根本就不会在意你在开庭之前给他们的提醒和忠告,更不会冷静下来思考这个案子本身的胜诉可能究竟有多高。说实话,起初的时候,陈海棠还是很享受这些当事人在求她办事时将她当祖宗一样高高地摆在供桌上供着的那种感觉,可后来她实在是厌倦了,也害怕了,因为他们对你越好,事后如果让他们不满意,他们也就会对你越坏。

比如说,一个月前的一个案子,在开庭前,陈海棠对她的当事人的承诺是尽可能地帮他挽回损失,但是案子最终的结果肯定会是败诉。当时,那个当事人一直点头称是,态度也很友好,可案子结束后,那个当事人居然翻脸不认人,天天围着律所逼她还钱。

陈海棠早就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了赵俊生,本以为赵俊生会替他出头,但一连几天,赵俊生就像是不知道一样不闻不问,任由外面的人又吵又闹。

陈海棠虽然开始还是有些胆怯,一直躲在律所里不敢出去,但随着对方闹事次数的增多,她最终实在是忍无可忍,不顾同事们的阻拦,气冲冲地跑出去质问:“你为什么这么不讲道理!开庭前我就已经把案子说得很详细了,胜诉的可能、败诉的可能还有我能努力帮你挽回的损失,我都一一给你列清楚了,你当时也没有任何异议,怎么案子一结束你就翻脸不认人,过河拆桥,天天跑到这里闹事,你良心不会痛吗?”

“你少在这儿胡咧咧,我如果不是为了赢官司能找律师?我脑子有毛病?你把我的案子给整输了,难道不应该负责?”

“先生,请你不要无理取闹,开庭之前我就已经告诉过你,原告手里的证据很充分,这官司要赢几乎是不可能的,我所能做的是尽力挽回你的损失,你当时可是满口答应,这些难道你都忘记了?”

“你什么时候跟我说过这些?有证据吗?再说了,我要是知道这官司在你手里肯定败诉,那我怎么可能交给你?”

“你……”陈海棠气得嘴唇都开始发颤。

那个当事人看到陈海棠的样子得意地笑着说:“看在你是个小姑娘的份上,我也不想为难你,你只要把我的钱从嘴里吐出来,这件事就算两清。”

“我是授薪律师,没有提成,钱根本就不在我这里,我哪里有钱给你!就算我有钱也不会给你,像你这种喜欢做偷鸡摸狗的事情的人,被人家索赔多少钱都正常,我现在甚至后悔帮你挽回了那些损失,就应该让你被人家告得倾家荡产才能大快人心!因为你就是个自私自利、毫无公德心的猥琐奸商而已!”

陈海棠话音刚落,脸上就狠狠地挨了那个当事人两巴掌,那两巴掌打得她眼冒金星,摇摇晃晃差点摔倒。

就在第三个巴掌即将落在陈海棠的脸上时,赵俊生终于忍无可忍地出手挡住了。

赵俊生冷冷地说:“先生,打人本身就是不对的,打女人更是错上加错。”

只见赵俊生一把抓住那个当事人的手腕反手一拧,疼得那个人哭爹喊娘地乱叫,而那个人叫来的这一群乌合之众只是扯着嗓子吆喝,也不敢上来惹事。

最后事情还是交给了警察处理,但是那个人在事后居然在网上散播谣言,污蔑陈海棠和赵俊生以及律所,虽然不会有太大的影响,但至少对律所的形象还是产生了一定的负面作用。

那段时间,陈海棠觉得自己每天都过得很累,陈良成在听说了这件事情后也开始安慰她,甚至劝她请个长假,在家里好好地休整一段时间。

陈海棠想了好久,觉得自己的性格不太胜任这份工作。坦白讲,法律本身就是一个需要不断学习的专业,你的知识储备永远也不可能涵盖所有的问题,因而你不得不用自己所学的20%的知识去解决80%的问题,所以这是一个对经验要求相当强的行业,也难怪会有老律师经常给新人灌输“做律师前几年不要奢望赚钱”这种观念。当然,如果仅仅是经验不足也没什么可害怕的,没有经验就积累经验,早晚有一天你会变得成熟,可随着经验的积累,陈海棠发现,对于她这种不知名的小律师而言,真正做案子的时候,实践中的做法和法律法规真的有很大的区别,而大多数时候,为了利益,你不得不向现实或你的当事人妥协,成为“死磕派”律师永远是弊大于利,但不幸的是,陈海棠恰恰就是那种喜欢较真死磕的律师,所以这让她感觉到心累。

对于陈海棠来说,生理上的累总是容易克服,但心理上的累真的让她很难继续坚持下去。一开始,看着周围的同学纷纷改行不再做律师的时候,陈海棠还替他们惋惜,现在她终于理解了他们的心情,除了经济压力以外,对于未来失去期望恐怕更能摧毁一个人的信心。

陈海棠虽然算不上对于自己律师生涯失去了希望,但至少是感到了厌倦,她实在是无法一边忍受着压抑的工作环境,一边极力控制着自己对于当事人的愤怒以及对于自己所接手的案件的厌恶和恶心。

她最终决定辞职,至于辞职以后的事情也没有多想,只想给自己放一个长假,大不了从爷爷手里把书店接过来,过一辈子闲云野鹤的日子也挺好。

但是赵俊生并没有立刻答应她的辞职请求,他看了一眼陈海棠,笑着问:“可以给我一个理由吗?是因为之前被打的那件事情吗?你是不是觉得我的处理方法对你有些不公平?”

陈海棠耸了耸肩,没有说话。

“我从业这么多年,给我的感受是,律师在很多方面和销售很像,你的收入有的时候不取决于你有多专业,而是取决于你的销售能力,你只有会销售懂销售,才能拥有足够的客户,也就会有足够的案源,我知道你的野心肯定不仅仅是做授薪律师而已,但如果你将来真的想做提成律师,想靠这个发家致富,那你现在就一定要学会忍。社会上很多从底层做到高层的销售员从一开始都会把自己的客户当作自己的祖宗一样供着,被骂几句或受一些委屈是很正常的,所以那件事情,虽然我让你向他道了歉,但并不代表你真的做错了什么,这个观点从一开始我就已经向你强调过,我之所以让你那么做,除了维护律所的形象以外,更是为了让你长记性,我要让你永远记住,不要和自己的客户讲道理,如果他们蛮不讲理,那你就只能忍,除了忍,你别无选择。但是很遗憾,你当时没有忍住,所以才会发生之后的那些事情。不过话又说回来,你吃的亏也不算多,毕竟我替你收拾了那个混蛋,警察也替你教训了那个混蛋,不是吗?”

陈海棠叹了口气,违心地说:“老大,我辞职其实和那件事情没关系,我虽然有气,但也不是冲着你。我只是觉得这份工作让我感觉到心累,明明付出了一切,到头来却被这么误解,甚至是侮辱,所以我想换一个环境。”

“你是说你想换一份职业吗?”

“可能吧。”

“坦白讲,你很有能力,尤其让我欣赏的是你骨子里的那股狠劲儿,不达目的不罢休的狠劲儿,虽然你总是在这上面吃亏,但是我很喜欢,所以我不想你辞职,想要留住你。当然,我尊重你的任何决定,只是希望你能考虑清楚了以后再做决定,你想想,你为了能做律师付出了多少代价,和你同龄的许多人都放弃了这一行,不是因为这一行对他们来说没有吸引力,而是他们根本活不下去。所以你坚持到了现在,就这么放弃不可惜吗?另外,如果你觉得我的律所太小,想要到更大的舞台上去展示自己,那也没问题,在这个圈子里,人脉我还是有的,我可以推荐你到大律所去试试,如果不合适还可以回来。我给你放一个长假,不设期限,回去好好想想,想清楚了考虑明白了再给我答复,走吧,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

赵俊生说完就没有再抬眼看她,他盯着电脑,手指在键盘上不停地忙活。

陈海棠很感动,虽然赵俊生遇到麻烦的时候总是显得畏畏缩缩,让人觉得懦弱,但是他不矫情,不偏袒,从来都是直来直去,有一说一,尽管她也没少挨他的批,但做得好的时候还是会得到他的表扬。

可是她去意已决,不想再让自己压抑心累,所以她还是要坚决离开,执意辞职。

赵俊生也没有再勉强,点头同意,没有再说话。

陈海棠向赵俊生鞠了一躬,接着就转身离开了。

赵俊生看着陈海棠离去的背影,自己也想不清楚为什么会对这个小姑娘这么好,难道真的仅仅是因为她的工作能力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