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阅读网
首页总裁正文

2508年的孕夫之龙城游荡一小时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4/9 16:11:51
2508年的孕夫
2508年的孕夫
作者:比卡比
来源:晋江文学城
大型古装剧《2018》将于下月开拍,带你回到500年前火星—新世界2期近日即将开盘T.X公司自主研发的《恨与名侦探》今日首发——这些都是500年后的新闻。穿越到2508年,尤眠成为了一名精通历史的学者。同时,也成为了一名为生育率做贡献的孕夫。只是,孩子他爹到底是谁啊?公告:2月12日入V,当天即将掉落万字更新~爱你们

昏暗的灯光下

庄惊魇对一名被束缚的男子疯狂的挥刀,他的身上被划出无数刀痕,男子哀嚎着,乞求着,庄呢惊魇丝毫不在意,疯狂的挥动着匕首,刀痕一道接着一道的出现在他的身上,直到他的全身都是刀痕再无下手之处后庄惊魇才停手。

庄惊魇看着这名被捆束的男子,他的脸上除了兴奋就是愤怒。

突然,世界开始地动山摇天花板碎裂,一块落石向庄惊魇砸去。

庄惊魇睁开眼猛的起身,急促的呼吸之后他才冷静下来,揉着额头,他的脑海里全是那那名男子的面孔,一个永远也忘不了的面孔,他用极低的声音说出了一个名字。

“巴瑞亚......”

“那个灵魂的名字叫莱德,他是一名...... ”

庄惊魇停下魔驱书的阅读,显然他在听故事的时候睡着了,下回听的时候还要找自己听到了哪里。

把手伸向额头,抹了一手的灰尘,庄惊魇看向天花板,果然又裂了一个口子,还在不断的掉下灰尘,他无奈的叹了口气,正准备接着躺下睡觉时。

咚咚咚,一阵巨大的敲门声传来,显然敲门的人力气不小,不然房子也不会跟着敲门的节奏颤,估计吵醒他的就是这个了,他急忙往楼下赶趁着房子没塌之前,也顾不上外面有多亮了。

“快!快!快停下!房子要塌了!”

庄惊魇往玄关赶时急忙喊道,这句话也的确挺有效果的,至少鼓励庄惊魇在房子塌掉之前冲了出去。

“呃,抱...抱歉啦,腐狼..大君。您穿成这样干嘛,好奇怪哦。”

庄惊魇没回话,他叉腰恶狠狠的盯着这个拆迁办的潜力股——艾尓梅隆德。盯了足有半分钟以后,庄惊魇才逐渐平复心情,把房子复原,摘下头盔。

“是有什么急事吗,直接把我家拆了。”

“也不是什么太重要的事,主要是因为我们很多东西都放在了龙城,现在需要用,您有这种无痕移动的魔法,所以想请您帮这个忙的。不过嘛,刚才的事我有点......”

“没关系,就给我多找点事干吧,具体要我拿什么,有清单吗?”

“有的!这个就是了,不过也不算是......”

艾尓梅隆德递给庄惊魇一张纸条,庄惊魇粗略的看了一下,都是龙的日常生活用品,而且塔莱斯似乎也拜托了一些东西。

她是打算长期住这,这可真是个**烦,以后总算不用自娱自乐了。

没等艾尓梅隆德说完,庄惊魇收好纸条,嗯?背面好像还有字啊,算了,一会再看吧。戴上头盔,走回房子里,然后消失在阴影之中。

庄惊魇站在了一座巨大城门,他向着城内走去,守在城门的两个半龙人看到突然出现的庄惊魇没有任何惊讶,他们立刻架起了武器以示禁止通过。

庄惊魇拿出了一颗红色宝石,在这颗宝石发出一声低沉的龙吼。

“艾尓梅隆德的异族通行证已经不管用了,趁着我们还不饿之前尽快离开这里,你这个人类!”

其中一名守卫用克索兰斯通用语恶狠狠的说道,两个守卫神情敌视,显然他不太欢迎这名人类来客。

“本想以一种比较正常的方式进城的,不过既然你们不欢迎,那么我也没必要对你们客气了。”

庄惊魇换上了“食腐狼”的装束,手里还拿着几张悬赏令,都是关于巨龙的。

看到“弑龙者”两个守卫慌了,天知道他会不会干掉两个对他无礼的家伙。

“啊!原来你也是一个通缉犯啊,不过赏金首不高嘛,屠村的半龙人,班得瑞圣教国,赏金三十万。既然有幸遇到你的话,你的头我就不客气的收下了,哼哼哼...”

说完庄惊魇拔出潘迪曼斯之触,朝着一名守卫走去。

“求您了!心胸宽广的食腐狼’,我刚才的话多有冒犯,这次放过我吧。”

守卫跪下乞求道。

“很抱歉,我可不是心胸宽广的人,我只是一个你们随时可能会吃掉食物。”

说完,庄惊魇一刀刺进其咽喉,割下其头颅,让一个分身替他拿着龙头,扔掉一张悬赏令走进城里。

当着执法者的面击杀执法者,没错,他就是这么嚣张,龙族以实力说话,然而没有任何龙能与庄惊魇对敌。

穿过城门,庄惊魇面前是一大片荒野,这里就是龙城的内部了,当然这只是龙城的一小部分。

而在城门口的这里有很多龙,他们有些拿着一个过几秒就变幻语言的牌子,上面的字是:传送门服务。还有些在卖地图,食物或者其他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看到庄惊魇,他们有些龙收起货物背对着他(怕不是有什么小秘密),也有些龙没什么反应(仁者无敌),还有一部分甚至主动拉客(要钱不要命)。

庄惊魇摇摇头,从影子中拿出一张未展开的地图,和那本书的性质差不多,龙族的魔法科技,魔法动态地图,只要灌输一定能量就可以动态显示龙城各个区域的地理,第一次去龙城时从某条朝他喷火的龙身上拿的,不得不说还挺方便的。(庄惊魇:你问我那头龙现在怎么样了嘛...有兴趣的话可以去龙墓瞻仰他的遗骸。)

展开地图,上面还显示着庄惊魇现在所处的位置,红龙区伽马城门口。

“哦豁,上滴血的能量到现在还没用完呐。”

庄惊魇上次来龙城还是清赏金令那次,那可过了有一年多了,一滴血的能量能坚持这么久还真是个奇...也不算是奇迹,毕竟他的名字可叫庄惊魇。

仔细看看地图,龙城在地图上分为几块不同的区域,红龙区、蓝龙区、绿龙区、黑龙区,这将龙城分成了四块相等大小的陆地龙区。

在四个龙区中央还有一个不归属于任何一族的空白领地,龙议院,据说发生什么事的时候五组龙王就会来此商讨对策。

而在另一水平线上还有一个还有一块凌驾于所有陆地龙区之上的巨大浮空岛屿,那是第五龙区,青铜龙区,这座浮空岛屿只有最强的族群才有资格居住。

尽管龙城仅有五个龙区但克索兰斯上巨龙的种类可远远不止五个,只是因为这五个族群最为强盛,都无法轻易相互征服对方,最终达成了和平协定,达成协议的地方就是龙议院,而其他种类的龙则选择了附庸。

拉大地图上红龙区的部分,庄惊魇要找的是龙堡。

每个龙区内的建筑分为三个不同的建筑群——天空、陆地、水底,建筑没有固定的风格都是各有特色,毕竟每条龙都有能量币来装饰自己的家。

在每个龙区的天空中心都有一座醒目的巨大城堡,这就是艾尓梅隆德口中的龙堡,龙族行政人员的特定居所。

不过距离是真的远啊,庄惊魇划了好久才从龙堡的位置划到自己所在的位置,确定位置,是时候找麻烦了。

来到龙堡内某个阴暗的角落,看看四周,似乎自己在储藏室的样子,身边堆满了食物。

首先要找艾尓梅隆德的房间,最好的办法就是找龙问路喽,鉴于一般龙都害怕他,那么就劫持个龙质吧。

一阵脚步声从门外传来,庄惊魇知道他要的龙质来了,化成阴影,蛰伏于黑暗之中。

“惨了!惨了!惨了!忘记准备食材了,要让饿死瑞泰安知道的话就要丢饭碗了,不过时间应该还来的及吧,只要柯赫那家伙动作快点的话......”

从话里来看估计来的人是这里的仆从。

门被推开,果然如其所料,一个女仆冲了进来,熟练的挑着储藏室的食材。

“别动。”

庄惊魇从阴影中现身,把散发着银光的艾德摩斯之吻架到了她的脖子上,女仆被吓得瞬间扔掉怀里的食材。

“带我去艾尓梅隆德以前的房间。”

“啊?”

从女仆声音来听她似乎有些惊讶,不管她出于什么理由,庄惊魇只想快点解决这个麻烦而已,他要做的就是扮好劫匪这个身份。

“好好好,我带你去。”

庄惊魇轻轻划过她的喉咙,这使得她不敢再多说什么。

走出储藏室,穿过长廊,进展很顺利,路上并没有遇上什么,虽然说经过厨房都时候那个厨师看到了他们,但他一副活见鬼的表情,仔细听的话他似乎在低声自言自语。

“我没吃过人、我没烧过村,我没对人类做过什么坏事,我不会上悬赏令......”

嗯,他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走过转角,两名幻化人类的守卫站在大门前,他们见到庄惊魇的反应也和那个厨子差不多,救龙质?冲上去自己的命怕都保不了。

“你们在干什么啊!我被劫持了都不管一下的吗!”

女仆突然停下脚步对两个守卫叫喊道,为了不让刀刃伤到她庄惊魇也跟着停下了脚步。

“嘟嘟嘟~嘶,今天可真冷啊,这风都吹到屋子里了。”

一个守卫看着墙角说道,显然他在假装看不到,女仆被这话气的直接挣脱庄惊魇,冲过去狠狠的扇了他一巴掌。

啪,女仆的一掌拍出极其清脆的声音,显然她力气不小。

“哎,你看吸血虫都顺着风飞进来了。”

守卫选择继续无视,女仆的手再次举了起来。

“大姐,尊重一下劫匪吧,我也是要面子的。”

趁着她还没出手前庄惊魇急忙说道。

“对!对!对!......今天可真冷啊。”

庄惊魇刚抱怨完另一个警卫紧接着喊道,当庄惊魇的目光放到他身上时,他即刻把头转到他那侧的墙角然后补出后句,女仆这次给他来了一巴掌。

“叫谁大姐啊!我长得就那么老吗!我这么漂亮叫我姐姐不好嘛!”

说完女仆又给了庄惊魇一巴掌,这一掌直接把庄惊魇拍到墙上,全身粉碎性骨折,庄惊魇一瞬间疼的不要不要的。

好在他的恢复能力强大,伤对于他根本不算什么,即使是全身粉碎性骨折,站起身,扭扭脖子的时间就好了。

看到他安然无恙的站起来,两个守卫偏头的角度更大了,如果说刚才只是觉得他是“弑龙者”的话,那么现在对他身份的态度可以说是肯定了。

“姐姐,我是人啊,没那么厚的龙鳞,下手轻点。”

“这么脆的身板,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杀掉那么多龙的...喂!你们两个家伙不就是怕他嘛,要是没对人类干过什么坏事的话也就不怕他了吧,一群坏龙。告诉饿死瑞泰安,我再也不给那个坏蛋干活了!”

说完她一把拉住庄惊魇的手腕跑了起来,庄惊魇一时间被这个操作惊的不知所措,过了好一会才回过神,回过神他首先问道。

“你一点都不怕我吗?”

“看到袖子我都能猜到是你了,更何况柯赫那家伙还说了那样的话,本来以为警卫会做点什么的。没想到啊!呼!气死了!”

“......”

庄惊魇不知该如何回答的,只能保持沉默。

“话说回来,我以前可是女王的贴身仆从呐,她有跟我提到过你哦,当时还以为英雄救美的故事,没想到你单纯只是赏金猎人而已,真是令龙失望啊......欸,话说你去女王的房间干嘛啊,难道你还是偷她东西当纪念的变态?”

“...我...是她托我来拿东西的。”

“哦~女王应该找你帮忙了吧,我就知道莫拉斯德那傻孩子不靠谱,走的时候竟然把我忘了!要不是我及时去告诉另外几位龙王,恐怕他们都出不了城。呼!现在想想都好气啊!”

“......”

“喂!你怎么又不说话了啊!我可是救了女王一命啊,你就不好奇我具体是怎么做的吗。”

“不好奇。”

“说没兴趣也好啊,呼!没情趣的家伙!”

没过多长时间女仆就把他拽进一个房间,这的墙壁上贴满了游戏和动漫的海报,甚至整个屋子没有一样东西不是和这两项不沾边的,床、椅子、衣柜......这房间里的一切似乎都是订制的周边,这是艾尓梅隆德的房间?

“说吧,女王都要拿什么,这里平时都是我在整理,找东西我可以帮你。”

“让我看看啊......”

说着庄惊魇拿出了纸条,正要看的时候女仆一把抢走。

“笨蛋!有这种东西直接给我不就好了嘛!嗯...这的确是女王的字迹...欸,上面不是写着让来找我帮忙的嘛,干嘛还劫持我当龙质啊!你脑子瓦特啦!”

“啊?”

“你看看这里不写的清清楚楚的嘛。”

说着女仆把纸条摆在庄惊魇眼前,那就是庄惊魇没看的背面。

请您十一点后在龙堡找到一名叫玫德的女仆,她是我以前的仆人您可以信任她,请把这只纸条交给她,她会帮忙拿纸条背面的东西,如果她愿意的话,那么也请您顺便把她接回来。

......这...好尴尬,清单就不是留给自己的。

“你那表情什么意思啊!该不会是没看到这段吧!呼!今天就没遇上靠谱的家伙!呼!气死了!”

说着玫德无力的躺在了床上,显然不等她平复心情是不会动了。

劝人?庄惊魇可不擅长,他开口只会让别人的情绪越来越糟,后来他觉得还是让人自己冷静下来比较好。

暂时庄惊魇也没什么事做,找个地方坐下,就先放松......

“那个人类的气味就在附近...就是这!你们这些蠢货!有人潜入龙堡都没注意到!”

一阵脚步声,房门被推开,数十名卫兵涌了进来,看起来庄惊魇暂时还不能休息,站起身拔出匕首,走到这群守卫面前。

“哼,是你啊,‘弑龙者’,我可不在乎把你说的玄乎其玄的传言,你非法进入龙城,众目睽睽之下行凶击杀执法者,甚至还潜入龙堡。就算不追究你往日的罪责,你今日就触犯了我们众多律法,作为龙堡的守卫,我有职责处死你这个入侵者。上!给我杀了他!”

一名穿着厚重铠甲的守卫吼道,显然他应该是守卫队长之类的,不过这次卫队长的职权没起到多大命令作用,那些守卫浑身发颤的拿着武器,甚至还有退却之意。

“一群饭桶!给我上!”

这次卫队长不单单是拿职权来逼迫这些守卫,他还释放出了龙威,那些胆怯的守卫即刻跟不要命似的扑向庄惊魇。

庄惊魇不想出手,他看到了一群胆怯的士兵还有一个尽职的将领,他释放出一个黑暗圆环,解除这些守卫的精神压迫。

当守卫恢复正常,第一眼看到庄惊魇站在他们面前,用手划着刀锋,用诡异的眼神看着他们,守卫就像见了鬼一样,即刻丢下武器逃跑了。

看到守卫逃跑,庄惊魇下意识瞥了一眼躺在床上的玫德,她没什么事,甚至还坐起身看戏。

“一群饭桶!”

卫队长回头看看那些逃跑的士兵,他相当气愤对庄惊魇没有丝毫惧色,他真的仅仅是为了执法吗?

“算了,我自己就够了。”

卫队长说完周围的一切开始变化,黑色的焦土取代了地面,周围的空间增大了很多,远处还有熔岩流和排列诡异的猩红色石头,这似乎是另一个空间。

卫队长就站在他的面前,位置没有变化,庄惊魇又瞥了一眼玫德之前所在的位置,她也进入了这个世界,躺在一块石头上继续看戏,能如此悠闲她也绝对不简单啊。

“受死吧!”

卫队长拔出背上的阔剑冲向庄惊魇,庄惊魇本来想拔出两把匕首的,不过饥狼的化身又出现在了他的视线里。

这次他看上去和第一次见他截然不同,他的身形比上次强壮的多,而且他不再是透明的看上去像是一头有血有肉的真狼。

“我说过,我会让您满意的,没必要用那两个废物,您想用什么,我就可以是什么,就如您所支配的阴影一样无形无踪......”

说罢,两把匕首出现在庄惊魇的手上,握住匕首之后,他发现自己动作变的极其迅捷,尽管触吻双刃也会带来类似的能力,但和这个相比差的太多了。

不知道还会不会有其他的效果,比如说自己的身体能不能抗下卫队长一剑,试一试吧,反正也不会死。

冲上前,用双刀接住这一剑,砰!庄惊魇脚下的土地下陷了几十厘米,不过庄惊魇的身体却没有因为这巨大的压力而支离破碎,似乎他的力量也大了不少,不然单纯以人类的力量可接不了这一剑。

“这是能让您所兴奋起来的战斗,力量相近的决斗。”

饥狼的声音从身边传来,也正如其所说,他喜欢和实力相近的家伙战斗,他平时面对的家伙都比普通人强太多了,只能选择用能力让他们直接消失于世界,跟游戏开了秒杀一样,毫无人生体验感。

稍微用力,弹回卫队长的剑,快步从坑中出来,接着开始攻击。

刺颈、割腕,此时卫队长甚至还没动上一击的余力中缓过来,单手持剑的他急忙护住自己的咽喉,舍弃了左手手腕。

瞬步来到其身后,刺心、切颈,庄惊魇无不刀刀致命,情势危机之时卫队长一声龙吼把他震退几步。

卫队长转过身,此时他的脸上覆盖着红色的龙鳞,剑上出现了炙热的烈焰,显然这场战斗才刚刚开始而已。

卫队长举起阔剑瞬间突刺到庄惊魇面前,庄惊魇甚至还能看到残留的烈焰痕迹,附带着烈焰的剑刃刺穿了他的身体,剑上的烈焰还把伤口烧焦,这相当疼啊。

“就这点能耐吗?大名鼎鼎的‘弑龙者’也不过如此啊,就让我来给那些无辜的死者复仇吧!”

卫队长正要往下加压的时候,庄惊魇重重的踢了他一脚,连同着剑一起踢飞十几米。

“无辜?我可没有杀过无辜的家伙,死在我手上的龙大部分都曾给我们人类带来了很大的麻烦,就像我现在给你们带来的麻烦一样。”

似乎这头龙对自己有什么误解,可能这就是他不害怕的原因吧,如果能解开误会的话他应该会放弃死斗的念头不,说话的同时庄惊魇的伤口也完全愈合。

“不就是吃了几个人、烧了几个村、破坏了几个城、灭了几个国这么小的事吗!你却对我们做出如此残暴之举!实在是不可饶恕!”

说着卫队长连续挥剑,挥出数道烈焰波刃斩向庄惊魇。

原来是物种歧视啊,怪不得这么恨我呢,这样的话我可就没心情再打下去了。

巨龙主宰了这个世界很长,他们将一切都踩在脚,瞧不起龙以外的生物,甚至龙族内还有血统歧视,想让他们意识到自己的所作所为对人类有何影响,这是很难的事吧。

如果蚂蚁之中也出了一个庄惊魇,那么人类的表现又会如何呢?情况也和巨龙对人类表现差不多吧......

张开黑暗护盾,修好自己的衣服,收好两把匕首,他想......

“用您强大的力量去肆意践踏他那作为龙的尊严吧,只有这样才能让人明白,主宰着世界的人究竟是谁!”

饥狼...你...好吧,有时候太过了解自己反而有些不太好。(庄惊魇:抢台词的家伙真的好可恶啊!呼!)

集中精神,让卫队长自己的影子里出现一支阴影蚂蚁群。

卫队长原本在想着怎么破开庄惊魇的护盾,无意中他看到自己脚边爬着几只蚂蚁,他不屑的踩死了几只。

接着有一股力量在瞬间把他拽倒,再看向腿部,无数黑色的蚂蚁爬遍了他的脚,并且在不断向前爬。

“这是你们眼里的微生物,蚂蚁,它们很微不足道,甚至我们人类看它不顺眼的时候都会踩死几只。”

卫队长没有回话,他低声念咒,一道能量震动以其为原点散发,庄惊魇不晓得他施了什么法术,不过不论是什么法术都没让他脱困,倒是让这些蚂蚁开始焦躁,发疯似的往他身上钻。

法术无效后卫队长的神情略显疑惑,他浅吸一口气然后喷向蚂蚁,但火焰对这些蚂蚁没有丝毫效果,反而激的这些蚂蚁开始攻击自己,甚至他都能感受的到自己铠甲被这些家伙啃噬的震动。

庄惊魇能清楚的感受他的惊慌,卫队长一声带有龙威的怒吼,但这对蚂蚁仍没有丝毫效果,他开始用一种最原始的办法对付这些蚂蚁。

他抓起一大把蚂蚁然后使劲一攥,收效甚微,这些蚂蚁力气大的出奇,他甚至都有点攥不住它们,而且蚂蚁的甲壳极其坚硬,他用尽全力也仅仅捏死了外层的几只。

稍微一松手那些蚂蚁便迅速爬遍他的手腕,卫队长短念咒语,似乎是撑起了层火焰魔法盾,这让蚂蚁的啃噬速度降低了一些,也仅此而已。

“这是什么鬼东西!”

“只是蚂蚁啊,但不是我们平常所见的那种蚂蚁,我随手创造出来一个物种而已,当然,我也不确定这改世界上有没有这个种族。”

庄惊魇看到了他的绝望,到了他解释的时机了。

“哼,一群靠数量取胜的虫子!一对一他们怎么可能是我们龙的对手!”

显然他还是心有不甘啊。

“你们靠魔法取胜,这是你们的武器,蚂蚁以数量取胜,这就是它们武器。只有胜者才有资格踩着弱者说强,自己的脑袋都被人踩着了,这种家伙说自己强?呵呵,记住,无论手段如何只有胜者最强。不过既然想要见到这样的蚂蚁,那我就让你见识一下。”

爬遍卫队长全身的蚂蚁瞬间合并成一只,它的大小和颜色和那之前的阴影蚂蚁没有变化。

“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比龙都要强的虫子啊,我看你怕不是疯了吧。”

从蚁群脱身后卫队长起身,朝着那只蚂蚁狠狠的踩了一脚,正准备朝庄惊魇走的时候他发现自己似乎被什么拉住了,右脚动不了丝毫。

“你又对我干了什么!人类!”

卫队长极其愤怒的吼叫道。

“人类在你眼中的价值、就和我们眼中的蚂蚁一样,不抱一丝敬意,没有丝毫地位......”

庄惊魇自顾自的说道。

“什么?!你一个说什么疯话!我...吼——吼!”

停下脚步说话时卫队长脚底传来阵阵钻心刺痛,甚至这股疼痛感让他的右脚无法直立,他跌倒在地上抱着右腿痛苦的低声嘶鸣着。

“说...呃咳...你干了什么!”

“但如今我们有了远超于你们的力量,人类的生死不会再任由你们所支配。也就和这蚂蚁一样,现在它们也拥有了强大的力量,它的生死不再任由别人所支配。”

“吼...”

庄惊魇仍自顾自的说话,卫队长也无可奈何,他低声嘶吼着。

他想看看自己脚究竟怎么了,卸下靴子,他发现靴底多出一个小洞,看着这个小洞,联系刚才的一切,他似乎明白了什么,撑起身子看了看刚才踩蚂蚁的位置,那里除了一个小土坑什么都没有。

“快让那个怪物从我体内出来!我...吼——吼!”

卫队长突然紧抱自己的大腿痛苦的吼起来。

“我可没有放过你的理由,在你跟这具身体说再见之前给我再你一点忠告——渺小不代表弱小,曾经不代表现在。记住这两句话,当灵魂、注意着点......”

卫队长清楚的感受到有什么东西从他大腿朝着心脏钻了过去,他发出了响彻空间的咆哮,显然那种感觉相当疼的吧。

仔细观察,卫队长的身体开始发生异变,似乎他要变成龙挣扎一下,这个样子只会更疼的,迎接死亡只是时间问题。

他完全变成龙以后嗓子大了点,没过多长时间他就倒下了,心脏已经被咬碎了吧。

卫队长死亡的瞬间他们回到了现实,龙的房子空间大也结实,如果是人类的房子的话都不够放这头龙的,更别提还要禁得住他倒下产生的巨大震动。

“你的实力倒还是挺靠谱的嘛,现在差不多明白你为什么能得到‘弑龙者’这个称号了。话说回来你用的是那种魔法能量啊,你施法和你的召唤物都没有魔法波动,是你自己创造的特殊能量吗?”

玫德从床上走下。

“特殊能量?呃...姑且算是吧。”

庄惊魇并不想让别人清楚他的力量,这可是一个很大的秘密啊,正好玫德给他了一个好理由。

“呼!什么嘛!敷衍我,不过想想也是,只有傻子才会告诉别人自己的弱点。”

“......”

就和之前一样,庄惊魇没什么好说的。

“呼!又不说话了!明明跟敌人说话条理清晰,为啥你就不能跟正常人聊天嘞!呼!气死偶嘞!干脆你就站在门口当石雕吧!”

“哦,那就拜托你帮忙拿东西了。”

“知道啦!知道啦!快出去!”

玫德说完庄惊魇绕开卫队长的尸体走了出去,既然要当石雕就要像一点,庄惊魇站在门的一边一动也不动,过了几秒他意识到这样下去可不行...干脆直接弄两个实体的阴影雕像吧。

背靠雕像躺下,看了看周围,没什么动静,他拿出手机看看有没有什么新乐子。

没过几分钟,大门从里打开,玫德走了出来。

“走啦,该去拿公主的东西了。”

“哦。”

“呼!木头脑袋!回答都只会这一个。公主的房间就在转角,去那里继续给我当石雕!”

“好的。”

庄惊魇起身跟在了玫德的后面,瞥一眼艾尓梅隆德的房间——空空如也。屋子除了卫队长的尸体什么都没剩下,就像一个大空盒子,甚至一道打开的暗门后也是,不得不说魔法用起来真的很方便。

玫德走到转角的时候停了下来,神情惊恐,能让她害怕,应该是个相当厉害的家伙吧。

“厄...厄索瑞泰安...你......”

厄索瑞泰安?艾尓梅隆德说的那个篡位者吗?怪不得会害怕啊。

“用不着害怕,玫德,可有庄惊魇站在你那边啊。”

一个男子的声音传来,应该就是那个家伙吧,不过他竟然知道自己的名字,估计在情报上做了点功夫。

疾步走到转角,站到玫德面前,狭小的通道里无数身穿银白盔甲的士兵整齐的站着,庄惊魇从他们的眼神中只看到了无情与忠诚,完美的杀戮机器。

在队列最前面单独站着两人,一名身穿飞印赤龙红甲,身披纯色红袍,头戴赤红恶鬼护面,腰挎一别红鞘花纹长刀。

尽管庄惊魇不能看到他的脸部神情,但光看眼神也够了,他的眼神冷漠,与普通士兵不同,他是单纯的冷漠,是看惯了大场面了吧,应该是一名将领。

另一人身穿刺花丝编黑袍,黑发披散于背脊,他身上没有带武器,但唯独他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此人面带微笑,他的面容给庄惊魇的感觉就是奸诈,一切尽在掌控之中,他应该就是这支队伍的头领——厄索瑞泰安。

“欢迎您的到来,尊贵的‘食腐狼’,庄惊魇大人。”

厄索瑞泰安单膝跪在了地上,但他身后的士兵并没有动,他回眸一瞥,士兵们一齐跪下,而后红甲将军才附庸着下跪。

“想干什么直接说吧,我可不喜欢绕圈子。”

“我只是想告诉您,龙族不会与强大的您为敌。只是有些家伙会对您惩恶扬善的行为抱有偏见,如果能让您能在这里待的开心的话,这种家伙死多少也无所谓。”

亲王奥吉尔的身份让他经常游走于政客之间,那些老狐狸的话懂起来真的很难,相比起来这句话一点难度都没有,简单翻译一下:你太强了,我们惹不起,有看不顺眼的家伙死就死吧,别灭族就行。

“呵,就为了告诉我这个吗。”

“当然不了,大人,既然来到此处,那么当然还要好好款待您了,还请参加一场为您而准备的宴会。”

“算了吧,我可不喜欢热闹。”

“请你放心,这场宴会只有我们两个人。”

“真受不了你这种拐弯抹角的话,想跟我单独谈谈就直接说啊,还说什么宴会。”

惯用的套路,说是简单的吃吃喝喝,到最后总还是会有什么要拜托你,不说别的因素,你吃了人家的东西一般人也不好意思拒绝啊,当奥吉尔的时候庄惊魇可是深有体会。

(庄惊魇:哦?你说你跟他关系不好,那样不就能拒绝了嘛?要是关系坏到这个地步谁还请你啊。)

“那您拒绝吗?”

“算了,算了,我还有事要忙呢。”

虽然说是有事忙,实际上也没什么事要做的,只是想推掉他的邀请,这同样也是惯用的手段。

“这样的话就不多打扰您了,。”

厄索瑞泰安说完红甲将领率先起立,看的出来他相当反感向人类下跪,随后厄索瑞泰安才缓缓起身。

“听说您被无知的卫兵拦住了,对吧?这个挂饰赠与您,戴着它就没有龙敢在龙城找您的麻烦。”

说着厄索瑞泰安拿出一条项链用浮空法术送到了庄惊魇手里。

而后他转身走到队伍的另一头,而后那些士兵才一齐起立,跟厄索瑞泰安做着一样的动作,整齐的就像...真正的机器。

“快点去拿东西吧,很赶时间的。”

听到震耳的脚步声消失后,庄惊魇收起项链对玫德开口道。

“你...呼!不可理喻!”

不知为何玫德相当生气,她一拳狠狠的打在了庄惊魇的脊背,咔嚓,脊椎当场断裂,庄惊魇也被这拳震飞几步,不过这和那一掌比起来差远了,估计她力气用小了一些。

稳住脚步,锤一锤后背,庄惊魇想不出自己有什么挨打的理由,玫德也没说什么,打完这一拳她一脸气愤的走进了一个房间,算了,想这么多干嘛。

没过多长时间玫德走出来,手里还拿着一枚戒指,准确的说是空间戒指,东西应该就是放在这里面。

“东西我都拿完了,快点带我去女王大人那里。”

“是,我的...姐哦!”

庄惊魇现在有点后悔了,他宁可去陪米思卡看电影、逛......算了,仔细想想做脚男挺不错的。

带玫德回村子,简要说明一下情况,然后不顾玫德的抱怨自顾自走回房子。

庄惊魇打算继续听书,书中的内容勾起了他对人类过往的好奇,似乎人类曾经也是世界的霸主,不过,曾经而已。

究竟是何种变故导致人类沦落到如今的地步,他想知道答案,他再次打开了那本书——《人类史研习》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