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阅读网
首页青春正文

善恶之殇在线阅读第七节

来源:纵横中文网 2021/4/9 14:58:03
善恶之殇
善恶之殇
作者:蛰户
来源:纵横中文网
果说世间的善恶只是说辞——哪有单纯的善与绝对的恶。那被暗自篡改命运的黄金圣龙被卷入复杂的,人心诡测的社会。影响他的,是那真挚的友善还是那恶心的虚伪。生存给人力量,人活于世是为自己而活而是为别人而死,这个自私的问题会让卷入政治迷宫的他迷茫。

武功高手能感知风的流向,树底下有风,就说明树下另有乾坤。

他们还在下降,四周一片漆黑。

他们呼吸很轻,耳听八方,感知风向。

突然,秦世遗拔出红剑,裹挟剑风朝下方一挥,然后剑柄抵住旁边的坚石,借力凌空翻身,向前跃了两丈,安稳着陆。

萧离恨也在秦世遗拔剑同时摸出腰间的五片绿叶,手一抖,叶片散开,形成一条以银丝连接的叶链。叶链朝下方甩去,似乎缠中了什么坚实的物体,链丝一紧,萧离恨翻掌朝下一拍,借掌风托力,足尖轻轻地立在叶链缠着的物体上。

这物体赫然是倒立的竹刺。

竹刺不可怕,每位主人对待不速之客,都会放置这种玩具迎接他们。真正可怕的是,本该青色的竹刺却被鲜血染成了黑,上面没有尸体、白骨,却残留着衣服碎料。

鲜血淋漓,说明来不速之客很多,没有尸体、白骨,说明这里有人打扫。

这两个信息足以令人震惊,究竟这里有什么,值得逍遥王如此重视。

萧离恨落到地上,怀里还紧紧抱着那把琵琶。从未在人眼前使用的叶链已经暴露,他不说,秦世遗也不问。

这并非他真正的武器,秦世遗有强烈的预感,叶链并不能同时杀死三人。

这里很黑,很静,轻微的呼吸声都能放大十倍回响。他们没有说话,凝聚内力在双目之上,小心翼翼前进。

前方有光亮,两人同时握紧了剑和琵琶,走过去。

没有杀气和危险,只有一个快要燃尽的烛台。这种蜡烛一支能燃十天,现已将竭,说明十天前有人来过。

燃蜡烛的人在哪?可能已经离开,也可能在里面持剑等着他们。

但既然来了,总归是要见主人一面的。

秦世遗拿下烛台,走在前面,将背影留给敌人,似乎成了他的习惯。

萧离恨笑道:“你不怕我从背后偷袭你?”

秦世遗道:“你无心,但有良心。”

萧离恨声调一挑:“哦?”

“逍遥王不是你所杀,听蓉也并非你害死。”秦世遗道。

萧离恨眸光一动:“你知道?”

秦世遗握着烛台的手很稳:“七日前,我恰巧在华山之巅。”

秦世遗看到两位高手的华山比武,那么参加寿宴的又是谁?

萧离恨无奈地摇头:“我已分辨不清,看到华山比武的究竟是我,还是不是我?究竟是你在梦游,还是江三在梦游。”

秦世遗道:“你不必分辨。”

萧离恨问:“为什么?”

秦世遗没有再答,有些问题本就不必答。逍遥王得罪不起,他的寿宴自然得卖几分面子前去,但既然与人相约比武,又如何能去?他们本人去不了,却能让人易容了代他们去。

“松风剑客深爱听蓉,听蓉死的时候,他在场。”秦世遗道出可怕的真相。

萧离恨道:“我在听。”这是他有兴趣的表现。

“逍遥王喜欢征服女人,听蓉是唯一一个让他失败的女人。”

男人的征.服.欲是很可怕的东西,尤其是权利膨胀到顶点的男人。他们拥有世人没有的财富、女人、生杀予夺权,他们骄傲地认为,没有他们得不到的东西。这时候,一个冷艳的女人出现了,她心里有着别的男人,她对那人以外的男人不屑一顾,她甚至会在你面前,喊那个男人的名字。

这是一种侮辱与讽刺——逍遥王也有得不到的东西。

秦世遗道:“七日前,逍遥王强占了听蓉,据说那天只要在醉仙居的人都能听到听蓉的哭声和你的名字。”

一个女人要有多痛苦,才能喊得这么撕心裂肺,一个男人又是有多狠毒,才能让女人这么痛苦。这是很恐怖的问题,它的答案一定充满了鲜血与怨恨。

萧离恨还是没有表情,他道:“那天你当然不在现场。”

秦世遗道:“我不在。”他在华山之巅。

萧离恨道:“那么这故事一定是有人告诉你的。”

秦世遗道:“我不泄露买家的名姓。”

萧离恨笑了,不泄露名姓,但可以泄露的买家故事。

“买松风剑客命的人,一定是位痴情人。他一定像松风剑客一样痛苦,眼睁睁地看着心上人喊别人的名字,然后看着她死在一个他不敢杀的男人怀里。” 萧离恨道,“他一定想报仇,但是他不敢,于是他想,为什么不把那负了听蓉心的男人杀了,让那男人陪葬?后来他又想,如果杀不了那男人,他的颜面也丢尽了,还不如一死了之。所以他让你来了,他认为死在你手里,比丢脸自尽来得光荣。”

萧离恨叹口气,今天不知叹了多少口气:“买松风剑客命的人,不是别人,就是他自己。”

秦世遗看着前方,不说话,当他不说话的时候,就表示他默认。

萧离恨道:“你大可不必告诉我这些,让我遗憾地死去岂非更好?”

秦世遗道:“但你还没死。”

他们走出冗长的过道,来到一座石门前,蜡烛熄灭了。黑暗像凶猛野兽,向他们张开血盆大口。

门右上角有个石做的开关,秦世遗离它很近,只要轻轻一扭就能打开未知的大门。

秦世遗正打算这么做,萧离恨却拦下了他的手。

萧离恨问:“你不怕毒?”

这是一个没有意义的问题,谁都怕毒,除了长年浸淫毒道和百毒不侵的人。

萧离恨笑道:“我不怕。”

他替秦世遗扭开了开关,石门一开,黑暗便被光明驱散。

突然到来的光亮令人无法适应,秦世遗站到萧离恨面前,挡住些许光,然后他将烛台掷了出去。

烛台铛铛铛地撞击地面,停在正中央。没有暗器和机关出现,很安全。

这是一个很宽敞的大殿,你如果未有幸到过皇宫,那么这一定是你见过最大最奢华的大殿。

殿是石殿,天顶四角各嵌着三枚拳头大的夜明珠,一个夜明珠足以照亮,这里却用上四三十二枚,在别的地方,你一定会觉得这是浪费,但在这里,你会觉得这里理应就用十二枚,不足十二枚才是浪费。

你恐怕永远无法想象这里有多奢华,每块石壁都雕刻着各式各样的花纹,没有一样重复,即便是花芯,也雕刻出不同的味道。

大殿空旷无比,什么也没有,却有一种难以捉摸的寒气从脚底蹿上,冷进骨子里,殿的四周各有四扇石门,通向四方,没人知道四方会有什么,可能是猛兽,可能是美酒女人。

“青龙、朱雀、玄武、白虎,”萧离恨细数这四扇门上的瑞兽,笑着问,“先去哪?”

秦世遗绕着大殿走了一圈,没有收获,他捡起烛台:“随意。”

萧离恨走向玄武,指着门上一个血色掌印道:“先走这个如何?”

血迹已经干涸,但从颜色来看,染上去的时间还不久。

有血就有人,有人就有死亡,这很可能是一条不归路,但他们却果断地打开了这扇门,因为他们不怕死?不,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死!

又是一条过道,过道尽头又是一扇石门,他们打开了。

眼睛刹那摄入夺目的金光,两人愣住。

无数的金银珠宝,像山一样堆积在一起,说是堪比国库都不为过。

任何人恐怕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的珠宝,只要一串珍珠项链,就能让他们在逍遥林里快活三日三夜。

萧离恨眼睛在珠宝上转了一圈,便没了兴趣:“你要不要?”他问完,觉得自己多此一问,秦世遗眼里根本没有珠宝,那种俗气的东西只怕会污了他的眼睛。

“血迹。”秦世遗指着一枚点翠发钗,发钗很美,血迹没有折煞它的美,反而让它更添几分娇艳。

“咦?这也有。”萧离恨拿起一串金项链。

然后,他们相继找到了十余样染血的珠宝。

步摇、耳珰、璎珞……太多他们这些男人叫不出的首饰了,这些珠宝无一例外,都是女人用的东西。

萧离恨道:“门上的掌印不像是女人的。”

秦世遗点点头,表示同意。

萧离恨道:“那么这个男的进来,是为了给女人挑选首饰,他只挑了十来种。”

秦世遗看向金山:“这里还有很多首饰。”

萧离恨道:“不错,男人可能挑到了一个最适合那女人的首饰,也可能没有挑中,便走了。”

秦世遗侧头问:“没有挑中为何要走?”

萧离恨指着地上零零散散的血迹:“你如果知道自己快死了,却还没来得及见你心上人一面,你会不会走?”

秦世遗的答案出乎意料:“我不知道。”

萧离恨怔然,继而哈哈大笑:“秦世遗,原来你还不识情爱的滋味。”

“你知道?”秦世遗内心没有波动,很多男人在他这年纪已经拥有女人,男人们甚至以拥有无数个女人为傲,他却觉得那很恶心,不是情投意合的交.合,只是在作贱自己,跟出来卖的女人没有区别。

萧离恨弯着笑眼,如果认真注视他的眼睛,你会看到里面的苦涩、心酸:“我也不知道,因为我不需要。”

秦世遗注意到了,但他没有资格评论什么。

他们带着染血的珠宝离开,进入青龙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